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父母婚姻满意度及其相似性对协同教养的影响:基于成对数据的分析
2016年10月08日 10:49 来源:《心理发展与教育》 作者:刘畅 伍新春 邹盛奇 字号

内容摘要:采用婚姻满意度问卷、协同教养问卷调查全国336对青少年的父母,基于成对数据分析的行动者-对象互依性模型(APIM),探讨青少年家庭中父母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之间的关系,检验其中的父母差异及婚姻满意度相似性对协同教养的影响。

关键词:父母协同教养;父母婚姻满意度;行动者-对象互依性模型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畅,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伍新春(通讯作者),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E-mail:xcwu@bnu.edu.cn,北京 100875;邹盛奇,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应用实验心理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采用婚姻满意度问卷、协同教养问卷调查全国336对青少年的父母,基于成对数据分析的行动者-对象互依性模型(APIM),探讨青少年家庭中父母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之间的关系,检验其中的父母差异及婚姻满意度相似性对协同教养的影响。结果表明:(1)父母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之间,既存在外溢效应,也存在交叉效应;(2)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间的外溢效应与交叉效应,在父亲与母亲之间不存在差异;(3)父母婚姻满意度相似性越高,母亲协同教养的冲突行为越少,但父母婚姻满意度的相似性对父亲的协同教养行为没有显著影响。

  关 键 词:父母协同教养 父母婚姻满意度 行动者-对象互依性模型

  标题注释: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课题“父亲与母亲教养投入对青少年心理适应影响的比较研究”(AFA15199)。

  1 问题提出

  协同教养指在教养儿童的过程中,所有承担教养责任的成人相互协作的活动(McHale,2007; McHale,Lauretti,Talbot,& Pouquette,2002),是承担父母角色的个体相互作用的方式(Feinberg,2003)。已有研究发现,协同教养对儿童的认知(Cabrera,Scott,Fagan,Steward-Streng,& Chien,2012; McHale,Rao,& Krasnow,2000)、情绪情感(McConnell & Kerig,2002; Teubert & Pinquart,2011)及问题行为(Baril,Crouter,& McHale,2007; Riina & McHale,2014; Schoppe,Mangelsdorf,& Frosch,2001)等都具有重要影响。

  在协同教养的早期研究中,婚姻关系与协同教养的区分是存在争议的(McHale et al.,2002),如Brody(1994)将婚姻互动的质量包含在协同教养的构念中,认为协同教养包括沟通与工具性支持、教养者关于儿童问题的冲突以及婚姻互动的质量。近年来,研究者认为协同教养是与婚姻关系不同的构念(Teubert & Pinquart,2011),婚姻关系关注的是男性和女性作为夫妻而与之相关的性、浪漫关系、金钱关系等;而协同教养与抚养儿童有关(Feinberg,2003; Teubert & Pinquart,2011),是男性和女性作为父母的身份在抚养儿童过程中的结盟与互动。从家庭系统理论来看,婚姻关系从属于夫妻子系统,父子和母子关系从属于亲子子系统,而协同教养关系则从属于父母子系统。

  研究发现,婚姻质量是所有已探讨的影响因素中对协同教养最有效的预测源(Mangelsdorf,Laxman,& Jessee,2011),反映婚姻关系与质量的婚姻满意度与有效的协同教养间的正向联结是协同教养研究中最为一致的发现(Pedro,Ribeiro,& Shelton,2012)。在这些研究中,大量关于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的探讨关注的是外溢效应(Belsky,Crnic,& Gable,1995; Bonds & Gondoli,2007; Katz & Gottman,1996; Margolin,Gordis,& John,2001; Morrill,Hines,Mahmood,& Córdova,2010; Schoppe-Sullivan,Mangelsdorf,Frosch,& McHale,2004),认为父母子系统中表现出的情绪、情感与行为由婚姻子系统产生,并且以相同的效价进行迁移(Erel & Burman,1995; Ponnet et al.,2013)。这是婚姻子系统与父母子系统间个体内的迁移。

  然而,这些研究未能关注夫妻子系统与父母子系统之间的交叉效应(crossover effect)。交叉效应首先提出于压力感受在不同领域间的“传染”(Bolger,DeLongis,Kessler,& Wethington,1989),指感受、情感和行为在个体间的迁移(Nelson,O'Brien,Blankson,Calkins,& Keane,2009; Ponnetet al.,2013)。与外溢效应关注个体内的迁移不同,交叉效应体现的是个体间的作用(Pedro et al.,2012)。根据家庭系统理论(Minuchin,1985),家庭中的各元素是相互影响的,家庭系统间各元素的相互作用不容忽视。已有研究发现,夫妻子系统与亲子子系统之间(Katz & Gottman,1996; Nelson et al.,2009; White,1999)以及父母子系统与亲子子系统之间(Holland & McElwain,2013; Pedro et al.,2012)均存在交叉效应,但夫妻子系统与父母子系统间的交叉效应尚缺乏探讨。

  在已有对婚姻质量与协同教养关系的研究中,研究者主要关注的是学龄前儿童(Katz & Gottman,1996;Margolin et al.,2001)。在纵向追踪的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婚姻冲突与破坏性协同教养的关系在儿童3岁时比6个月时联系更为紧密(Schoppe-Sullivan et al.,2004)。这提示婚姻质量与协同教养的关系可能随着时间而变化发展。家庭生命周期理论(Glick,1989)也表明,在家庭发展的不同阶段,家庭关系面临着变化与发展。研究发现,父母的婚姻满意度在不同的家庭生命周期中存在差异(Rollins & Feldman,1970)。当儿童进入青春期,家庭也进入了新的转换期。如何与其他教养者保持良好的协同教养关系,是家庭转折期最需要考虑的内容之一(McHale & Rotman,2007)。此时,父母在教养方面面临着新的挑战,他们需要对青少年的日常事务(如社会生活、家庭作业、家务)等重新进行决策,对于如何共同进行决定也需要重新制定规则,这就要求青少年的父母重组他们的协同教养关系,以使其教养行为达到同步(Riina & McHale,2014)。此时,协同教养关系所经受的考验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McHale & Irace,2011)。在这一过程中,父母婚姻满意度对协同教养的影响也可能与其他发展阶段存在差异,但目前还未有研究有效地揭示青少年家庭中二者之间的关系。

  同时,有研究发现,在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的关系中,父母之间存在差异。例如,Gordon与Feldman对94对5个月婴儿的父母进行研究,发现父亲的婚姻满意度可以影响其协同教养,而母亲的协同教养则不受自身的婚姻满意度的影响(Gordon & Feldman,2008)。研究者认为父亲的教养行为更易受到婚姻关系的影响,其婚姻与教养通常是成套(package deal)出现的(Furstenberg & Cherlin,1991,引自Lee & Doherty,2007)。因此,本研究假设婚姻满意度的外溢效应与交叉效应均存在性别差异,父亲协同教养受到婚姻满意度的影响比母亲更大。

  在有关父母差异的相关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在中国移民家庭中,父亲与母亲对文化适应的差异与父亲感知的协同教养有关,但不能预测母亲感知的协同教养(Chance,Costigan,& Leadbeater,2013)。研究者还发现父母评价的关系亲密度的差异可以预测非支持性的协同教养行为,而父母的年龄、受教育水平及人格的差异则对非支持性的协同教养没有影响(Belsky et al.,1995)。这提示父母之间关系上的差异可能对协同教养具有影响,反映父亲婚姻满意度与母亲婚姻满意度差异的父母婚姻满意度相似性可能是协同教养的有效预测指标。因此,本研究在探讨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关系的父母差异的基础上,拟进一步检验父母在婚姻满意度上的相似性分别对父亲协同教养和母亲协同教养的作用。根据以往有关父亲更易受父母间差异的影响的研究发现(Chance et al.,2013),本研究假设父母婚姻满意度相似性能够预测父亲协同教养,但不能预测母亲协同教养。

  目前,我国协同教养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内关于父母教养行为的研究仍主要集中于父母个体的教养行为而非父母间的协作与支持(McHale et al.,2000)。因此,深入探讨我国青少年家庭中父母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同时,考虑到协同教养冲突是协同教养领域中广受关注的维度(McHale,1997; Margolin,Gordis,& John,2001; Teubert & Pinquart,2010),而父母试图主动提高家庭成员间凝聚力的团结行为(McHale,1997;刘畅,伍新春,陈玲玲,2014)是表征协同教养联盟的有效指标,因此本研究拟采用协同教养者之间的团结与冲突行为作为协同教养的指标。

  在以往的家庭研究中,多采用个体数据作为分析单元,不能有效地揭示家庭中的各元素是如何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的(Minuchin,1985)。事实上,父亲与母亲对配偶产生影响的能力是关系的重要功能(Cook,2001)。在同一家庭中,父亲与母亲之间存在许多共同因素,造成了数据的非独立性(Kenny,Kashy,& Cook,2006)。如果忽视数据的非独立性,有可能会增大统计检验的I类和Ⅱ类错误(Kenny et al.,2006);而成对数据分析方法充分考虑到家庭中个体数据之间的非独立性,避免了将其作为独立数据进行处理时的偏差。因此,本研究拟采用成对数据分析的行动者-对象互依性模型(Actor-Partner Interdependence Model,简称APIM;Cook & Kenny,2005;李育辉,黄飞,2010)来探讨婚姻满意度与协同教养的个体内与个体间效应。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