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学原理
教育学的递嬗:认知神经化
2018年07月09日 14:36 来源:《现代大学教育》 作者:燕燕 李福华 王翠艳 字号
关键词:身体哲学;认知神经化教育学;浸身结构;文明的示范

内容摘要:教育学被认知神经化也并非说明教育学只能如此,相反,它是时代性的人类文明在教育学领域里的示范且是知识的浸身结构的示范。

关键词:身体哲学;认知神经化教育学;浸身结构;文明的示范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燕燕(1969- ),女,安徽淮北人,哲学博士,淮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从事现象学,身体哲学研究;李福华(1969- ),男,河南淮滨人,教育学博士,淮北师范大学副校长,教授;王翠艳(1977- ),女,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心理学博士,淮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从事认知神经科学方向研究,E-mail:vipyanyan@126.com。淮北 235000

  内容提要:脑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生理病理学等在美国向教育学领域的延伸引发了教育学课堂的认知神经化。认知神经化教育学既有它的理论际遇,即知识论在现象学身体哲学上的树立,又有它的操作性际遇,即技术条件与手段的可获得性。然而,教育学的认知神经化并不意味着教育的效果直接来自生物学、生理学的解码以及神经认知技术层面上的操作发现。认知神经化教育学显明的是教育的浸身结构。教育学被认知神经化也并非说明教育学只能如此,相反,它是时代性的人类文明在教育学领域里的示范且是知识的浸身结构的示范。

  关 键 词:身体哲学 认知神经化教育学 浸身结构 文明的示范

  标题注释: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现象学身体哲学与《黄帝内经》体感哲学对比研究”(项目编号:14BZX036)。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610(2017)06-0001-11

  当国内教育学的原理仍然停留在空泛的说教因而也很难说是理论思辨形态的教育学时,尤其是教育学、脑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等仍处于学术壁垒的分界线上时,教育学在美国的课堂已经实现了与认知神经科学的铰接而被认知神经化,即将听、说、读、写、计算、推理、想象等认知、学习的发生机制、原理的实证性研究引进、呈现给课堂,让智障儿童的大脑皮层、神经系统的结构与认知障碍的关系充实课堂。如此,教育学的课堂就坐落在脑的工作模式以及神经系统运作的格架内以示现认知发生的机制与原理并以此作为教与学的规式。认知神经化的教育学课堂就与当前流于概念论的空洞文字的中国教育学课堂模式截然不同。如果学习的发生、知识的习得必然是神经系统、皮层结构的事件,那么,教育学就是对这种原理性知识的探究并以此建构教学的理论与方法。这种模式的课堂教学,其明显的优势首先是它在微观层面上直显了听、说、读、写、计算、推理、想象等思维活动发生的身体机制,即认知是可观察到的脑皮层、神经系统的结构性的重组。其次,如果身体的神经系统、大脑皮层是学习的主体,知识的获得、教与学的效果取决于神经系统、脑皮层的性质与状态,那么,优化的教学就是怎样使静态的课堂动态、可感化,把孤立独成的、概念论的知识变成学生亲体的操作以改变他们对接知识的单一途径。而认知神经化的课堂教学因为它引进了学习机制的正常与异常脑成像的对比,再现视频片段的教与学的真实情景,其可视化、直接性、色彩性等就已经作为一种浸身的体感激发学习者的身心一体的介入而改变学生狭隘地对接知识的入口与界面。再者,由于课堂教学内容的可视化、直接性与具体性,教师引领性的言语讲解、师生互动、分组讨论等活动的课堂就摈弃了传统课堂里的孤零零的概念学习、单纯想象、机械复制般的记忆认知。如此,认知神经化的课堂就如同兰尼尔(Vicente Lanier)说的“视觉艺术”的直通,即“单是视觉材料的安排就能激起感情的强烈反响”[1]13,而传统的课堂教学就类似“概念艺术”的间隙与疏离,即课堂教学“以文字定义的形式表达出来”[1]13的概念片段。并且,因为这种文字堆积的教育学内容与知识的发生,认知的原理,以及听、说、读、写、推理、计算、想象等技能的培养、训练与获得毫无相关而使教育的意义、目的流于枯燥与空乏。如此,认识神经化的教育学课堂要比传统的课堂更有力量地把以身体-生活的学习者拉入认知与行动中,并对这些学生日后的从教更具有实践的指导作用。然而,教育学的课堂为什么会被认知神经化?它是生物学的吗?是还原论的吗?又该怎样理解教育学的嬗变呢?对这些问题的探索构成了本文行篇立论的主旨。

  一、身体哲学:教育学认知神经化的理论先导

  最具思想前瞻性的美国哲学家詹姆士(William James)于20世纪初发表的《意识存在吗?》一文中否认了意识的存在而提出了“纯粹经验”(Pure Experience)一词。这一术语着实令人费解以至于一个世纪以后仍有中国学者斥责詹姆士思想倒退。可是,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批评者根本没有理解詹姆士的“纯粹经验”的意指。詹姆士以纯粹的经验指切的正是他在19世纪80年代末期出版的大部头著作里就已经铺观列成的灼见——身体的意识。在《心理学原理》中,詹姆士论证了大脑的结构与功能后转而指向习惯性的行为。习惯性的行为是身体的意识,是可塑的神经系统的结构化的外显,因为“我们的神经系统是按照它经常活动的方式而生长的”。[2]112詹姆士指出习惯性的动作在神经系统上的发生往往是先于我们的感知。当代发达的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印证并测量出了神经系统先行意识发生的时间。格拉农(Walter Glannon)在其著作《大脑、身体与心灵:人性的神经伦理》中引证了认知神经科学家利贝特(Benjamin Libet)的研究结果[3]:

  本杰明·利贝特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在试验中被试被要求弯曲手腕或手指。利贝特注意到无意识的大脑事件先于有意识的动作意向300-500毫秒。这些事件在运动皮层上是潜在的预备状态的可测量的活动,并且早于自主肌肉运动。通过把电极放置在被试的头皮上,这些活动就可以作为脑电图的一部分而被记录下来。在被试意识到动作的发生之前,大脑就已经形成了意向行为的状态。利贝特从他的试验得出这样的结论:“大脑在该主体意识到一种自主动作的意向或愿望前就已经无意识地发动了该动作的意志过程。”……先于动作的这一过程明显地发生在完全无意识的水平上。

  弯曲手腕、手指是我们已经习惯化了的行为。在我们有意识地做出某种行为之前,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告诉我们“大脑事件”已经先于真实发生的动作而表现出动感的先行。并且,认知神经科学的技术已经能够测量出“大脑事件”在时间上的优先性是300-500毫秒。就西学文化背景而言,在身体哲学兴起之前,哲学家从奥古斯丁(Saint Aurelius Augustinus)到胡塞尔(Edmund Husserl)现象学常用心灵、意识的意向来解释知觉行为。与传统的心灵哲学不同,詹姆士把心灵归结为脑皮层、神经系统的事件,即身体的维度。“心灵明显是俯就身体的,通过身体,心灵才能显现出来。”[2]199因为詹姆士洞见了行为、感知、注意、时间与空间等心理活动是身体的事业,所以,舒斯特曼(Richard Shusterman)称詹姆士是不折不扣的身体哲学家。他说[4]135:

  威廉·詹姆士几乎不被称作是身体哲学家,尽管他肯定比其他论述身体相关现象的著名哲学家,诸如尼采、梅洛-庞蒂或福柯等给予了更多的身体意识的关注。或许他作为身体哲学家的身份因为他的汗牛充栋的肉身的研究在其早期著作中主要集中在心理学方面以及他后期主要转向了形而上学、宗教信仰与精神主义等主题而淡化了。然而,詹姆士对身体根本重要性的论断却贯穿其整个事业的生涯。

  詹姆士的身体哲学深刻地影响了杜威(John Dewey)。在此之前,杜威是黑格尔(C.W.F.Hegel)观念主义的忠诚追随者,所以,如同传统心灵主义哲学家,杜威把身体视为是心灵的器官。然而,“威廉·詹姆士的《心理学原理》对杜威改弦易张其早先的观念主义的哲学思路既宏大深远又无有匹敌。”[4]181认识到身体是塑造我们的行为的结构以及精神生活后,杜威转而关注身体的心灵以及经验、动作的重要性[5]166:

  在运用心灵时,我们要牢记的教训是身体的活动必须要参与其中。各种感官——尤其是眼与耳——必须要利用起来吸收书本、图示、黑板和教师所说的。嘴、发音器官以及双手都要被调动起来,在言语中、在写作中重温记忆中学过的知识。

  身体的参与以及身体的动作、效应是经验的本质。我们不是在感官中被动地接收信息并获得对世界的认知,而是身心一体在动作以及对动作的执行中发生,动作的关联将我们的感官结合起来,即由身体-动作-世界以及世界-动作-身体构成的环流形成了意义的结构,这才是经验。“从经验中学习就是在我们对事物的动作以及我们对它是苦还是乐的感受中建立前向的或后向的联结。”[5]164对于詹姆士和杜威来说,身体是我们塑造知识、自我、社会的力量。我们无法单纯性地感知我们的身体,相反,我们却依靠它去感知,去行动。虽然詹姆士、杜威的身体维度的知识论在理论上发端于行为主义乃至认知科学,但它更深远的理论意义在于与身知识观的面世以及詹姆士对胡塞尔现象学的影响。如果你对比了詹姆士在《心理学原理》中对意识流、知觉,尤其是对时间意识的卓越阐论,然后再去阅读胡塞尔的著作,你将发现胡塞尔的“意识流”、时间观以及对知觉的描述与詹姆士的诸多说法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这绝非是一种巧合。施皮格伯格(Hebert Spiegelberg)对此亦持有相同识见。“在我看来,詹姆斯与胡塞尔之间的这许多相似之处肯定不只是一种巧合。”[6]160虽然胡塞尔在《逻辑研究》中的一个注脚里坦承了他受到了詹姆士的《心理学原理》的启发,但是[6]160:

  在那里没有特别提到詹姆士,这是很引人注目的;特别是在胡塞尔的《纯粹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一书中(该书是胡塞尔意识流概念的主要出处),也没有提到詹姆士,即使考虑到胡塞尔越来越减少引证其他哲学家的著作,这种情况也是很引人注目的。

作者简介

姓名:燕燕 李福华 王翠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