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青少年早期欺负参与角色的基本特点及其与同伴网络的关系
2016年12月03日 10:52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 作者:张文娟 马晓春 字号

内容摘要:欺负参与角色之间多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男生的人数除了在保护者中少于女生外,在欺负者、协同欺负者、煽风点火者和受欺负者中均多于女生。不同欺负参与角色的同伴网络角色分布存在显著差异,欺负者以成对朋友和孤立者的居多,其余几种角色均是团体成员和成对朋友的居多。

关键词:青少年早期;欺负参与角色;同伴网络;同伴团体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文娟,临沂大学教育学院 副教授 276065 马晓春,临沂大学教育学院 教授 276065

  内容提要:基于学校欺负的群体过程观视角,以591名初中学生为被试,采用修订自萨尔米瓦利(Salmivalli)的青少年欺负参与角色问卷,考察了青少年早期欺负参与角色的基本特点及其与同伴网络的关系。结果发现,可将调查样本中82%的青少年划分为不同的欺负参与角色,比例最高的为保护者。欺负参与角色之间多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男生的人数除了在保护者中少于女生外,在欺负者、协同欺负者、煽风点火者和受欺负者中均多于女生。不同欺负参与角色的同伴网络角色分布存在显著差异,欺负者以成对朋友和孤立者的居多,其余几种角色均是团体成员和成对朋友的居多。

  关 键 词:青少年早期 欺负参与角色 同伴网络 同伴团体

  标题注释:本文为2013年度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青少年研究专项“青少年欺负参与角色与同伴群体关系的追踪研究:社会化效应及其调节机制”(13CQSZ02)(山东省青少年研究基地资助)的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18X(2016)02-0038-06

  一、引言

  过去20年间,学校欺负研究从传统的二元观转向群体过程(Group Process)观,[1]即不再仅将欺负视为一种个体间身体或心理力量失衡的二元关系,通过考察欺负事件双方——欺负者或受欺负者——在认知、情绪、人格或社会交往方面的特点,借此判定个体欺负或受欺负的消极影响或潜在危险因素,更将其视为一种在同伴群体背景中展开的过程,重视同伴在学校欺负发生、持续或终止中的重要作用。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社会网络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简称SNA)的出现使得研究者确定出真正意义的同伴群体。SNA将同伴群体视为由节点(同伴)和连线(同伴间的关系)构成的网络结构,运用量化分析的方式将个体分为团体成员、联系者、成对朋友和孤立者四种角色。已有研究发现,攻击性儿童倾向于与攻击性的同伴来往,支持攻击者的同伴网络成员攻击水平也较高,[2]并且攻击者的同伴团体人数较少,多处于更大的同伴群体的边缘。[3]对欺负参与角色的研究也发现,个体的欺负参与行为与同属一个同伴团体的成员的行为有很高的相关性,且不同欺负参与角色的同伴团体大小和构成不同,欺负者、协同欺负者和煽风点火者的同伴团体较大,而受欺负者大多没有自己的同伴团体。[4]

  中国是一个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家,在文化价值观上更强调体察他人、追求人际关系的和谐,中国学校教育更有重视德育的教育传统,十分重视培养学生“团结友爱,互相帮助”的精神,且中国儿童对欺负的态度更为积极,[1]因此他们的欺负参与角色分布及其同伴网络的构成和大小可能有别于西方。鉴于此,本研究对中国文化背景下青少年欺负参与角色的基本特点及其与同伴网络的关系进行考察。

  二、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从山东省两地市整群抽取普通初中12个自然班622名学生,剔除无效问卷后剩余有效被试591人(男生282人,女生309人),平均年龄为13.87+0.64岁。

  (二)研究工具

  1.采用参与角色问卷(Participant Role Questionnaire,PRQ)修订版

  本研究使用萨尔米瓦利等人于1996年编制、并于1998年针对青少年群体进行修订的PRQ。本研究经过翻译、试测、正式施测等程序,对PRQ问卷进行了中文版修订,形成PRQ修订版。该问卷包括24个项目,分为欺负者、协同欺负者、煽风点火者、置身事外者、保护者和受欺负者六个维度。其中,欺负者分量表描述主动的、发起性的、领导式的欺负行为(如“发起欺负”);协同欺负者分量表描述积极追随欺负者的欺负行为(如“当有人欺负别的同学时,他/她也跟着欺负别人”);煽风点火者分量表描述煽动性的强化欺负的行为(如“大声起哄,煽动欺负者”);置身事外者分量表描述的是不涉入欺负事件的退缩行为(如“保持中立”);保护者分量表描述的是支持受欺负者、反对欺负者的保护行为(如“设法让欺负者停止欺负”);受欺负者分量表描述的是受到他人欺负的行为(如“被其他儿童打、踢、推、撞或挤等”)。

  本研究在施测时,要求被试对同伴在欺负情境中的行为表现进行里克特三点评定。计分时,首先将所有评价者对每种欺负参与行为的评定分数相加,再除以相应的评价者人数,得到各项目均分,接着求出不同分量表的均分,然后以班级为单位对各分量表均分进行标准化,最后根据以下标准确定被试的参与角色(以欺负者为例):在经过标准化后,如果被试在欺负者分量表中的得分大于该分量表的均分,且高于其他分量表得分,那么他的参与角色就是欺负者;但如果被试在每个分量表上的得分都低于平均分,或者被试两个最高得分之间的差异小于0.01,那该被试就是无角色者。

  本研究采用Lisrel 18.5对PRQ修订版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发现结构效度良好;采用SPSS16.0进行信度分析,发现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在0.71~0.98之间,分半信度在0.77~0.98之间。

  2.运用“好朋友提名”的方式

  本研究要求被试在问卷上列出自己在本班内要好的朋友,最多可写10名。研究者针对提名情况运用Ucinet6.0软件构建各班级的SNA关系矩阵。然后根据下列标准划分同伴网络角色:(1)团体成员至少得到了50%的互惠友谊提名;(2)团体中各成员间都有直接(互惠友谊)或间接(共同友谊)的联接;(3)一名团体成员与其他成员的距离不超过三层间接关系。[6]据此将个体划分为团体成员、联系者、成对朋友和孤立者。联系者指那些与几个朋友团体都有互动却没有明确团体归属的人。成对朋友是指只有两个人的互惠友谊对,包括没有与任何一个团体有联系的孤立的成对朋友,或只与某团体中的一个同伴存在的互惠友谊的成对朋友。孤立者是指没有互惠友谊的个体。与多个团体有联系的个体被划入与其联系最多的那个群体之中;但如果他在多个群体中的联系相等,那么就把该个体划为联系者。

  根据上述标准所得584名被试的网络角色的情况见表1(7人数据缺失)。其中,共获得63个团体同伴,团体人数在3~8人之间,平均大小为4.35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