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初中生偶像崇拜及其与生活目标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性别的调节作用
2017年07月25日 13:30 来源:《心理发展与教育》 作者:时嘉惠 张梦圆 等 字号

内容摘要:采用问卷测量法,考察了初中生偶像崇拜在性别和年级上的差异,及其与生活目标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并探究了性别在其中的调节作用。

关键词:偶像崇拜;生活目标;主观幸福感;性别;初中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时嘉惠,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北京市“学习与认知”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048);张梦圆,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杨莹,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冯姬,北京市朝阳区教育研究中心教科所(北京 100029);寇彧(通讯作者)(E-mail:kouyu@bnu.edu.cn),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本研究以3587名初中生为对象,采用问卷测量法,考察了初中生偶像崇拜在性别和年级上的差异,及其与生活目标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并探究了性别在其中的调节作用。研究发现:(1)女生的偶像崇拜水平显著高于男生的,且偶像崇拜高水平组中女生人数显著多于男生,偶像崇拜低水平组中则相反;初一与初二年级间偶像崇拜的水平及在不同水平上的人数分布均无显著差异。(2)外在生活目标能够正向预测初中生的偶像崇拜水平,其中性别起调节作用,外在生活目标对女生偶像崇拜水平的影响大于男生。(3)性别对偶像崇拜影响初中生主观幸福感上也具有调节作用,即偶像崇拜水平负向预测初中女生的主观幸福感,对男生的主观幸福感则影响不显著。

  关 键 词:偶像崇拜 生活目标 主观幸福感 性别 初中生

  标题注释:北京市教育委员会项目(PXM2014_014202_07_000067);积极心理学研究基金:京民基证字第0020344号2015-01-005;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

  分类号:B844

  1 引言

  从部落图腾到精神领袖,偶像崇拜于人类社会中存留已久。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与信息传播方式的急速变革提高了偶像的易得性,并使偶像崇拜形式更加多样化。相较于其他年龄群体,青少年更容易崇拜偶像(Ashe & McCutcheon,2001;Larson,1995)。以青少年为主体的粉丝团、影迷会随处可见;青少年参加的接机、探班等应援活动纷繁复杂,偶像崇拜对青少年造的影响可想而知。那么,青少年偶像崇拜有何特点,其成因是什么,又会带来什么后果?本文以3587名初中生为被试,探讨了青少年偶像崇拜的特点,及其与生活目标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并探究了性别在其中的调节作用。

  1.1 青少年偶像崇拜的特点

  偶像崇拜(celebrity worship)是一种拟社会关系(parasocial relationship),是个体或群体对其主观认同的具有激励作用的人物或形象表现出的关注、情感投射以及愿为其付出的愿望,包含内部的认同和情感依恋,以及外部的行为倾向(Giles,2002;Horton & Wohl,1956;岳晓东,1999;何小忠,2005)。

  研究发现,80%~90%的青少年都有自己崇拜的偶像,而初中生偶像崇拜水平高于高中生的,且易低估偶像对自己的不良影响(王萍,刘电芝,2011)。以往关于青少年偶像崇拜性别差异的研究发现,男女生均会崇拜偶像,但女生崇拜的偶像多为演员和歌手,而男生崇拜的偶像多为政治家、企业家等(姚计海,申继亮,2004;乔志宏,张菁,车宏生,2010)。此外,女生偶像崇拜水平更高(Raviv,BarTal,Raviv,& Ben-Horin,1996;Huh,2012)。可能的原因是,偶像崇拜行为更加符合女性的性别角色期望,且女生更易受到同伴群体的影响(Raviv et al.,1996)。国外关于青少年偶像崇拜年级差异的相关研究结果不一。Raviv等人(1996)认为,青少年早期(约10~11岁)开始渴望从心理上脱离父母的控制,为了显示独立性和建立自我认同,对流行歌手的偶像崇拜水平达到峰值。之后,随着年级的升高,青少年自我认同和独立性逐渐发展成熟,偶像崇拜水平也逐渐降低。而国内的研究却发现,青少年有无偶像的人数在初一至高三之间差异不显著(姚计海,申继亮,2004)。

  为全面反映初中生偶像崇拜的性别及年龄特征,本研究尝试在描述初中生偶像崇拜水平的同时,比较不同偶像崇拜水平组的初中生人数分布是否存在性别差异和年级差异,更好地揭示初中生偶像崇拜的发展特点。

  1.2 生活目标及其对青少年偶像崇拜的影响

  以往研究已经发现,青少年偶像崇拜成因复杂,与其依恋状况、认知能力、人格特点以及自我认同发展等多种因素有关(McCutcheon,Scott,Aruguete,& Parker,2006;Martin,Cayanus,McCutcheon,& Maltby,2003;McCutcheon,Maltby,& McCutcheon,2002;McCutcheon,Lange,& Houran,2002)。初中生正处于自我认同建立的关键阶段(徐薇,寇彧,2010;Marcia,1993),而偶像崇拜是青少年追求理想自我的一种特殊形式,反映了他们对自我和未知世界的探索。McCutcheon,Lange和Houran(2002)认为,偶像的特征可能反映青少年对未来生活目标的追求。因此我们推测,青少年的生活目标可能影响青少年的偶像崇拜。

  生活目标分为外在生活目标(extrinsic aspirations)和内在生活目标(intrinsic aspirations)。外在生活目标是指人对财富、社会地位和外貌等的追求;与之相对应,内在生活目标则是指追求成长、人际归属、社会责任和健康。生活目标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行为表现具有锚定和动机的作用,能激发青少年表现出与自己生活目标相符的态度及行为(Williams,Hedberg,Cox,& Deci,2000)。青少年的偶像崇拜行为属于以媒体为载体的虚拟社会关系(Giles,2002;Donald & Wohl,1956)。即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青少年会将自身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投射于偶像身上,使得他们主观上认为自己与偶像之间存在某种潜在的关联,这种虚拟的社会关系即其偶像崇拜的动力来源。大多数情况下,青少年通过媒体了解有关偶像的信息。随着互动式媒体快速发展,青少年可以根据自身目标、兴趣等有选择地关注特定的信息(包蕾萍,2009)。而媒体在宣传时必然会对偶像进行选择性的包装,只呈现演员和歌手具有光鲜亮丽的外貌,以及商界名人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大量的财富等部分特征(Cheung & Yue,2003;Lin & Lin,2007;Teigen,Normann,Bjorkheim,& Helland,2000;Hollander,2010a;Hollander,2010b;Turner,2010;Swami,Taylor,& Carvalho,2011;王萍,2009),这些特征可能使青少年产生共鸣(Spitzberg & Cupach,2008),体现出了青少年对自身理想生活的追求,因而偶像崇拜程度加深。因此,具有不同生活目标的青少年会关注不同偶像的特征及行为,而从其不同的崇拜行为中即可窥见其生活目标的动机作用。因此,可以推测青少年对外在生活目标的追求会导致更多的偶像崇拜行为。与此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幽默感、智慧和公德心等反映内在生活目标特征的因素对青少年的偶像崇拜没有显著影响(Lin & Lin,2007)。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