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学原理
Pdagogik学科辨析 ——五谈教育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20年01月29日 08:08 来源:《教育学报》2019年第6期 作者:陈桂生 字号
关键词:Pdagogik;西方教育学;西学东渐;人类教育历史的视野

内容摘要:把教育之学连同Pdagogik放在人类教育历史视野中审视,探询教育学的学科性质,教育基础理论与教育实践理论的分化,或有助对我国教育文化历史的再认识,并端正教育学西学东渐中应有的态度。

关键词:Pdagogik;西方教育学;西学东渐;人类教育历史的视野

作者简介:

  摘 要:德语Pdagogik,中文译为教育学,并泛指西方教育学。在新旧时代交汇之际,有感于我国教育事业落后于时代,遂发生长达百年的西学东渐过程。Pdagogik究竟是什么学科,其中讲的什么学问,,只能就其研究的对象做出判断。问题在于Pdagogik本身先天不足,其建构过程又非一帆风顺,研究对象亦多有变化。为此,把教育之学连同Pdagogik放在人类教育历史视野中审视,探询教育学的学科性质,教育基础理论与教育实践理论的分化,或有助对我国教育文化历史的再认识,并端正教育学西学东渐中应有的态度。

  关键词:Pdagogik;西方教育学;西学东渐;人类教育历史的视野

  作者简介:陈桂生(1933—),男,江苏人,曾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教育基础理论研究。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298(2019)06-0003-04

  DOI:10.14082/j.cnki.16731298.2019.06.001

  德文Pdagogik,中文译为教育学,泛指源于西方的教育学。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学科的名称,研究什么学问,只能视其研究的对象而定。那么它究竟研究什么学问? 英语地区干脆以education取代Pdagogik,中文把education译为教育,把Pdagogik译为教育学。所以,为分辨Pdagogik的原义,只能先从education的原义谈起。

  一、Pdagogik研究的对象

  education原为“引出”之义,表明它实际上是同教—学活动中“输入”对举的概念。在这个意义上,Pdagogik实际上属于教—学活动之学。这不奇怪。由于西方理论界在很长时期关于教育同教—学活动之间区别与联系的认识若明若暗,而以“引出”取代“输入”,为变革教学活动的客观需求,才使“引出”为Pdagogik研究的对象。除此之外,在德国,Pdagogik研究的对象,除erziehung(译为“教育”)外,还有bildung(译为“教养”)。英语地区虽然未把“教养”作为专业概念,其实现代教育兴起之际,欧洲各国无不把培养“有教养的等级”后代作为Pdagogik题中应有之义。在这个意义上,Pdagogik也算是教养之学。

  如此说来,难道Pdagogik同教育无关么?其实不然。现代欧洲毕竟经历称之为“理性时代”的18世纪启蒙运动,一般难以接受“输入”性质的所谓“教育”,而致力于从儿童时期开始,培养独立的人格。其中包括在教养基础上形成理性的、自律的道德人格。这便是Pdagogik中的“教育”概念。总之,以教育(狭义)和教养为衡量教-学活动的价值标准,合为广义“教育”,便成为Pdagogik中完善形态的研究对象。这在一度以凯洛夫《教育学》为代表的俄罗斯教育学中表达得更为清楚。其实,引出与输入,理性与非理性,自律与他律,都是相对而言,不必视为排他性的概念。因为排他免得到他排的报应。所以实践中的是非、对错,只能因实际情况而定。

  二、教育学的学科性质

  18世纪与19世纪之交,在以自然科学为先例,把形而上学的实践哲学改建为现代人文科学的潮流中,以赫尔巴特《普通教育学》为代表作的教育学领域首当其冲。有道是“由于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最初倒出现了一种引人注目的现象,教育学一时变成了主要学科,为其他科学之桂冠。因为当时其他学科的提高相应较慢。”[1]问题在于新兴的教育学,实际上是什么性质的学科。

  赫尔巴特在《普通教育学》即将出版时,曾在哥廷根报纸上刊载自拟广告。据称该书为“从教育目的推论出来的教育原理”(其中教育为education的中文译词)。关于教育学的性质,作者自称:“教育学作为一门科学,是以实践哲学和心理学为基础的。前者说明教育的目的,后者说明教育的途径、手段与障碍;同时教育学希望尽可能严格地保持自身的概念,并进而培植出独立的思想,从而可能成为研究范围的中心,而不再像偏僻的、被占领的区域一样受到外人治理。”[2]那么《普通教育学》究竟在什么意义上是教育的“科学”呢?

  按照以自然现象为研究的对象的实证-实验科学的学术规范,每个事物的基本概念,是以大量同一事物(无例外)共有的本质属性为概念的内涵,进而揭示事物发展的必然联系,发现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现代人文学科(如教育学)都是参照中世纪末期以来,尤其是17—18世纪流行的形而上学的实践哲学,建构本学科的基本概念。即每个基本概念未必以事物的内在本质为其内涵,而是按照时代的需要,以该事物“应有的属性”为基本假设,并以古代拉丁语或希腊语的某个语词为词根,建构表达基本假设的新词。如此假设只要经过合乎逻辑的论证即可成立。若在论证中出现逻辑差错,假设便不能成立。education便是以古代拉丁语educare为词根建构的新词,意为“引出”。其实,教—学活动从“输入”到“引出”的转变,是有待长期实践中逐步解决的课题。“引出”作为“应然”的教—学活动的假设,实际上是一个价值观念。唯其如此,在实证—实验科学占优势的学术氛围中,教育学的“科学性”不能不受到质疑。如此质疑虽不无道理,而教育学是否应有这种“科学性”,却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其实,实证—实验科学本身旨在发现问题。虽可作为认知事物参考,其研究本身并不在于指导实践。后来经历从基础科学到技术科学的转化,进而从技术科学到工程科学的转化,才逐步接近改造客观事物的实践。

  至于教育学和其他人文科学,其研究的对象至少不像自然科学研究对象那样长期相对稳定,并且其中还存在人本身的能动性问题,故人文科学研究中对象的偶然性难以排除。通过研究才逐步发现人文科学的特点,即研究对象历史性的演变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排除偶然性,并显示研究对象历史事实演变的趋势,在此基础上把握价值变化的缘由。那么如此研究是否堪称“科学”呢?其实“科学”有两义,一为按照实证—实验科学研究规范“求知”之义;一指合乎逻辑的系统的学问。尽管“科学”有两义,实际上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定大体上一致。即既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对事物之间的关系又须进行合乎逻辑的论证。

作者简介

姓名:陈桂生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