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史
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教育方针变迁的视角
2020年09月03日 15:00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刊》2019年第2期 作者:胡莉芳 字号
2020年09月03日 15:00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刊》2019年第2期 作者:胡莉芳
关键词: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核心素养

内容摘要:坚持办学正确政治方向,立德树人,知行合一,以美育人,崇尚劳动,增强学生的综合素养,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主要路径。

关键词: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核心素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胡莉芳,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教育方针具有历史的继承和延续性,它经历了一个丰富、充实和完善的过程。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强调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是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的重要表述。坚持办学正确政治方向,立德树人,知行合一,以美育人,崇尚劳动,增强学生的综合素养,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主要路径。21世纪,以核心素养教育推动教育方针的具体化和细化,是教育工作的重要课题。

  关 键 词: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核心素养

  标题注释: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教育部重点课题“双一流背景下的研究生课程微观治理体系研究”(项目编号:DIA160348)。

  中图分类号:G40-012 文献标识号:A 文章编号:2095-1760(2019)02-0144-10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1],明确地回答了教育的根本问题,那就是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在这个方面,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大学》中提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是人才培养的“三纲领”,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阐述的是怎样培养人的问题,就其根本目的而言,就是通过教育和学习,不断地追求和实现儒家所崇尚的“至善”的人生境界。在传统社会,儒家要培养的是“求仁得仁”的“君子”和“止于至善”的“圣人”,“圣人”虽然是终极目标,但却难求,所以传统教育的主要目标是培养“君子”。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教育方针、教育目标在传承优秀传统的同时,更应切合时代需求。新时代对教育和学习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如何实现教育现代化,使得教育同党和国家事业发展要求相适应,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从人才培养角度看,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一、教育方针的历史梳理

  (一)教育方针辨析

  什么是教育方针?《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认为教育方针是国家或政党在一定历史阶段提出的教育工作发展的总方向,是教育基本政策的总概括。教育方针所概括的内容一般有教育的性质、教育的目的及实现教育目的的基本途径等,其中,以培养什么规格的人,即教育目的为最重要。[2]而《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对我国教育方针的界定是:国家和政党根据一定阶段政治、经济要求制定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教育工作总政策或总的指导思想。教育方针通常包括三方面的内容:教育工作的总任务,明确教育为什么服务;国家培养人才的总目标,明确培养什么样的人;培养人才的基本途径,即通过什么途径培养人。[3]教育方针在我国教育发展过程中起到重要的指导性作用,因此,有学者指出“教育方针作为指导教育事业的方向和目标,决定着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4],它“具有全局性”,是“教育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或行动纲领”[5]。在日常概念中,教育方针经常同教育思想、教育目的、教育政策法规等一起使用,涉及的主要是教育规律、培养目标、教育发展的总的规定等内容。教育方针中最重要的是它规定了教育的基本性质、教育目的及其实现路径,就是“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就是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6]这是新时代对“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问题的解答,既是新时代的教育方针,也是对怎样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思想和理论阐释。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培养人,所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培养路径是通过德育、智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实现全面发展。“德”是品德、德行,“智”包含知识、技能,“体”是身体的综合素质,“美”是审美和人文素养,“劳”是崇尚劳动、尊重劳动的品质和素养;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就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识丰富、追求真理,具有健康体质、健全人格、审美和人文素养、劳动素养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二)教育宗旨:清末与民国时期的教育方针

  在清末以前,历史上我国并没有使用“教育方针”或“教育宗旨”这样的概念,教育目的、人才培养、教学要求等内容一般会体现在“学规”“揭示”等之中,如朱熹在著名的《白鹿洞书院揭示》中把“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定为“五教之目”,这是理学教育的总纲和教学目标。自清末开始至民国时期,政府始有“教育宗旨”一说。(1)清末,“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想指导下的教育宗旨。1902年梁启超呼吁新教育“第一当知宗旨”“第二当择宗旨”“第三当定宗旨”[7],引发人们对教育宗旨的深入思考,此后,清政府开始把厘定教育宗旨作为推行新教育体制的重要管理措施来考虑。[8]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教育思想指导下,1904年清政府在《奏定学堂章程》中明确提出立学宗旨是“以忠孝为本,以中国经史之学为基”,以中学使学生“心术壹归于纯正”,以西学“练其艺能”,注重“实用、通才”的教育目标;大学堂以造就通才为培养目标,优级师范学堂以培养初级师范学堂与中学堂的教员、管理员为目标,译学馆则以译外国之语文、并通中国之文义为宗旨。到1906年4月25日,光绪以上谕的形式颁布了清末教育家严修代学部起草的“奏请宣示教育宗旨折”,以“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为教育宗旨。[9]这个教育宗旨体现了“中体西用”的指导思想,是中国近代第一个以政府法令形式明定的教育宗旨[10],它的影响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2)1912年,以培养共和国民为新教育宗旨。民国以后,旧的教育宗旨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发展需要,教育方针成为民国教育改革的关键所在;1912年2月,民国教育总长蔡元培发表《关于教育方针的意见》,提出所谓“五育并举”的教育方针;7月,全国临时教育会议审查通过了“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主义、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的新教育宗旨。这个教育宗旨突破了“中体西用”的框架,并从中可隐约发现德、智、体、美四育的雏形。[11](3)1929年,民国政府制定三民主义教育宗旨。20世纪20年代末,国民党政府改造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三民主义是中华民国教育的根本原则,公布“根据三民主义,以充实人民生活,扶植社会生存,发展国计民生,延续民主生命为目的;务期民族独立,民权普遍,民生发展,以促进世界大同”的教育宗旨。[12-13]虽然在同一个法令中也规定了各级各类教育的实施方针,但这个经过改造以后的三民主义教育宗旨在民国时期并没有得到较好的贯彻与实施。

  (三)中国共产党的教育方针

  中国共产党自土地革命时期起,就非常重视文化教育事业,根据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不同任务,制订了相应的教育方针。教育方针作为党的教育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和总政策,具有历史的继承和延续性,随着时代的发展它有一个不断丰富、充实和完善的过程。(1)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传统。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和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文化教育事业,执行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14](2)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新中国成立以后,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教育是新民主主义的教育,它的主要任务是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养国家建设人才,肃清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的思想,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这种新教育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其目的是为人民服务,首先为工农兵服务,为当前的革命斗争与建设服务”。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具有很强的历史和实践针对性,强调必须办“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这是新中国的第一个教育方针。(3)社会主义教育方针。1957年,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指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1958年9月,在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中,党的教育工作方针明确为“教育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为了实现这个方针,教育工作必须由党来领导。”[15-16]这个方针此后贯彻执行了二十多年。(4)改革开放以后的教育方针。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把改革开放以后党的教育工作方针表述为“两个必须”“三个面向”和“四有”①;1986年,这个方针被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至此,教育方针应该说已经完成了由强调“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向强调“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转变,这是改革开放以后教育方针在理论上、政策上、实践上的一次飞跃。(5)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时期的教育方针。1992年,党的十四大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这对社会各个方面包括教育事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一时期教育方针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人才培养规格表述的发展。1993年印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规定新时期教育方针是“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建设者和接班人”[17]。1995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大致沿用了这一教育方针,只是表述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从“劳动者”(1957、1958年)到“建设者(建设人才)(1985、1986年)”到“建设者与接班人”(1993年),不同时期的人才培养规格反映了国家在各个发展阶段的不同要求,也是党的教育方针不断充实、完善的过程。[18]二是教育内容、实现路径的丰富与完善。1998年,江泽民在纪念“五四”运动暨北京大学校庆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出要“造就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增加了全面发展中“美育”的方面;2002年党的十六大进一步明确为“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6)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2018年9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用劳动教育的表述涵盖了以往教育与生产劳动、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提法,强调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教育思想,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对教育的总要求。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历经80多年的发展,党的教育方针在不同历史阶段适应了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尊重了教育规律,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这种变迁体现出以下几个特点:(1)它是党对教育工作总认识的深化,反映了不同时期的社会政治经济背景。新中国成立之初,办“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的教育方针指导了对旧教育的改造,向工农开门,为工农兵服务,提高了工农群众、干部的文化水平[19];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制度建立,1958年中央提出“教育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这个方针得到长期贯彻执行;直到改革开放之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提法已经不能适应这种转移,取而代之的是教育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20]党的十八大以后,新时代教育优先发展,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教育发展道路。(2)顺应了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教育方针是党对教育的总政策,其中人才培养规格和教育内容、实现路径是重要内容,从50年代的“劳动者”到改革开放之后的“建设者与接班人”,从“德智体”到“德智体美”再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重视美育、劳动教育的价值,满足了提高国民素质的客观需要,体现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指导思想。(3)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既是教育内容,也是教育目标的实现路径,其中,对学生全面发展的内涵要求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具体,适应了人的全面发展需要。(4)以法律文件的方式确定下来。教育方针是党的教育指导思想和总政策,常常体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党和政府文件、规划纲要、各级学校规程等之中,也逐渐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等法律文件中,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下来。

  二、教育方针贯彻落实的主要路径

  “止于至善”、追求尽性主义的儒家理想涵养了两千余年的教育传统,晚清时期,士人们被迫面对强大的西方文化,沿着“西学为用”的方向却走向了“中学不能为体”,文化立足点的丢失,使得中国知识分子不得不主动推动西方文化在中国的发展[21],教育宗旨即由“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走向了民国时期“务期民族独立,民权普遍,民生发展,以促进世界大同”的三民主义教育宗旨。中国共产党自土地革命时期以来,立足于国情,理论联系实际,历经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社会主义教育方针,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时期的教育方针到新时代的教育方针,从办“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出发,统一到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是一个不断丰富、充实和完善的过程,是继承优秀教育传统、不断革故鼎新的过程。贯彻教育方针,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推动教育实践。

  (一)坚持办学正确政治方向

  教育要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服务,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明确地指出“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还指出新文化“则是在观念形态上反映新政治和新经济的东西,是替新政治和新经济服务的”。每个国家都是按照自己的政治要求来培养人的,在西方,从柏拉图、卢梭到杜威,无一不是提出了适合当时社会发展需要的自己理想中的教育培养目标,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描述了古希腊教育的最高目的是培养统治广大奴隶的哲学王,卢梭在《爱弥儿》一书中提出了欧洲启蒙时代的自然主义教育理想,杜威则主张为美国的民主主义社会培养理想公民。我们的教育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服务的,要坚持办学正确政治方向,旗帜鲜明地坚持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个目标。

  (二)发扬“立德树人”的传统

  “德智体美劳”五育不是分开、脱离的,而是相互融合、相互配合的一个统一的教育过程。立德树人,就是要把德育贯彻到教育的每个环节。我国具有以德育人的教育传统,在思想、理论和实践中非常强调道德教育。《周礼》以周代的官制和政治制度为主要内容,记载了教国子的有师氏、保氏。师氏所教的为三德、三行,保氏所教的为六艺、六仪。三德,一曰至德,以为道本;二曰敏德,以为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恶。三行,一曰孝行,以亲父母;二曰友行,以尊贤良;三曰顺行,以事师长。[22]《学记》指出“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也就是说,教育的作用就是“化民成俗”“建国君民”。而南宋思想家、教育家朱熹则在《白鹿洞书院揭示》中规定了“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道德教育纲领以及“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学之之序”,彰显了以“修己”为前提和基础的儒家教育传统,成为书院学规的范本,对后世学校教育影响深远。西方也有重视道德教育的传统,杜威在日本讲学中就说,“广义地说,道德就是教育”,“道德的目的是各科教学共同的和首要的目的”。[23]

  在教育教学实践中,德育不仅仅是品德课、政治课的事情,而是和智育、体育、美育和劳动相互融合在一起的,提倡课程德育、专业德育,不同教育阶段的学校、所有学科的教师都肩负德育职责。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立德树人要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贯穿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各领域,学科体系、教学体系、教材体系、管理体系要围绕这个目标来设计,教师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教,学生要围绕这个目标来学。[24]

  (三)知行合一的智育过程

  德育和智育要结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学校和教师要引导学生心无旁骛求知问学,追求真理。在智育活动中,不但要获得知识、技能,而且要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把知识和实践结合起来。孔子提倡“言必信,行必果”,陆王心学主张求本心,重践行,因此王阳明认为教育是“不假外求”,“求理于吾心”,是在内心中体求。杜威也认为一般的、超越经验的道德观念是没有意义的,受教育者必须“养成有用的习惯”,因为“古话说‘一个人光做好人还不够,他还必须做一个有用的好人’。所谓有用的好人,就是他能生活得像一个生活成员,在和别人共同生活中,他对社会的贡献和他所得到的好处能保持平衡”。[25]

  (四)以美育人、崇尚劳动,增强学生的综合素质

  身心健康发展、具有审美和人文素养、热爱和崇尚劳动也是教育目的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人也注意美育和身心的和谐,《周礼》中记载保氏所教的“六艺”,孔子所总结、传承的“礼、乐、射、御、书、术”是儒家教育传统的源头,其中,“乐”是美育,“射、御”是体育和劳动。杜威提到教育要为“通过劳动自谋生计和有教养地享用闲暇的机会这两种功能”做出贡献,因此,教学和教材设计要做到:“比较直接地以闲暇作为目标的教育,应该尽可能间接地加强效率和爱好劳动,而以效率和爱好劳动为目的的教育,应该培养情感和智力的习惯,促进崇高的闲暇生活。”[26]

  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从主张教育为工农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出发,一直非常重视教育与劳动的关系。早在1934年,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就明确提出“使教育与劳动联系起来”[27];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则把“劳动”的因素涵盖在强调教育为工农服务、为生产建设服务之中;1958年8月,毛泽东在视察天津大学时提出:“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劳动人民要知识化,知识分子要劳动化”,通过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让学生在劳动中学习、在学习中参加生产劳动,为此,设立校办工厂农场、学校开设生产劳动技术课程、教师学生半工半读参加生产劳动。[28]同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明确提出党的教育工作方针要使“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改革开放以后,劳动教育的内涵在1993年印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1995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等都有明确体现。总体上看,教育与生产劳动、社会实践相结合,都是强调把生产劳动作为人才培养的基本途径。

  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上“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提法则重新强调了新时代劳动教育的重要价值,把“劳动素养”作为教育培养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学生发展目标之一。21世纪的劳动教育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参加体力劳动或参加社会实践活动,而是要在课程设置、教学、评价等各个方面同现代经济、技术发展相适应,如基础教育阶段的能力培养、职业生涯教育,高等教育阶段的技能训练、科教融合,这些都可以培养学生的“劳动素养”,使他们的知识、技能、综合素质能够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而作为一项政策选择,21世纪学生的核心素养也必须体现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基础之上,以核心素养教育推动教育方针的具体化和细化,是教育工作的重要课题。

  三、以核心素养教育推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进入21世纪,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盟、美国等多个国际组织和国家纷纷推出“为了终身学习的核心素养”或“21世纪技能”,强调核心素养是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键,并以此推动人才培养和课程教学的改革。在我国,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团队梳理了21世纪核心素养的总体框架和要素,2017年教育部颁布了14门普通高中学科课程标准,在课标里面凝练了学科核心素养,明确了学业质量要求,如高中语文学科核心素养主要包括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四个方面,高中数学学科核心素养主要包括数学抽象、逻辑推理、数学建模、直观想象、数学运算和数据分析六个方面,并且对这些素养的发展目标和水平提出了明确要求。[29]核心素养的发展是教育方针的具体化、细化,核心素养的培育将成为实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培养目标的重要机制。基础教育阶段,通过学科核心素养,使得“课程教学—核心素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人才培养的各环节紧密衔接,把教育方针的实现落实到了课程、课堂;然而,相对于基础教育的学科核心素养要求,教育方针在高等教育阶段的落实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注释:

  ①“两个必须”指“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依靠教育”,“三个面向”指“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四有”指“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

  参考文献:

  [1][6][24]习近平.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N].人民日报,2018-09-11(1).

  [2]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C].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5:158.

  [3]顾明远.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C].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2:24-27.

  [4]孙喜亭.新教育方针的确立步履维艰——由“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向“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转变的曲折过程[J].高等教育研究,2000(1):1.

  [5][17]我国社会主义教育方针的形成与发展[M]//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共和国教育50年(1949-1999).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156,164.

  [7]梁启超.饮冰室合集(第10卷)[M].上海:中华书局,1936:54-61.

  [8][10]金林祥.中国教育制度通史(第六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371,372.

  [9]学部.奏请宣示教育宗旨折[M]//陈学恂.中国近代教育史教学参考资料(上册).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6:564-565.

  [11][13]于述胜.中国教育制度通史(第七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12-14,72-77.

  [12]中华民国教育宗旨及其实施方针[M]//北京高等教育文献资料汇编(1861-1948).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606.

  [14]陈元晖.老解放区教育简史[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2:52.

  [1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大事记(1949-1982)[C].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3:190,231.

  [16][18]苏渭昌,雷克啸,章炳良.中国教育制度通史(第八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7-89,80.

  [19]芮鸿岩.建国初期党的教育方针和政策之研究[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0(2):116.

  [20]王先俊.新时期党的教育方针发展变化述评[J].中共党史研究,2003(5):31.

  [21]罗志田.西潮与近代中国思想演变再思[J].近代史研究,1995(3):2.

  [22]吕思勉.中国通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233.

  [23]滕大春.《民主主义与教育》前言[M]//《杜威教育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27.

  [25][26]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M]//《杜威教育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334-343,243.

  [27]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方针文献选编[C].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8:180-181.

  [28]李大毅.毛泽东劳动者教育权保护思想对当代高等教育的启示[J].中国高等教育,2017(15/16):37.

  [29]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普通高中数学课程标准(2017年版)[EB/OL].

作者简介

姓名:胡莉芳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