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学原理
新时代我国教育法治建设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2018年11月19日 14:41 来源:《复旦教育论坛》 作者:申素平 段斌斌 贾楠 字号
关键词:教育法治;教育立法;教育执法;教育司法

内容摘要:当前,我国教育法治建设虽已取得一定成就,但仍面临新的挑战。

关键词:教育法治;教育立法;教育执法;教育司法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申素平(1975- ),女,河南濮阳人,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副书记兼副院长,教育学博士,从事教育法律与政策研究;段斌斌(1989- ),男,湖南冷水江人,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从事教育法律与政策研究;贾楠,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从事教育法律与政策研究。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当前,我国教育法治建设虽已取得一定成就,但仍面临新的挑战。教育立法理念、内容、速度和质量无法因应现代教育发展的新动向、新类型和新样态;教育执法体系不能适应教育治理的转型需要;教育纠纷解决机制无法满足权利救济的及时、有效和多元需求。为此,需要从中国实践出发,加快教育立法进程,完善教育法律体系;规范教育执法行为,创新教育执法机制;肯定教育诉讼价值,完善纠纷解决机制。如此,方能稳步推进中国教育法治现代化。

  关 键 词:教育法治 教育立法 教育执法 教育司法

  标题注释:中国人民大学“北京教育法治研究基地”。

  一、问题的提出

  作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法治是解决教育治理问题的一条基本路径。教育法治对教育改革发展和实现教育现代化具有统领和保障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指出,“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确保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改革”,阐述了改革与法治的辩证关系,为全面深化教育综合改革和依法治教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自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我国教育法治建设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以宪法教育条款为核心,《教育法》为母法,涵括教育法律、教育法规、地方教育法规和教育规章在内的教育法律体系[1]。迄今,我国已经颁布施行的教育法律共有8部——《学位条例》《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与《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加上16部教育行政法规、79部部门规章、200多部地方性法规及地方教育规章,共同构成了我国教育法律体系的基本框架,也成为我国教育法治和司法适用的法制基础。当然,教育法治建设的成就不仅体现在教育立法上,教育执法亦在摆脱昔日的疲软形象,教育司法也日益扩大其受案范围,为权利主体提供更周全有效的救济[2]。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法治建设取得了很大进展,在教育改革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引领、规范、促进和保障作用”[3]。

  但在经济社会和教育不断变革的今天,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教育领域各种新问题、新现象和新困难不断涌现。譬如,分享经济与“互联网+教育”带来的教育模式创新和治理难题,民办教育分类管理带来的营利性教育产业发展与培训市场法律规制问题,教育改革和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在家上学、就近入学、教育公平及教育质量等新型教育法律纠纷,以及日益引起社会关注的校园欺凌、性侵害及其他新型校园安全问题,等等。总而言之,教育立法、执法和司法正面临着如何确认和调整新型教育纠纷的法律关系及其权利义务的新问题。显然,这些新现象与新问题对我国教育法治建设提出了新的时代课题。鉴于已有研究已系统梳理了教育法治的建设历程及其发展成就[4-5],因此本文无意再就教育法治的建设成就进行宏大叙事,而是试图对新时代我国教育法治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并就改进之道提供一些尚不成熟的思考,以期抛砖引玉求教于学界同仁。

  二、新时代我国教育法治面临的主要问题

  (一)教育立法理念、内容、速度和质量无法因应现代教育发展的新动向、新类型和新样态

  第一,教育立法理念难以匹配权利本位的时代精神。受法律工具主义的影响,我国传统教育立法偏重管理,强调管理效率和管制效果,凸显权力逻辑,而对教育权利与教育选择却缺乏应有关怀。正如有学者所言:“教育法制的价值取向是强调行政权威、社会公益与公共秩序,而将公民权利置于行政威权之下,不太强调公民个体的权利保障。”[6]应当说,在教育法制建设初期,这种强调管控、权力和效率的立法理念普遍存在,但是随着全面建设法治国家的深入推进和公民权利意识的高度觉醒,这种管控型的立法理念已不能适应教育现代化的基本要求,因为现代教育强调个性发展、权利本位与选择自由,认为一切教育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实现人的现代化。因此,现代化的教育观念呼唤一种认真对待教育选择和充分尊重个性发展的服务型教育法。为此,我国教育立法应向更为重视权利和以人为本的方向继续转变,强调尊重教育主体的选择自由,更要保护教育主体的基本权利。

  第二,教育立法内容存在盲区,不能适应现代教育的新型发展诉求。与传统教育相比,现代教育更依托网络化、民主化、产业化、法治化与国际化。而且,现代教育空间已不受制于学校家庭的狭窄范围,而且现代教育时间也不再局限于从幼儿教育到研究生教育的完整学历教育。现代教育对传统时空的突破,为未来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宽广舞台。事实上,现代教育出现的这些新动向、新类型与新形式,也在强烈冲击着中国的教育法治。立足于学校教育与学历教育之上的中国教育法治,已难回应教师有偿网络授课的法律性质,也难应对义务教育阶段“在家上学”的正当诉求,还无法规范终身学习的各项权利义务关系,许多问题和纠纷实际上已处于无法可依的法治窘境。此外,由于学前教育法的长期缺位导致不规范的幼儿园和幼儿服务大量存在,由于民办教育分类管理后具体落地规定不明确使得民间教育举办者持续观望、踟蹰不前,同时教育国际化办学过程中跨境教育服务贸易产生的教育主权、利益分配等国际纠纷也无规可循,网络产业化环境下线上教育相关主体利益纠葛难觅定纷止争之钥,事业单位体制改革及教师去身份化趋势下人事问题制度供给不足,等等。显然,教育法的调整疆域在现代教育的冲击之下正显得“门户大开”,而且这个门户正随着教育现代化的推进而被进一步放大。

作者简介

姓名:申素平 段斌斌 贾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