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学原理
创新的教育性与创新教育
2018年05月08日 10:52 来源:《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牛楠森 李越 字号
关键词:创新教育;教育性;创新能力培育

内容摘要:在教育视域中,创新有其特性,不仅指结果维度上的新颖性,更强调主体维度上的自主性、过程维度上的发展性以及功能维度上的应用性。

关键词:创新教育;教育性;创新能力培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牛楠森,女,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教育基本理论与教育哲学研究。北京 100088;李越,男,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研究员,主要从事高等教育与创新创业教育研究。北京 100084

  内容提要:在教育视域中,创新有其特性,不仅指结果维度上的新颖性,更强调主体维度上的自主性、过程维度上的发展性以及功能维度上的应用性。当今学校的创新教育有四点不足:过于强调累积客观化、理性化知识导致学生的自我渺小感,“自我”作为意识对象的缺位导致“认识你自己”被遮蔽,复杂化与简单化杂糅的价值判断助长了拒绝思考的学习态度,而结构性认识的缺失在使世界沦为无意义碎片的同时,在客观上又严重抑制了学生的创新能力培育。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能力,需要从价值论、认识论、实践论三个维度入手,从人的整体性存在理解创新,并以完整的人的培养为创新前提、以有活力的知识为创新基础、以理解塑造生活世界为创新源泉。

  关 键 词:创新 创新教育 教育性

  标题注释: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科研业务费专项基金课题(GYI2016027)。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038(2017)09-0023-06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以创新型人才、师生的创新性、创新能力、创新精神等多种话语表达了对人才的创新素质的重视。提高青少年的创新素质,是当前和未来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目标。那么教育领域中的创新到底指什么,是一个必须回答的教育基本理论问题。本文拟讨论教育中的创新的内涵,基于此去探讨教育中所存在的抑制创新的客观存在,最后提出创新教育的建议。

  一、创新与教育中的创新

  1.创新的内涵

  创新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有两种解释:作为动词,指的是抛开旧的、创造新的;作为名词,指创造性、新意。“创”,其右部构件为刀,是个指事字,本义指人受了创伤。“创,始也”(《广雅》),可视为创的复合含义。“始”有第一、首先之意,那么“始创”指的就是第一次、首先制造出来。综合考虑本义与复合含义,“创”字所表达的创造过程蕴含着伤害,这一过程包含着对已有事实、观念等的创伤,是一个破旧成新、有破有立的过程。“新,取木也”(《说文解字》),其字形结构左边为木,右边为斧,意指用斧子砍伐树木以取木材。后世又有“初次出现,与旧相对”的引申义。综合考虑本义与引申义,所谓“新”,是在旧的基础上的超越,是树木这一原有状态经历了痛苦的被砍伐削整的过程之后蜕变为可用之材,木材对树而言是一种全新的存在样态。故而,“创”和“新”二字都强调主体自身的克制与努力、都强调结果上的未曾出现、都包含着痛苦而快乐的革旧出新的过程。所以,“创新”既是对结果的“新”这一属性的客观性描述,也是对主体在创新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努力与价值追求的状态的表达性描述。①

  在西方语境中,创新(innovation)指引进新事物的行动,是新观点、新方法或新设计、新想法的应用。熊彼特认为创新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一种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从中,我们看到“新”字涵含其中,毕竟英语innovation的拉丁语词根"novus"主要就表达了“新的、不熟悉的、奇特的”之意。可见,西方语境中的“创新”更多地体现为客观性描述,而缺乏了表达性意涵。西方语境中的创新的独到之处是它特别强调创新的“应用性”,无论是新观点还是新技术,必须得到实践的检验,必须经历应用的淬炼才可以真正称之为创新。

  2.教育中的创新的基本属性

  既然是在教育领域中谈论创新,明确教育的独特性就很重要了。我们可以从“教育性”这个概念入手。“教育性”概念来自于赫尔巴特的“教育性教学”。在赫尔巴特看来,道德普遍地被认为是人类的最高目标,因此也是教育的最高目标。这种道德并非被后来的凯洛夫加以意识形态化处理的那种社会对个人的外加控制以及个人对社会的服从。赫尔巴特本人对儿童本人的个性与主动性非常强调,“道德只有在个人的意愿中才有其地位。德育决非要发展某种外表的行为模式,而是要在学生心灵中培养起明智及其适宜的意愿来。”[1]石中英教授认为“教育性是一种有着特殊价值指向的关系特性,意味着教育者通过运用自己所掌握的专门知识及所具有的良好品格对于学习者身体、心智、人格与精神成长给予鼓励、引导和帮助,以便他们有可能健康地成长,趋向于成长为完整的、独特的和具有丰富人性的人。”[2]刘庆昌教授认为“教育性”的内涵在于它所具有的干预性、关怀性、策略性和系统性,前两者是教育性的基本要素。[3]那么,“教育性”是指在尊重人和人性的基础上,教育者主动干预或影响受教育者,使其自由成长为具有道德性格的“人”,这个人是完整的、独特的、具有丰富人性的,核心是对人的尊重,在过程上尊重人的自发性,在结果上追求人的道德性,具有明确的价值取向。

  以“教育性”为基本立场,教育中的创新有四个基本属性,它们既是对“教育性”的丰富和具体化,也是“教育性”的载体和实践着力点。具体而言,教育中的创新不仅指结果维度上的新颖性,更强调主体维度上的自主性、过程维度上的发展性以及功能维度上的应用性。

  首先,教育中的创新突出学生的主体性。创新总归是具体个人(或团队)的创新,具有属人性,即弗洛姆所说的创新的内容必须是“他的”,“所谓原始的并非指别人以前从未想到过的思想观念,而是指它生发于个人,是他自己活动的结果,在这个意义上是他的思想”。[4]以往我们思考创新多从结果特征上去思考它,会关注于创新的内容或结果的独特性、新颖性,须知新颖的东西若不是某个人自己活动的结果,则我们很难认为这个东西具有原创性。对学生而言,创新的主体性突出了结果是由“他自己”发现的、他“自发发现”的、“自主发现”的。

作者简介

姓名:牛楠森 李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