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学原理
从柏拉图“美诺之问”看教育哲学与教育学的基本问题  ——反思中国教育学研究之正途
2017年08月03日 14:47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 作者:陈庆 字号

内容摘要:柏拉图“美诺之问”是西方思想史上经典的教育之问。“美诺之问”蕴含了教育的本质问题,包括教育目的问题与教育手段问题,它也隐含了教育存在问题。

关键词:教育哲学;教育的定义;教育目的;教育手段;美诺之问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陈庆,男,法学博士,西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所长,研究方向:以亚里士多德-托马斯原典译注为中心,主攻亚里士多德-托马斯哲学与孔孟儒学的比较与会通。重庆 400715

  内容提要:柏拉图“美诺之问”是西方思想史上经典的教育之问。“美诺之问”蕴含了教育的本质问题,包括教育目的问题与教育手段问题,它也隐含了教育存在问题。依据“美诺之问”,教育的目的与德性有关,教育的手段存在四种可能形式:教授、训练、自然地得到、以其他方式得到。通过回溯古典哲人关于教育的思考,我们发现完整的教育哲学体系应该包括教育存在论与教育本体论。教育存在论的核心问题是,“人类社会为什么存在某种名为‘教育’的东西”。教育本体论的核心问题是“这种名为‘教育’东西是什么”。经典思想家关于教育哲学的分歧既指向教育存在论问题,也指向教育本体论问题。通过赫尔巴特,教育哲学下降到“教育学”,其问题被锁定在教育本体论。当前流行的教育定义是失败的定义,因为这些定义蕴含了“恶的教育是教育”命题。反本质主义教育研究,也不是教育学的正途。因为反本质主义所反的思想传统恰恰是西方思想的大道正统。如果反本质主义教育研究观成为21世纪中国教育学研究的主流,则中国教育学研究将走上一条歧路:偏离西学之“大道正统”,以教育理论领域的“吃药”代替“吃饭”。从思想史角度看,中国的教育学应该做到“中西餐并举,中西药并用”,从学科发展角度看,中国教育学应该回到教育学之父赫尔巴特所指引的道路上。

  关 键 词:教育哲学 教育的定义 教育目的 教育手段 美诺之问

  标题注释:国家留学基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西部和边疆地区青年基金项目“论古典自然法: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论法律》(拉丁文本)的翻译与解释”(项目批准号:12XJC820003),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的重点项目“古典自然法思想研究:关于托马斯·阿奎那《论法律》的解释与翻译”(项目批准号:SWU1109004),西南大学科研基金资助项目(项目批准号:SWU10344),西南大学2013年教育教学研究项目“《法理学》教学改革及其与《(法学)名著阅读》通识课整合研究”。

  中图分类号:G40-0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2311(2017)1-0003-13

  近二十年来,中国教育学界“后学”(后现代主义)大兴,“反本质主义”观点大兴。如有教育学者认为:“鉴于本质主义本身的逻辑缺陷以及它对20世纪中国教育学事业的消极影响,21世纪的中国教育学研究必须深刻地批判和彻底地抛弃它,树立新的反本质主义的知识观,走上新的反本质主义的认识论之路。”[1]然而,要证成反本质①主义教育主张的正当性这一重大命题,应当首先讨论清楚所“反”的那种学问是什么样的学问。这是反本质主义教育主张的前提。

  通过回溯并分析古典哲人柏拉图关于教育的最初问题意识与思考方向,以及柏拉图之后的经典思想家们关于教育概念的共识与分歧方向,本文拟讨论教育哲学研究的核心主旨与体系结构。并以这种讨论为基础,检讨当前中国流行的教育定义与反本质主义教育研究观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并依据教育学之父赫尔巴特所立之“教育学门规”,思考中国教育学研究的正途。

  一、西方思想史上经典的教育之问:柏拉图的“美诺之问”

  (一)古希腊文文本翻译及其解释

  柏拉图的“美诺之问”是西方思想史上经典的教育之问。在柏拉图《美诺篇》开篇,对话者美诺对作为哲学家化身的苏格拉底提出了一个有关教育的问题:

  古希腊文原文本、拉丁文译本及本人翻译:

   

  Potesne mihi ostendere Socrates,doceri virtus possit,necne,an exercitatione potius acquiratur? Aut num fortasse nec doctrina,nec usu bominibus comparetur,sed ipsa natura,vel alio quopiam modo hominibus insit?[3](Marsilius Ficinus<斐奇诺>拉丁文译本)

  美诺:苏格拉底,你能告诉我,德性是能被教授的东西吗?抑或德性不是能被教授的东西,而是通过训练获得的东西?抑或它不是通过训练获得的东西,也不是能被学会的东西,而是人自然地或以某些其他方式得到的?(陈庆译)

  Menon:Kannst du mir wohl sagen,Sokrates,ob die Tugend gelehrt werden kann? Oder ob nicht gelehrt,sondern geübt? Oder ob weder angeübt noch angelernt,sondern von Natur sie den Menschen einwohnt,oder auf irgendeine andere Art?[4]

  Menon:Kannst du mir sagen,Sokrates,ist die Tugend lehrbar? Oder ist sie nicht lehrbar,sondern eine Sache der ? Oder ist sie weder Sache der  noch des Lernens,sondern etwas,das den Menschen von Natur oder auf irgend eine Weise sonst zuteil wird?[5]

  Me dirais-tu bien,Socrate,si la vertu peut s' enseigner,ou si elle ne le peut pas et ne s' acquiert que par la pratique; ou enfin si elle ne dépend ni de la pratique ni de renseignement,et si elle se trouve dans les hommes naturellement,ou de quelque autre maniere?(Victor Cousin译)[6]

  Meno:Can you tell me,can virtue be taught? Or is it not teachable but the result of practice,or is it neither of these,but men possess it by nature or in some other way?(trans.G.M.A.Grube)[7]

  王晓朝中译本

  美诺:请你告诉我,苏格拉底,美德能教吗?或者说,美德是通过实践得来的吗?或者说,美德既不是通过教诲也不是通过实践得来的,而是一种天性或别的什么东西?(王晓朝译)[8]

  古希腊文文本翻译的解释:   

  1.“你能告诉我”:。拉丁文译本对应的翻译是"Potesne mihi ostendere Socrates";德译本一对应的译法是"Kannst du mir wohl sagen";德译本二对应的翻译是"Kannst du mir sagen";法译本对应的翻译是"Me dirais-tu bien";英译本对应译法是"Can you tell me";王晓朝译本(以下简称王译本)译法是“请你告诉我”。

   

  2.“德性是能被教授的东西吗”:。拉丁文译本对应的翻译是"doceri virtus possit";德译本一对应的译法是"ob die Tugend gelehrt werden kann";德译本二对应的翻译是"ist die Tugend lehrbar";法译本对应的译法是"si la vertu peut s' enseigner";英译本对应的译法是"can virtue be taught?"王译本译法是“美德能教吗?”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