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当代中国青少年校园欺凌受害模式探索:基于潜在剖面分析
2019年11月06日 09:45 来源:《心理发展与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谢家树 魏宇民 Zhu Zhuorong 字号
关键词:欺凌受害;共发性;潜在剖面分析;青少年;心理健康

内容摘要:校园欺凌中,言语欺凌、身体欺凌、关系欺凌、网络欺凌这四种常见欺凌类型具有较高的共发性,潜在剖面分析表明存在四种典型的校园欺凌受害模式

关键词:欺凌受害;共发性;潜在剖面分析;青少年;心理健康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谢家树(通讯作者)(E-mail:xjiashu@hunnu.edu.cn),湖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湖南师范大学认知与人类行为湖南省重点实验室(长沙 410081);魏宇民,湖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湖南师范大学认知与人类行为湖南省重点实验室(长沙 410081);Zhu Zhuorong,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10900 Euclid Ave.,Cleveland Ohio 44106,USA

  内容提要:采用特拉华欺凌受害量表、病人健康问卷抑郁量表和广泛性焦虑量表对湖南省八个地区20所中学初一到高三3761名学生进行调查,探索学生欺凌受害模式,并对不同模式亚群体的人口学特点及其心理健康状况展开研究。结果发现:(1)校园欺凌中,言语欺凌、身体欺凌、关系欺凌、网络欺凌这四种常见欺凌类型具有较高的共发性,潜在剖面分析表明存在四种典型的校园欺凌受害模式:“所有类型欺凌受害组”(1.5%)、“传统类型受害组”(3.9%)、“传统类型轻卷入组”(14.9%)和“未受害组”(79.6%);(2)欺凌受害模式的人群分布受不同人口学特征(性别、年级、学校位置、自评学习成绩)的影响,男性、初中、乡村学校、成绩较差的学生更易受到欺凌;(3)即使是轻度的欺凌受害卷入,也会对个体心理健康产生较为严重的消极影响,对校园欺凌行为“零容忍”确有依据。

  关 键 词:欺凌受害 共发性 潜在剖面分析 青少年 心理健康

  标题注释:湖南省自然科学基金课题“青少年欺负受害与抑郁关系的追踪:基于潜变量混合增长模型的研究”(2017JJ2184)。

  分类号:B844

  DOI:10.16187/j.cnki.issn1001-4918.2019.01.11

  1 引言

  欺凌受害(Bullying Victimization)指个体长时间或反复受到一个或几个同伴欺凌或伤害的现象(Olweus,1993),具有力量的不均衡性、蓄意性、重复性、伤害性等特点(Smith,& Wilson,1998),是影响儿童和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的重要危险因素(Gini,& Pozzoli,2009;Hawker,& Boulton,2000)。有研究表明欺凌受害者在社会和情绪问题上存在更高的风险,更容易出现抑郁、焦虑等内向性问题(Menesini,Modena,& Tani,2009;李海垒,张文新,于凤杰,2012)。在卷入欺凌的各类人群中,欺凌受害者的占比最高,如一项对挪威数万名中小学生的调查发现,约15%的学生卷入欺凌,其中欺凌受害者约占9%(Olweus,1993);意大利中小学中的欺负问题更为严重:29%的儿童属于欺凌受害者,13%的儿童既属于欺凌者同时也是欺凌受害者,8%的属于欺凌者(Genta,Menesini,Fonzi,Costabile,& Smith ,1996);国内研究者张文新(2002)的研究结果表明,中国近五分之一的中小学生卷入了校园欺凌,14.9%的学生属于欺凌受害者;一项中美校园欺凌受害问题的比较研究结果表明,22.05%的美国学生和21.77%的中国学生遭受过欺凌(谢家树,谢璐,Yang,Bear,凌宇,2016)。

  对欺凌受害者而言,受欺凌是一个严重的生活事件,相比一般生活事件,欺凌受害的重复和持续性特点使得其对个体身心的影响更为深远。不仅如此,欺凌存在包括言语欺凌、关系欺凌、身体欺凌在内的传统欺凌以及近年来出现的网络欺凌等多种形式(Crick,& Grotpeter,1995;Olweus,1993;Bjrkqvist,1994;Smith,Mahdavi et al,2008),多项研究表明,各欺凌形式间具有较高的共发性(Raskauskas,& Stoltz,2007;Li,2007;Smith,Mahdavi et al,2008;Nylund,Bellmore,Nishina,& Graham ,2007;Wang,J,Iannotti,Luk,& Nansel,2010;张兴慧,李放,项紫霓,王耘,2014;黎亚军,2015),大多数欺凌受害者通常遭受不止一种形式的欺凌。在欺凌受害人群内部,个体受到的欺凌形式及其组合各不相同,受欺凌的严重程度存在差异,欺凌受害群体具有异质性。

  以往校园欺凌研究包括对欺凌受害者人口学特征的研究,欺凌受害对个体心理健康内、外向性问题影响的研究等(张文新,谷传华,王美萍,王益文,& Kevin Jones,2000;Schwartz,Chang,& Farver,2001;张文新,2002;陈世平,乐国安,2002;陈健芷,刘昭阳,刘勇,2013;吴方文,宋映泉,黄晓婷,2016),这些研究无论其结果如何,都存在一个问题,即忽略了欺凌受害群体内部的异质性。积极心理学尤其是心理弹性研究表明,相比不同群体间的差异,处境不利个体群体内部心理健康状况的差异更值得关注(Rutter,2000;王丽霞,汤永隆,2016;张华,丁新胜,王庆云,韩成秀,2016),了解欺凌受害群体内部的异质性,可以帮助人们区分不同性质的欺凌受害亚群体,在此基础上,对不同模式亚群体深入研究,以期在制定欺凌防治和干预方案时,可以为不同亚群体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方案。本研究对校园欺凌受害模式的探究,即是在考察欺凌受害异质性特点的基础上,对各类欺凌受害模式的人口学特点及其心理健康状况展开研究。

  近年来,潜在类别分析(Latent Class Analysis,LCA)被广泛用于社会学、生物医学、心理学等多个领域的异质性群体分类研究中。潜在类别分析是一种基于个体对外显变量的反应选择倾向将个体分为少数互斥的潜在类别变量的技术(邱皓政,2008)。使用LCA进行分类,可以保证各潜在类别之间差异最大,类别内部差异最小,同时可以根据各类别在量表各条目上的作答模式来判断其潜在特征并了解各类别在整个群体中的人数比例,从而探索群体内部的异质性分类模式。

  纵观已有的校园欺凌潜在类别研究,Wang等(2010)对美国青少年受身体欺凌、言语欺凌、社交排斥、谣言中伤与网络欺凌的发生状况所做的LCA,将被试划分为三类:全类型受害组(男9.7%,女6.2%),言语/关系受害组(男28.1%,女35.1%),未受害组(男62.2%,女58.7%);国内相关研究,张兴慧等(2014)以4、6和8三个年级学生受身体欺凌、言语欺凌、关系欺凌的发生状况进行的潜在类别分析将被试划分为言语-身体(10.8%),言语-身体-关系(10.6%),言语-关系(5.8%),未受害(72.9%)四类;黎亚军(2015)对二所学校7、8、10、11年级被试分析得到所有类型受欺负(10.3%),网络/言语/关系受欺负(47.5%)和非受欺负(42.2%)三类。这些研究所采用的工具、涉及的人群以及得出的研究结果均存在不一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研究中对欺凌受害的测量采用的都是多点计分,因而在使用LCA时,需先按照某一临界标准将原始分转化为0/1类别计分,再进行后续分析。由于离散数据本身精确性上有所不足(张洁婷,焦璨,张敏强,2010),把连续数据转换为离散数据进行分析会丢失数据信息,从而导致分类结果发生偏差。因此,本研究将使用潜在类别分析在观测变量为连续变量时的方法延伸——潜在剖面分析(Latent Profile Analysis,LPA)(苏斌原,张洁婷,喻承甫,张卫,2015),可以更精确地探讨中国青少年欺凌受害模式。

  综上,本研究拟先对包括网络欺凌在内的四种常见欺凌受害形式的检出状况进行共发性特点研究,之后以四种欺凌受害形式的数据结果构建LPA模型,探索当下中国青少年不同欺凌受害模式及其主要的人口学特性。在充分考虑欺凌受害群体内部异质性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不同欺凌受害模式人群的内向性问题(抑郁、焦虑)及其差异。

作者简介

姓名:谢家树 魏宇民 Zhu Zhuorong 工作单位:湖南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