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香港与内地大学生地域刻板印象比较
2016年11月17日 09:12 来源:《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赵卫星 郑希付 字号

内容摘要:以香港和内地大学生为被试,在传统研究方法分析刻板印象内容的基础上,采用社会科学另一种研究范式——社会网络分析的共词分析方法,以关系数据探讨地域刻板印象表征。

关键词:地域刻板印象;社会网络分析;共词;k—核;中心核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赵卫星,香港人,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郑希付,河南安阳人,理学博士,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以香港和内地大学生为被试,在传统研究方法分析刻板印象内容的基础上,采用社会科学另一种研究范式——社会网络分析的共词分析方法,以关系数据探讨地域刻板印象表征。结果表明:(1)香港被试对内地人消极评价多于积极评价;内地被试对香港人积极评价多于消极评价。香港被试对内地人刻板印象表征“能力”“道德”和“热情”;内地被试对香港人刻板印象表征“价值观”“热情”和“能力”。(2)香港被试积极刻板印象与交流态度正相关,消极刻板印象与交流程度负相关;内地被试消极刻板印象与文化熟悉度正相关,积极刻板印象与交流程度负相关。(3)在共词网络视域下,刻板印象以整体网络、k—核和中心核表征语义网络,树形图可以表征中心核词与词的关系。作为一种复杂网络,核心词自我中心网是刻板印象表征的中心核,其成分是刻板印象的核心要素。以共词分析方法探讨刻板印象,是对这一领域研究的补充。

  关 键 词:地域刻板印象 社会网络分析 共词 k—核 中心核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恐惧习得与消退的性别差异及其神经机制”(31371507)。

  【中图分类号】B8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5455(2016)02-0085-10

  一、引言

  香港与内地的联系日益紧密,部分珠三角民众视香港为日常生活圈的一部分。基于历史的原因,香港的社会制度、法治、价值观和生活习惯等与内地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两地群体在接触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摩擦,而刻板印象(stereotype)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知识群体,是社会未来的推动力量。近年来,政治议题逐渐走入大学校园,香港大学生成为一些社会运动的主角。因此,研究香港和内地大学生怎样看待对方群体,对于两地的交流和融合具有重要意义。

  地域刻板印象(regional stereotype)是刻板印象的一个特殊种类,是个体对某一地域人群的见解、信念和预期的认知结构[1]。Fiske刻板印象内容模型(stereotype content model,SCM)是这一领域经典理论,热情和能力维度是参照框架[2]。结合Wojciszke[3-4]和Leach等人提出的道德因素理论[5],Cuddy等人构建了BIAS Map(Behaviors from Intergroup Affect and Stereotypes Map),将“道德”与群际情绪—刻板印象—行为趋向相联结,拓展了刻板印象与多重因素的预测。[6-7]在外显地域刻板印象探索实践中,学者沿着两个线索提出了各自的观点:一是地域因素。以跨省份群体为变量考察后发现,地域刻板印象不限于热情和能力,不同地域群体有不同的刻板印象。例如:价值观、信仰[8];正面个性、负面个性和生活方式[9];宜人性、情绪性、开放性、忧郁性、世故性[10]。二是影响因素。有针对某一个地区移民群体的研究发现,移居时间和工作时间与刻板印象正相关,融入当地群体有助于减少消极刻板印象[11-12]。

  出于认识问题的角度和方法的局限,目前的研究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具体表现在:(1)就影响因素来说,没有针对文化与刻板印象进行相关分析。移民即转换了文化背景,熟悉当地文化、交流意愿等因素都可能影响刻板印象,因此仅考察时间变量得出的结论理据还不够充分。(2)主要分析表征的类属性词汇并以“维度”命名刻板印象,没有探讨表征结构以及词与词之间的关系。(3)将被试看作独立个体,受限于传统线性数据分析方法,因此对表征关系分析也无能为力。有鉴于此,本文拟以香港和内地大学生为被试进行两项研究,研究一探讨刻板印象内容并分析与文化因素的相关性;研究二采用另一种社会科学研究范式——社会网络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SNA)共词分析(co-word analysis)方法,以关系数据(relational data)探讨地域刻板印象表征。

  社会网络分析是从整体关系探讨社会科学问题的一种研究取向,认为社会是由节点(node)及节点之间关系(edge)构成的网络,节点有具体的,如个人、组织等;有抽象的,如感知、观念等。关系是指节点之间的联系,有实在的和名义的。社会网络通过分析节点和节点之间关系的数据探索问题,而关于接触、联络、关联、群体依附等方面的数据就是关系数据[13]。社会网络研究分整体网(whole network)和自我中心网(ego-centered network),整体网主要揭示关系的整体结构;自我中心网则关注核心个体和与其直接相连的其他个体之间的关系[14]。共词分析方法的理论基础源于社会网络分析,主要是对一组词两两统计它们在同一篇文献中出现的次数,探讨词与词之间的关系,从而发掘知识的规律[15]。有学者认为,关键词共现网络具有明显的层次结构,采用k—核值为依据可将其划分出层次,能深入地分析知识网络中节点的微观关联结构[16]。林枫等人以一门课程探讨了教学前后塑造的社会表征,认为中心核是社会表征关系结构中由一群要素紧密联系而形成的最具稳定性的结构,而构成这种稳定结构的要素才是核心要素[17]。在研究方法上,共词网络采用自由词汇激发测试或自由联想测试表征的词汇构建,以可视化图和矩阵数据形式呈现结果。

  刻板印象是语义网络表征模式。从社会网络分析角度来看,个体提出的词就是网络的节点,词的属性代表节点的属性,词和词之间的关系就是连线(边),由群体提出的词构成的共词网络就是一个虚拟表征网络,因此可以运用共词网络分析方法进行探讨。数据收集方面,传统研究外显刻板印象方法如自由联想法、量表法、访谈法等都可以用来收集数据,并通过专门处理关系数据软件UCINET将属性数据转换为关系数据,根据研究目的选择菜单做统计分析。

  二、研究一 地域刻板印象内容

  (一)目的

  以“内地人”和“香港人”为评价目标,采用自由联想和Katz & Braly法,定义最高频次的内容为地域刻板印象,观测两个群体表征的差异。将文化因素分为熟悉度、交往态度和交往程度三个自变量,探讨这些变量与积极和消极刻板印象的关系。

  (二)被试

  采用随机抽样方法。香港被试来自六所大学,共212名,男103名、女109名,年龄为21-23岁(=21.8,SD=1.28),在校园图书馆个别施测。内地被试来自东、西、南、北四个省会的大学,共226名,男117名、女109名,年龄为20-23岁(=21.6,SD=1.89),在校园教室集体施测。剔除缺失和无效数据后,香港被试问卷共207份;内地被试问卷共208份。

  (三)研究工具

  自行编制问卷。第一部分是个人资料。第二部分为文化评价,共8个题目,1-6题为文化熟悉度;第7、8题为交流态度和交流程度。采用Likert 7点量表,1最低,7最高。第三部分只有一个自变量:你认为内地人/香港人具有的特征。检测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香港被试对内地人α=0.841;内地被试对香港人α=0.829,两个量表系数都超过0.7,说明理论构想得到数据支持,问卷较可靠。

  (四)数据处理与统计

  将表征词汇输入EXCEL 进行“清洗”,合并意思相同但字眼稍有差异的词汇。统计各群体表征的词汇总数,对词进行属性分类,计算不同词性在词汇中的百分比,分别列出表征频次排序前10位的积极和消极刻板特征词。将数据输入SPSS17.0软件数据库,选择不同工具进行统计分析。

  (五)结果分析

  1.刻板印象内容

  香港被试表征617个词,其中积极评价词为33%,消极评价词为63%,其他词4%;内地被试表征757个词,其中积极评价词为78%,消极评价词为13%,其他词8%。表1是两地排序前10位刻板特征词统计表,由表中可见积极、消极刻板印象高频关键词。表2是两地刻板印象积极词差异。由表中可见,香港被试对“内地人”积极评价词个数(M=0.99,SD=0.988)少于内地被试对“香港人”积极评价词个数(M=2.9,SD=1.443)。表3是两地刻板印象消极词差异。由表中可见,香港被试对“内地人”消极评价词个数(M=1.89,SD=1.048)多于内地被试对“香港人”消极评价词个数(M=0.49,SD=0.79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