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中小学教师情绪调节的有效策略
2020年12月24日 09:32 来源:《中国德育》2019年第14期 作者:王国霞 白荧毓 字号
2020年12月24日 09:32
来源:《中国德育》2019年第14期 作者:王国霞 白荧毓
关键词:中小学教师;情绪调节;心理健康水平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小学教师;情绪调节;心理健康水平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国霞,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讲师;白荧毓,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标题注释:本文系东北师范大学2018年度教师教育研究基金项目“《教师心理学》课程建设”(JSJY20180302)研究成果。

  党的十九大召开以来,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物质生活日益丰富,社会对于教育事业的发展也有了更高的要求。教师们承受着来自社会、学校、家长等多方面的压力,自身的情绪问题也愈发凸显,甚至出现心理健康水平偏低、职业倦怠感偏高等问题,这对教师自身、教学效果、学生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影响。因此,教师的情绪调节至关重要。

  一、消极情绪的调节

  美国心理学家格罗斯(Gross)根据情绪调节的动态过程,提出了情绪调节的过程模型,根据情绪调节发生在情绪反应的前后,将情绪调节分为两个阶段,即先行关注情绪调节和反应关注情绪调节。先行关注的情绪调节发生在情绪产生之前,其中包含情景选择、情景修正、注意分配、认知改变四个环节。情景选择策略是指人们有意识地回避某些诱发不良事件的情绪或情境以调节情绪,一般是个体最先使用的情绪调节策略。如教师在日常工作场景中,为防止产生不愉快的情绪而避免在办公室中谈论某些热点话题,或在遇到严苛的学校领导时会绕道走的行为就属于情景选择策略。情景修正策略是直面问题,对问题情景进行控制、改变,从而调节情绪的过程或结果。如在教学的过程中,多媒体设备出现故障,影响教学效果并造成课堂混乱时,教师运用板书为同学们进行讲解以缓和这种尴尬情景即属于控制和修正策略。注意分配策略也可以理解为转移注意,是教师调节消极情绪的有效办法,教师通过参与其他活动,投入到另外的场景或事件中,从而忘记诱发消极情绪的问题与情景。如教师在周末通常会进行健身、唱歌、逛街等活动,从工作中的不良情绪转移到令自己感兴趣的或能够发泄情绪的事情或情境中来。有研究发现,这种策略能够有效缓解抑郁、烦躁等症状[1],但这种方法并没有解决实际的问题,当教师重新面对原有的问题时,不良情绪很有可能还会复发。

  认知重评和表达抑制分别是先行关注情绪调节和反应关注情绪调节的典型代表,也是最常用和有效的消极情绪调节策略。认知重评,即认知改变,改变对情绪事件的理解和对情绪事件个人意义的认识。如在学校中,有家长不理解、不配合教师的工作,新手教师可能会非常愤怒,甚至与家长理论。但教龄较长的教师一般会站在家长的角度考虑,认为由于职业和教育观念差异的存在,家长也会有其独特的教育方式,家长和教师的最终目标都是促进学生的积极发展,因此会选择接受差异并安慰自己不要生气。美国心理学家埃利斯提出情绪的ABC理论,该理论认为情绪不是由某一诱发事件所引起的,而是由经历这一事件的主体对这一事件的解释和评价所引起的。其中,A(activating event)是指诱发事件;B(belief)是指个体在遇到诱发事件之后相应而生的信念,即他对这一事件的看法、解释和评价;C(consequence)是指在特定情景下个体的情绪及行为的结果。通常,人们会认为人的情绪及行为反应是直接由诱发性事件A引起的,即A引起了C。但ABC理论指出,诱发性事件A只是引起情绪及行为反应间接的原因;而B,人们对诱发性事件所持的信念、看法、解释,才是引起人的情绪及行为反应更直接的原因。认知重评就是试图站在他人的角度重新评价使人产生愤怒、厌恶、受挫等负性情绪的事件,以期让诱发消极情绪的事件合理化。

  认知重评发生在情绪激活之前,是先行关注的情绪调节策略,而表达抑制发生在情绪形成之后,是指抑制将要发生或正在发生的情绪表达行为,是反应调整策略的一种。有研究发现,教师在调节自身情绪时,大部分教师采用隐忍接受的方式。[2]如教师在处理与学校之间关系时,教师内心不接受学校的一些制度管理,但依旧要抑制这种消极情绪,并完成上级领导的要求。表达抑制调动了自我控制能力,启动自我控制过程以抑制自己的情绪行为。[3]这种抑制可能短期内暂缓了教师的消极情绪,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对消极情绪诱发事件的看法,反而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理资源。因此,抑制会对社会沟通和社会互动产生消极影响,对心理适应性产生不良影响。[4]

  对比认知重评和表达抑制两种策略,有研究发现[5][6],认知重评策略能直接正向地预测工作投入,对焦虑具有良好的调节效果;而表达抑制策略可以通过积极课堂情绪间接预测工作投入,但对于焦虑的调节效果不理想,甚至还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不是所有的消极情绪都需要抑制。在部分情景中,教师通过愤怒等情绪警醒学生,使学生脱离放松、游离的状态。除此之外,教师可能会借助惩罚等措施,促进学生的学业发展,这也是教育教学的一种手段。

  除了以上几种调节策略,研究者们还发现了其他策略也能够帮助教师缓解消极情绪。例如,问题解决策略,即教师针对工作情景中存在的问题,结合自己已有的知识经验,最终通过对问题的理智解决从而降低负性情绪体验。[7]采用这种策略的教师一般思维方式比较理性,在遇到可能触发情绪问题的事件上,第一反应是去思考怎么样解决这类问题,而不是激活消极情绪。

  二、积极情绪的促进

  有研究表明,教师情绪调节能力与教师的幸福感和课堂管理效果显著相关。[8]教师在调节自身消极情绪的同时,还应该学习一些积极情绪的促进策略。

  近年来,积极心理学提倡的正念训练逐步成为一种提升幸福感、增加积极情绪的方式。正念冥想是正念训练的一种主要方式,可以让教师身心放松,增加舒适感,缓解压力和痛苦,改善应对能力,对于缓解教师职业倦怠感效果显著。大量的医学和神经科学研究也表明,冥想可以让个体平静、放松心情,进而调节情绪。[9][10]常见的正念冥想方式有打坐、瑜伽等,教师们可以在课后时间,每周练习几次瑜伽或找个安静的地方打坐冥想一段时间,转移注意,放松身心,使心态平和,促进积极情绪的发展。除了正念冥想外,正念训练还有很多种方式,教学任务繁重的教师也可以选择在手机上安装正念训练的App进行简单的正念训练。

  自我肯定意向也是一种能够提高教师的积极情绪的方法,当教师在教学情境下感到焦虑、挫折时去思考重要的、有意义的事情。如在教学准备阶段感到疲倦、厌烦时,可以去思考,做这些事是为了促进学生更好地学习,提高学生学习成绩,这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以此来增加工作动力,提高职业幸福感。自我肯定的教师常常采用认知重评而非表达抑制的情绪调节策略,即能够长远的从根本上促进教师的积极情绪。[11]

  教师同伴交流也是一种缓解压力、促进良好情绪的有效途径。教师可在课后时间相互倾诉沟通,进行情绪的倾诉和表达。自我决定理论认为人类存在三种基本的心理需要:自主需要、胜任需要和关系需要。[12]其中关系需要是指个体需要与周围的环境或他人建立起联系,体验到归属感。[13]在教育行业里,教师同行是最能够将心比心、理解同伴之间压力和情绪的。一方面,教师应该经常与自己关系较好的同事进行倾诉、互相疏导、相互调节,释放负面压力;另一方面,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又与适应性行为、幸福感相联系。因此,同事之间互帮互助能够提高教师的幸福感,促进教师良好情绪的发展。

  情绪转换策略也被称为合理情绪策略。一般来说,善于使用这种策略的个体能够将挫败化为动力,将愤怒化为微笑,即能够在短时间内转换消极表情或情绪,其情绪调节能力也很强。如学生学习成绩不佳时,教师能够很快找到原因,将这种挫败感转化为动力,激发上进心,更加努力地投入到教育教学的工作中来,促进自身积极情绪的发展。

  此外,教师在工作中经常面对繁重的教学任务、复杂多变的学生问题,在课后业余时间可以适当培养一些兴趣爱好。这不仅能丰富教师的课余生活,也可以让教师获得心灵上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教师情绪对教学效果、师生关系等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未来研究者们可以通过实验研究,验证更多的情绪调节策略对于教师的影响,并使用干预方式,促进教师良好情绪的发展。社会、学校、家长等也应该给予教师群体一定的支持,使教师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来,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奉献力量!

  参考文献:

  [1]邢采,杨苗苗.通过注意训练调节情绪:方法及证据[J].心理科学进展,2013,21(10):1780-1793.

  [2][7][9]孙彩霞.中小学教师情绪调节的策略研究[J].教师发展研究,2018,2(2):75-81.

  [3][4]王振宏,郭德俊.Gross情绪调节过程与策略研究述评[J].心理科学进展,2003,11(6):629-634.

  [5]胡琳梅,张扩滕,龚少英,等.情绪调节策略对教师工作投入的影响——课堂情绪和教师效能感的中介作用[J].教师教育研究,2016(1):49-54.

  [6]李雯,张大均,雷昌雄.焦虑调节:接受策略与表达抑制、认知重评策略之比较[J].心理学探新,2011,31(4):372-376.

  [8]Yin Hongbiao,Huang Shenghua,Wang Wenlan.Work environment characteristics and teacher well-being:The mediation of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2016,13(9):907.

  [10]何元庆,连榕.正念训练干预职业倦怠的回顾与展望[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213(6):84-92+175.

  [11]JAMES M,LISA A.Expelling stress for primary school teachers:Self-affirmation increases positive emotions in teaching and emotion reappraisal[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2016,13(5):500.

  [12]DECI E L,RYAN R M.The "What" and "Why" of goal pursuits:Human needs and the self-determination of behavior[J].Psychological Inquiry,2000,11(4):227-268.

作者简介

姓名:王国霞 白荧毓 工作单位: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