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初中生校园受欺负潜在类别及其与情绪适应的关系
2017年04月07日 11:18 来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作者:张彩 柯李 张兴慧 等 字号

内容摘要:校园受欺负存在言语-身体-关系受欺负组(6.5%),言语-身体受欺负组(11.2%),言语-关系受欺负组(9.9%)和未发生组(72.4%)4个潜在类别。

关键词:初中生;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校园受欺负;潜在类别分析;情绪适应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彩,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北京 100875);柯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张兴慧,海南师范大学教育与心理学院(海口 571158);陈福美(通信作者)(chenfumei@bnu.edu.cn),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目的:了解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初中生受欺负的潜在类别及其与情绪适应的关系。方法:选取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指数(含父母受教育水平、父母职业和家庭物质资源)低于全国均值一个标准差的八年级学生10191名,采用校园受欺负量表(CBSS)调查校园受欺负状况,采用儿童青少年幸福感量表(SWB)、儿童抑郁量表自评简版(CDI)、学校态度量表(SASS)调查情绪适应状况。结果:校园受欺负存在言语-身体-关系受欺负组(6.5%),言语-身体受欺负组(11.2%),言语-关系受欺负组(9.9%)和未发生组(72.4%)4个潜在类别。不同校园受欺负潜在类别学生的SWB、CDI、SASS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01)。多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男生在“言语-身体受欺负”上发生率高(OR=0.48),留守儿童在“言语-身体-关系受欺负”上发生率高(OR=0.66),女生在“言语-关系受欺负”上发生率高(OR=1.24)。结论:校园受欺负有4个潜在类别。4个潜在类别对情绪适应的影响不同,不同潜在类别的发生率与性别、是否留守有关。

  关 键 词:初中生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 校园受欺负 潜在类别分析 情绪适应

  标题注释: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2013YB25)。

  中图分类号:B842.6,B84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6729(2016)009-0694-06

  doi:10.3969/j.issn.1000-6729.2016.09.011

  受欺负是指在双方力量非均衡的前提条件下,某学生并未激惹对方学生,却被对方的一名或几名学生反复地施以负面行为,并造成受害者身体上的伤害或者心理上的不适应,便被认为是受到了欺负[1]。校园受欺负会让儿童青少年置身心健康问题的巨大风险之中,包括抑郁[2]、焦虑[3]、精神问题或者边缘人格[4],且更可能出现自我伤害的行为或自杀倾向增加[5]。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family social-economic status,SES)常由父母受教育水平、家庭收入、父母职业等来代表,被认为是影响儿童各方面发展最重要的家庭因素之一[6]。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父母受教育水平、家庭收入、父母职业在整个社会群体中偏低)的儿童青少年更容易发生校园受欺负行为[7-9]。我国非常关心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儿童青少年的发展状况,迫切需要针对这类群体的干预和补偿机制。但以往的研究多是群体比较,对群体内部缺乏细致分析,无法进行针对性的干预。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将潜在类别分析(latent class analysis,LCA)应用到对情绪和行为问题的诊断与分类中[10]。这种基于概率模型的分类方法不但能保证划分出来的各类别之间差异最大、类别内部差异最小,而且还能利用客观的统计指标去衡量分类的准确性与有效性。潜在类别分析可以解决家庭社会经济处境不利儿童青少年这个“整体”是否存在不同质的差异群体的问题。

  初中阶段是个体身心从不成熟向成熟过渡的一个重要阶段,是一个心理充满起伏和多变的时期,是对外在威胁和风险感知更敏感的阶段。因此本研究将采用潜在类别分析方法探索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初中生校园受欺负症状的异质性群体差异,分析该群体的受欺负特征。在此基础上,探讨校园受欺负潜在类别与初中生情绪适应的关系,以及性别、城乡、是否留守对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初中生校园受欺负潜在类别的影响。

  l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本研究数据来自一项全国性调查项目,从全国数据中筛选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指数(含父母受教育水平、父母职业和家庭物质资源)低于全国均值一个标准差的被试[11-12],将其界定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处境不利初中生。本研究被试共计10191名,其中男生4754名,女生4961名,缺失476名;城市学校学生984名,县镇学校学生2122名,农村学校学生7085名;留守(父母一方或双方外出打工,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学生3287名,农村普通学生2474名,其他(含城市普通和流动)学生4430名。

  1.2 工具

  1.2.1 校园受欺负量表(Campus Bully Scale of Student,CBSS)[12]

  该量表包括5个条目,每个条目0(没有发生过)~4(发生过5次及以上)5点计分,得分越高表明校园受欺负情况发生频率越高。本研究将被试在1个条目上的得分≥2(发生过2次及以上)划定为受欺负者[13]。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6。

  1.2.2 情绪评估工具

  儿童青少年幸福感量表(Index of Children's Subjective Well-Being,SWB)[12]:共9个条目,分为总体情感指数和生活满意度2个维度。本研究选用其中的生活满意度维度(1个条目),1~7计分,得分越高表示生活总体的满意度越高。总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7。

  儿童抑郁量表自评简版(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CDI)[12]:共10个条目,每个条目都由三句话组成,按症状出现的频度,分别列举了一般反应、中等抑郁症状和严重抑郁症状(如“我偶尔不高兴”、“我经常不高兴”、“我总是不高兴”),要求儿童选择其中最能描述他/她感情或想法的一个句子。评估时段为最近2周。每个条目0(没有症状)~2(肯定有症状)3点计分。分数分布的范围为0~20,分数越高说明抑郁倾向程度越高。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9。

  学校态度量表(School Attitude Scale for Student,SASS)[12]:共8个条目,分为学校喜欢和学校回避2个维度,每个条目从1(非常不符合)~4(非常符合)4点计分,得分越高表示学校态度越积极。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0。

  1.3 统计方法

  运用Mplus7.0进行潜在类别分析,从初始模型开始(假定所有样本只存在一个类别),逐步增加模型中的类别数目,直到找到拟合数据最好的模型。采用卡方显著性检验[皮尔逊统计量()和似然比率统计量()]、信息评价指标[艾凯克信息标准(akaike information criterion,AIC),贝叶斯信息标准(bayesian information criterion,BIC)]和样本校正的BIC(aBIC)判断模型是否拟合数据。卡方不显著时表示模型很好的拟合了数据;AIC、BIC和aBIC值越小表示模型拟合得越好[14]。使用熵(Entropy)指数评估分类的精确程度,Entropy的取值范围在0~1之间,当Entropy=0.6时,表明约有20%的个体存在分类的错误,Entropy约等于0.8时表明分类的准确率超过了90%[15]。

  运用SPSS18.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采用多元方差分析比较不同受欺负潜在类别学生的情绪适应状况,采用多类别logistic回归分析探讨不同性别、不同学校所在地,是否留守对受欺负潜在类别的影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