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社会学
初衷奈何难善终:若干教改政策的意外后果 ——从教授分级说到学科评估
2020年08月26日 09:31 来源:《现代大学教育》2020年第4期 作者:程天君 字号
关键词:教授分级说;学科评估;高校自主招生;教改

内容摘要:以社会学“有目的行动的意外后果”这一思路来审视若干教改政策,对于我们思考学科评估不无启发。

关键词:教授分级说;学科评估;高校自主招生;教改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程天君,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应约参与《现代大学教育》“新时代学科评估现代化的使命与责任”笔谈,情难却,力不逮。忝列教育社会学者,深知从社会学角度谈问题,万难对“如何操作”有甚直接贡献;社会学更多的是解释、揭示,致力的是通过批判(无贬义)促进反思而非直接“开处方”抑或径直“唱赞歌”。据说费孝通当年在听闻社会学将被取消的风声后,于1950年就心急如焚地撰写了《社会学系怎样改造》一文,用心良苦地为社会学在新中国的生存权而辩解——说社会学在资产阶级学术界一直是被轻视的,因为它暴露了资本主义的弱点。这份良苦用心,何尝不也是社会学“揭示”(discover)之底色和本色的写照呢。

  之所以甘冒“迎难而上”之累,除了盛情难却之外,或许是受了柯林斯和马科夫斯基的鼓励与蛊惑,他们说,“一般的公众观念较之社会学的知识前沿要落后50至70年”[1]。我虽无把握是否掌握了社会学的知识前沿,却自量即便学到了点皮毛,也是可以把50至70年的优势“挥霍”掉而扯平——沦为一点浅见,遂不揣浅陋罢了。

  何谓社会学知识或见识?换言之,社会学有何“绝技”?不消说,这肯定是见仁见智的。但是,假如柯林斯和马科夫斯基所言不虚,那么也不用说,社会学的技艺肯定不止一二。囿于笔谈的篇幅,这里只取其一,试作分析。

  按照叶启政的见解,“意外后果”(unanticipated consequences)乃是社会学探索的基本课题,社会学家之所以显得有意义、有价值的地方即在于,社会学家可以替代实际行动者扮演起“功能”的“挖掘者”或“诠释者”角色,社会学家尤其是一个“意外后果”事实的挖掘者,他们点拨出了行动当事者所看不见、感受不到的“死角”——具有特殊社会意涵的“死角”,而这正是社会学知识不同于俗民知识的地方。叶启政借用罗伯特﹒默顿(Robert K. Merton)的概念来说,就是只有社会学家才有能耐挖掘到这样的“客观结果”。而且,除了对潜功能(当然,也是“未预期结果”)进行诠释,看起来可以说是社会学家的专利以外,对行动者自身所肯定的显功能(当然,也是“预期结果”)进行二度诠释,以寻找更为深层的社会学意涵(包括“预期结果”背后可以隐藏的“未预期结果”或“未预期意涵”),理应也是社会学者的任务。[2]

  以社会学“有目的行动的意外后果”这一思路来审视若干教改政策,对于我们思考学科评估不无启发。

  其一是教授分级改革。1956年的教授分级[3],是新中国调整对待高级知识分子的政策。根据是年国务院先后下达的《关于工资改革的决定》《关于工资改革中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工资改革实施程序的通知》等文件,不难发现这一教改政策的初衷,是特别强调要克服只重视行政人员而忽视专家学者的错误倾向,大幅度提高高级技术人员和高级科学研究人员之工资待遇。的确,据高教部《关于1956年全国高等学校教职工工资评定和调整的通知》而调整的工资标准,一级教授的工资(345元)大体等同于中央国家机关部级干部的工资;副教授最低两级的工资(177元、149.5元)也与国家机关的司、局级干部相当,研究人员的工资等级与高校教师大致相同。而这样一项“善意”的教改政策,却出现了一些始料未及的情况和效果:一是出现“未预期”的波折, 是年6月,高教部下发了一二级教授工资名单(其中一级教授186人),事后发现工资增长突破了原订指标,预算上难以解决,高教部遂又于9月二度发布经过修改后的一二级教授工资名单,其中一级教授的人数由186人减少到118人,仅北京大学的一级教授就由6月份的40人减少到9月份的27人——好不尴尬!二是出现区域(省份)、高校、学科、个人之间的不均衡、不公平、不满意。由于当时出台的评定标准并无十分具体的量化细则,主要依据教师的德才、资历与声望,具体办法是由高教部、文化部、教育部等中央业务主管部门同地方党委、各高校合作拟定工资等级名单,以致实际评定标准的宽严在省份、高校、学科和个人之间出现了大的偏差,产生了不少问题和矛盾,甚至一些知名教授因为所定级别偏低而心生不满。他们如此在意职称级别之高低,主要不是计较政策初衷所关注的薪水,而是更加看重其所代表的学术尊严。

  进入21世纪之后,教授分级再次推行。根据《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方法》(国人部发〔2006〕70号)、《<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方法>实施意见》(国人部发〔2006〕87号)、《人事部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义务教育学校、中等职业学校等教育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的三个指导意见的通知》(国人部发〔2007〕59号)等政策文件,高校教师的职称由之前的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等几个等级,调整为13个等级。其中一至四级为正高级岗位,五至七级为副高级岗位,八至十级为中级岗位,十一至十三级为初级岗位。这一教改新政的初衷是“为了激发教授们的进取心,让教授们时刻记住并践行‘生命不息、进取不止’的目标”[4]。而从政策的执行来看,各地各高校普遍是按照各级职称人数的比例来操作的。通常的做法是,在正高级岗位中,二级、三级、四级的指标比例按1:3:6操作;副高级岗位中,五级、六级、七级的指标比例为2:4:4;中级岗位中,八级、九级、十级的指标比例为3:4:3;初级岗位中,十一级、十二级的指标比例为5:5。这一政策的执行,最容易把握的首要条件(其实也就是淘汰方式)是“任职年限”,而且是通过“倒推”计算符合比例指标的人数来规定的。比如不少学校规定,副高一级岗位(也就是五级副教授)聘用的“任职年限条件”为“在副高级岗位任职满12年,在相关的专业技术领域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承担重要岗位职责并发挥重要作用”。“任副高满12年”这一政策执行操作,与“激发进取心”“奖勤罚懒”的政策初衷之间形成了反差乃至反讽,多有“奖懒罚勤”的意外后果。这就是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一位副教授要足够“慵懒”(无贬义)、足够“不进去”(无贬义),才能“熬成”五级副教授(副高一级岗位);而若“积极进取”,按照通常的速度乃至提前晋升教授的副教授,是无法任职副高一级岗的。

  其二是高校自主招生政策。自1977年恢复高考到20世纪末,我国一直采取按照高考分数录取学生的招生政策。四十多年间,虽然高考在考试时间和组织形式、报考年龄和婚姻限制、考试题型和科目、录取方式等方面都有许多变化,但高考总分录取模式、分省定额录取模式、竞争激烈程度、高考制度的重要性没有变[5]。虽然这种招考政策成就了很多人的社会流动,也有学者赞誉“恢复高考40年最大社会意义是抵制‘走后门’”[6];但这种招考政策也被诟病造成了“一考定终身”和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2003年,经过两年试点,教育部正式启动自主招生改革,到2019年,全国共90所试点高校有自主招生资格。自主招生政策的初衷是,“希望能通过自主招生的试验来改革高考过程中的‘应试教育’‘唯分数论’弊病”,使那些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学生有更多机会接受优质的大学教育[7]。但这一政策导致了两个突出的意外后果:一是高校招生腐败案件呈多发趋势,自主招生、补录及调换专业3个环节成为招生腐败重灾区,据一项调查显示,受访者中91.2%认为当前高校招生腐败问题严重,87.7%直言自己身边就有送钱送礼上大学的情况,56.7% 认为“已经异化成‘看钱看权’招生”。显然,在公众看来,“自主招生”几乎就是“自主腐败”。[8]二是自主招生加剧了教育机会分配的不公平性。相关实证研究表明,从教育公平的方面来讲,获得自主招生破格录取的学生更有可能来自父母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城市家庭和好的重点高中;从人才选拔效率的角度来讲,获得自主招生破格录取学生的学业表现、社会活动能力、非认知能力、毕业后的计划和实际去向与统招学生却并无显著差别[9]。毕竟,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如果不用分数去衡量,就会有无数的办法找关系“走后门”,使得无法公平公正选拔人才;尤其在全社会诚信道德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加分猫腻儿太多[10]。最终,教育部于2020年1月在官网发布《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提出“2020年起,不再组织开展高校自主招生工作”[11]。

  最后说说学科评估。提及学科评估,当前炙手可热的话题无疑是破“五唯”。这类政策,有一个自“上”而下的生成且逐级严格的过程。

  在2018年5月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以下简称“重要讲话”)强调,“当前,我国高水平创新人才仍然不足,特别是科技领军人才匮乏。人才评价制度不合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仍然严重,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要通过改革,“改变片面将论文、专利、资金数量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做法,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12]

  2018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两办意见”)提出,“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13]同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国务院若干措施”)要求,完善有利于创新的评价激励制度,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要求由科技部会同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科院、工程院及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在2018年底前对项目、人才、学科、基地等科技评价活动中涉及简单量化的做法进行清理,建立以创新质量和贡献为导向的绩效评价体系,准确评价科研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减少评价频次,对于评价结果连续优秀的,实行一定期限免评的制度。

  2018年10月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科院、工程院发布《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详见国科发政〔2018〕210号)(以下简称“五部院专项行动”),通知开宗明言,其“任务依据”是:1.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人才评价制度不合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仍然严重”。2.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若干意见》提出,“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3.国务院印发的《若干措施》提出,要“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14]“五部院专项行动”通知决定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以下简称“四唯”,此为原文)专项行动。其中规定,教育部的“清理范围”是:重点清理学科评估、“双一流”建设、基地建设、成果奖励、人才项目等活动中涉及“四唯”的做法。指导和督促所属高校清理内部管理中涉及“四唯”的做法。

  2018年11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教技厅函〔2018〕110号)(以下简称“教育部专项行动”),通知开宗明言,其“清理目的”是:“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和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重要讲话,深化高校体制改革,健全立德树人落实机制,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15]通知提出,现决定在各有关高校开展“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以下简称“五唯”,此为原文)清理。

  梳理上述政策来源、依据及文本不难发现,这类政策的初衷在“重要讲话”及“两办意见”“国务院若干措施”中有明显的呈现,那就是:要推进人才(特别是科技人才)评价和机构评估改革,改变“片面”将论文、专利、资金数量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做法,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而在从上到下的政策生成过程中,有以下几点可能产生政策效果的地方值得观察。

  第一,政策意涵及其实践逐级增量。由“重要讲话”“两办意见”中的“改革”“改变片面的做法”等“扭转、克服、推行”式的指导思想和表述,到“国务院若干措施”“五部院专项”“教育部专项”中的“清理”要求,直到基层各单位实践中的“破”“五唯”话题。

  第二,政策表述及其范围逐渐增多。“重要讲话”讲的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仍然严重;“两办意见”和“五部院专项行动”提出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并决定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四唯”)专项行动;“教育部专项行动”决定开展“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五唯”)清理。

  第三,政策操作及其要求逐步增生。从“重要讲话”到“两办意见”“五部院专项行动”再到“教育部专项行动”,政策操作及要求既有量的增加(由三而四而五),更有质的增生。“重要讲话”中“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三者单列并提;“两办意见”“五部院专项行动”中“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等“四唯”和“教育部专项行动”中“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等“五唯”被“捆扎”表述(简称“四唯”“五唯”)和打包执行。

  这种增量、增多及增生,会否产生政策的意外后果值得深思。“改变片面做法”的改革初衷会否被一窝蜂一股脑地推行产生“矫枉过正”,进而导致政策对象新的“应接不暇”和“手忙脚乱”?由“重要讲话”中“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单列表述到逐级要求“捆扎”实施的破(清理)“四唯”、破(清理)“五唯”,会否导致实践操作中的无所适从或“走后门”现象趁机钻空子?毕竟,“五唯”在语义和逻辑上不能自洽(“五”就不是“唯”,“唯”不宜与“五”搭配),在实践操作上可能“无所适”或者“为我所用”。假如,“论文、帽子、职称、学历、奖项”所谓“五唯”“同时”都给破了,很难想象在通常和正常的情况下,能够依据什么进行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等。难道依据“出身”“关系”或者“三围”?在防止善意政策之“意外后果”(尤其是不良意外后果)的意义上,也仅仅在这个意义上,各级政策的推行和实施是需要“唯上”的,那就是不能偏离“重要讲话”的初衷和指导思想。更何况,假如这一政策被简单地理解和实施成“破”五唯,会不会再产生另一个意外后果,那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对“论文”“帽子”“职称”“学历”“奖项”这些政策进行“否定”?而“论文”“帽子”“职称”“学历”“奖项”何尝不曾都是在各级各类政策的“正确”指导下、通过各职能部门和专家学者进行力争科学合理地评议、评审和评定的呢?如何预判、预防和应对教改政策的意外后果,能使政策初衷得善终,上述若干教改政策的立废及其效果,值得借鉴和反思。

  参考文献:

  [1](美)兰德尔·柯林斯、迈克尔·马科夫斯基:《发现社会之旅——西方社会学思想述评》,李霞译,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18页。

  [2]叶启政:《实证的迷思:重估社会科学经验研究》,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2018年版,第242-264页。关于默顿的“功能分析”及“意外后果”的相关探讨,可参见(美)罗伯特·金·默顿:《论理论社会学》,何凡兴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90年版;Robert K. Merton (1936). The Unanticipated Consequences of Purposive Social Actio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Vol. 1, No. 6, pp. 894-904;Raymond Boudon,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Social Action.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82; Frank de Zwart (2015). Unintended but Not Unanticipated Consequences. Theory and Society,Vo.44. pp. 283–297.

  [3]关于1956年大学教授分级的史实,综合参见刘青:《大学教授分级问题研究——以A校为例》,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年,第12页;屈宁:《1950年代的教授分级与史学大家》,《中国历史评论》2014年第2辑,第130-150页。

  [4]刘青:《大学教授分级问题研究——以A校为例》,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年,第16页。

  [5]刘海峰、刘亮:《恢复高考40年的发展与变化》,高等教育研究,2017年第10,第1-9页。

  [6]李强:《恢复高考40年最大社会意义是抵制“走后门”》,中国青年网.社会,http://news.youth.cn/sh/201706/t20170604_9965123.htm.

  [7]吴晓刚、李忠路:《中国高等教育中的自主招生与人才选拔》,《社会》2017年第5期,第139-163页。

  [8]钱夙伟:《自主招生何以沦为自主腐败》,人民网.观点,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0319/c159301-24671360.html.

  [9]吴晓刚、李忠路:《中国高等教育中的自主招生与人才选拔》,《社会》2017年第5期,第139-163页。

  [10]李强:《恢复高考40年最大社会意义是抵制“走后门”》,中国青年网.社会,http://news.youth.cn/sh/201706/t20170604_9965123.htm.

  [11] 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门户网站-公开,http://www.moe.gov.cn/srcsite/A15/moe_776/s3258/202001/t20200115_415589.html.

  [12]习近平:《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新华网.高层,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5/28/c_1122901308.htm.

  [13]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中国政府网.中央有关文件,http://www.gov.cn/zhengce/2018-07/03/content_5303251.htm.

  [14]科学技术部:《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科院、工程院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通知通告,http://www.most.gov.cn/tztg/201810/t20181023_142389.htm.

  [15]教育部:《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门户网站-公开,http://www.moe.gov.cn/srcsite/A16/s7062/201811/t20181113_354444.html.

作者简介

姓名:程天君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