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焦虑情绪对奖赏学习的影响
2016年11月02日 08:45 来源:《心理科学进展》 作者:古若雷 徐鹏飞 徐蕊 等 字号

内容摘要:焦虑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一种情绪,对人类的决策行为能够产生显著影响。

关键词:焦虑;决策;奖赏学习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古若雷,施媛媛,杨紫嫣,王娱琦,蔡华俭,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01 徐鹏飞,深圳大学情绪与社会神经科学研究所,深圳 518060 徐蕊,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北京 100700 施媛媛,杨紫嫣,王娱琦,中国科学院大学,北京 100049 通讯作者:徐蕊,E-mail:xur1981@163.com

  内容提要:焦虑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一种情绪,对人类的决策行为能够产生显著影响。探讨决策研究的重要领域——奖赏学习,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焦虑情绪在决策过程中扮演的角色。过往研究者较少关注焦虑对奖赏学习的潜在影响,而且已有研究在实验技术和任务范式方面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考虑到奖赏学习概念的复杂性,为了全面地考察个体焦虑水平与奖赏学习的关系,本文作者建议设置不同类型的奖赏学习情境,例如概率学习、联结学习、逆向学习和社会学习等。在上述各类不同任务中,个体焦虑水平对奖赏学习能力的影响模式可能并不一致,有待研究者们进行深入探讨。

  关 键 词:焦虑 决策 奖赏学习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面上项目(31571124)、国家留学基金(201504910062)资助。

  分类号 B849:C91;B845 DOI:10.3724/SP.J.1042.2016.00475

  1 问题提出

  焦虑情绪是人类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体验到的一种重要情绪。通常认为,每一种情绪都可以从3个方面进行定义:生理体验、心理感受、以及外在行为表现(黄宇霞,罗跃嘉,2004)。在生理体验上,焦虑会导致肌肉紧张、出汗、呼吸急促和心悸(Panzer,Viljoen,& Roos,2007),慢性焦虑则伴随着失眠、注意力涣散、耐心减退、兴奋易怒等问题(Etkin,2010);在主观心理感受上,高焦虑者会出现强烈的不确定感和不可控制感,对环境中的威胁相关信息投入更多的注意资源,同时倾向于将模糊信息解释为危险信息(Bishop,2007);在外在行为表现上,焦虑会促使个体回避潜在的威胁相关刺激,或者选择拖延而不采取能引发焦虑的行动(Grupe & Nitschke,2013)。

  焦虑对注意、记忆、执行功能等认知活动均有着重要影响(Clark,1999)。其中,本文主要关注的是个体焦虑水平对决策能力的影响。2012年,两家享有国际盛誉的心理学实验室不约而同地出版综述论文,对焦虑情绪与决策行为的关系进行总结,分别发表在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和Biological Psychiatry这两本重要期刊上,由此可见学界对该课题的重视程度(Hartley & Phelps,2012;Paulus & Yu,2012)。回顾过往文献,大多数研究都认为与低焦虑者相比,高焦虑者的决策能力会受到一定损害,更难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因为焦虑状态使个体倾向于搜索潜在的威胁,更容易受负性情绪信息影响而分心,造成在决策任务中的效率下降(Eysenck & Calvo,1992;Miu,Heilman,& Houser,2008)。例如著名认知心理学家Eysenck提出的“加工效率理论(processing efficiency theory)”认为,焦虑会极大地消耗工作记忆和执行功能所需的认知资源,导致可用于解决当前问题的心理资源不足。但是这种观点仅仅强调了焦虑的负面影响,而忽略了焦虑在进化上对个体适应环境的重要意义。而且,虽然很多实验结果都表明高焦虑者比低焦虑者更难以做出正确的决定,但是也有一些实验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对此不能轻易加以否定,否则可能会抹杀一批有价值的研究成果。Paulus和Yu(2012)就指出,焦虑情绪在特定情况下是可以对决策表现起到促进作用的,因为适度的焦虑可以增强个体的生理唤醒水平,从而提高在简单认知任务中的表现(参见Giorgetta et al.,2012)。例如在公路驾驶模拟任务中,高焦虑被试的注意力可能会比低焦虑者更加集中(Briggs,Hole,& Land,2011)。

  这个问题的主要难点在于,应该以什么客观指标来恰当地评价决策能力?本文作者认为,应根据被试在奖赏学习(reward learning)任务中的表现,衡量焦虑情绪对决策功能的影响。“奖赏学习”是现代决策研究与认知神经科学领域结合而产生的最重要概念之一,被广泛地用于解释动物与人类如何适应环境。Fitzgerald,Seymour,Bach和Dolan(2010)将奖赏学习称为人类决策研究的两大核心课题之一(与行为经济学并列)。经典的强化学习理论(reinforcement learning theory,RL理论)认为,学习主要是由追求奖赏的动机所驱动的。对个体的生存和发展来说,决策行为最重要的目标是在相关信息已知的前提下,使预期效用最大化(expected utility maximization;参见Bach & Dolan,2012)。要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在个体身处的环境中习得行为与奖赏之间的特定关系,从而在多种可能的选择中找到对自己较为有利的一种。因此奖赏学习的能力,在某种意义上就决定了个体适应环境的能力(Peterson,Lotz,Halgren,Sejnowski,& Poizner,2011)。

  焦虑情绪与奖赏学习能力的关系是本文探讨的重点。在理论上,该课题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情绪因素在决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也将有助于我们认识焦虑对个体行为的塑造作用;而在实践上,该课题研究有助于指导我们合理地利用焦虑感辅助决策,同时规避过度焦虑造成的不良影响,对职业发展、投资理财、生活管理均有一定的启发意义,还有可能被应用于心理疾患的临床评估与干预。

  2 现有文献评述

  焦虑水平的提高,对奖赏学习会起到促进还是抑制作用?国内外学者们对此问题众说纷纭。一方面,前人发现焦虑会增强对奖惩信息以及上下文信息的主观感受(Paulus,Feinstein,Simmons,& Stein,2004),而且有更强烈的动机去摆脱自己身处的不确定状态(Krain et al.,2008)。从这些研究结果进行推测,高焦虑者的奖赏学习能力似乎应该比低焦虑者更强。但是另一方面,高焦虑者的注意力容易因与任务无关的情绪性刺激而分散,在进行复杂任务时的速度较慢而正确率较低(Bensi & Giusberti,2007)。此外,高焦虑者在对决策结果进行预测时更依赖自身的生理感受,倾向于夸大负性结果出现的可能性——即“概率偏向”现象(Maner et al.,2007)。这些认知特点又必然会给奖赏学习带来不好的影响。

  Grupe和Nitschke(2013)从神经系统的角度,对焦虑影响奖赏学习的机制提出了猜想。他们指出:根据RL理论,大脑内的扣带前回皮层(anteriorcingulate cortex,ACC)负责评价当前结果是否符合决策者的预期;与预期不符的负性反馈会在ACC内诱发“预期错误信号”,使个体调整对奖惩的期望,同时引导个体改变将来的决策策略。但是,焦虑情绪所引起的生理变化会干扰ACC的激活,导致高焦虑者不能准确地对决策结果进行预期。除此之外,在联结学习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杏仁核,其活动也会受到焦虑水平的影响。杏仁核的主要功能是在线索信息与情绪性刺激之间建立联系,而高焦虑者的杏仁核过度活跃,会导致联结学习能力受损。

  目前已有一些研究者尝试检验上述理论。例如有实验显示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患者习得奖赏规律的速度会比正常人慢(Sailer et al.,2008)。此外Avila,Parcet,Ortez和-Ribes(1999)发现,如果在联结学习任务中使用厌恶刺激作为奖赏线索,高焦虑者会感到很难接受这种条件关系。然而上述实验仅仅采集了被试的行为数据,没有脑神经科学方面的证据,因此其结果并不能直接支持Grupe和Nitschke(2013)的猜想。而且总的来说,这一类研究仍相当稀少,尚不足以从中得出概括性的结论。目前,主流学术界最感兴趣的是高焦虑个体在没有最优选择的情况下表露出的决策偏好,因此使用的主要是不涉及奖赏学习的任务范式,包括简单赌博任务、价值导向任务和延迟折扣任务等(Aupperle & Paulus,2010)。但是从这类任务中得出的结论无法增进我们对焦虑与奖赏学习之间关系的认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