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史
多元文化:美国教育史学的族群课题
2020年07月22日 08:42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冯 强 字号
关键词:美国;教育史学;多元文化;族群;文化认同

内容摘要:美国社会族群文化的多样性给美国教育史学提出了极为重要的族群课题。美国教育史书写地图的三大阵营代表在族群课题的多元文化色彩上风格迥异,从卡伯莱的白色神话到克雷明的颜色改良,再到斯普林的颜色革命,构成了美国教育史学族群议题的多元文化价值光谱,从中也折射出美国教育史多元文化世界里的史家身影与价值立场。

关键词:美国;教育史学;多元文化;族群;文化认同

作者简介:

  摘要:美国社会族群文化的多样性给美国教育史学提出了极为重要的族群课题。美国教育史书写地图的三大阵营代表在族群课题的多元文化色彩上风格迥异,从卡伯莱的白色神话到克雷明的颜色改良,再到斯普林的颜色革命,构成了美国教育史学族群议题的多元文化价值光谱,从中也折射出美国教育史多元文化世界里的史家身影与价值立场。史家的文化认同是隐藏于后的关键根源,值得反思关切。

  关键词:美国;教育史学;多元文化;族群;文化认同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当代西方教育史学流派研究”(项目编号:13YJA880112)

  美国教育史家斯普林(Joel Spring)曾尖锐地指出美国历史上确然无疑的种族与文化冲突,直陈种族主义是美国教育史的组成基础之一。[1]所以,斯普林在书中开篇立意:文化与种族问题是美国历史与教育的中心问题。种族与族群,用词各异,而实际所指则差离不远。简而言之,种族偏重生物属性,而族群着重文化因素。而“多元文化”一词,显然更为关注“种族—族群”之族群维度与方向。在美国教育史的多元文化世界里,族群课题是美国教育史学不同流派无以回避的重要内容。史笔挥毫间,远不止笔墨轻重篇幅多少,更显教育史家渗透其中的价值意涵。

  一、三大阵营:美国教育史学的基本概览

  教育史学作为一个学科在美国的诞生,走过了一段艰辛的历程。美国教育史学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是20世纪的事情。[2]继德国之后,美国成为世界教育史研究重镇,其重要标志是卡伯莱(Ellwood Patterson Cubberley)于1919年出版《美国公立教育》(Public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3]卡伯莱及其《美国公立教育》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教育史学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在卡伯莱之前,美国教育史家为美国教育史学的创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其中尤以巴纳德(Henry Barnard)博士的资料积累和史实确定为甚。巴纳德博士的《美国教育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以及美国联邦教育部和各州的教育年鉴与报告提供了美国教育最为丰富的资料存储。[4]要论对美国教育史学之史料贡献,首功非巴纳德莫属。史料对于史学之要义,无须多言。当然,历史也始终不仅仅止于史料,历史学还是不能简单地与史料学划等号。尽管巴纳德于史料上对美国教育史学居功至伟,但纵是在前卡伯莱时代,美国教育史学的先驱桂冠还是戴在了梅奥(Amory Dwight Mayo)的头上。只有到了美国传统教育史学先驱梅奥那里,美国教育史才实现了某种故事性历史层级的“综合”。[5]梅奥所做的事情是从“巨大的过量材料”中精选能反映公立学校的伟大而令人惊奇的故事——教育史的主要内容就是伴随着共和胜利而来的公立学校的胜利。[6]梅奥打下了美国传统教育史学的模胚,卡伯莱的《美国公立教育》实际上有一个深深的梅奥烙印。在卡伯莱之前,是为美国教育史学的萌芽、准备与初步创立时期。此时,教育史记载更多表现为资料的汇集,更多呈现为松散的大事记和编年,尚缺乏教育史学之作为“历史”的某种提炼、综合与升华。而美国教育史学的创立之功最后花落卡伯莱,这是因为梅奥虽然勾勒了路线,凸显了意图,但是缺乏一部体现其意旨的、正式出版的教育史作品。对于20世纪的美国教育史学来说,前卡伯莱时代的漫长时段可称之为一种教育史学准备,尤其是史料的准备。是为前卡伯莱时代的美国教育史学。

  自卡伯莱创立美国传统教育史学以降,20世纪的美国教育史学实际上依稀可见一条基本路线图。如同历史学家经常难以对历史达成一致理解与认识,20世纪美国教育史学史,或者更细致地说,20世纪美国教育史的书写历史,也给教育史家留下了争论巨大的话题。教育史百年书写的历史进程本身也是一个需要探索和讨论的历史问题。相比于直接研究美国教育史,对于教育史书写的历史探讨要少得多。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这有限的研究中获得美国教育史家对于教育史学的自我认知,特别是美国学者科恩(Sol Cohen)和凯斯特(Carl F.Kaestle)为我们描绘出的美国教育史学基本路线图。

  科恩对美国教育史学的贡献有点类似巴纳德,因为他对美国教育史文献的梳理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诸如他主编了五卷本《美国教育文献史》(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A Documentary History)。[7]这里对于科恩的文献之功和教育史学的研究创造不作介绍,而特别指出他在1976年发表于《哈佛教育评论》(Harvard Educational Review)的论文——《美国教育史的历史,1900-1976:历史的种种用法》(The History of the History of American Education,1900-1976:The Uses of the Past)。[8]这是科恩在当时对20世纪以来的美国教育史学的基本概览。在这篇论文里,科恩实际上回顾了自1889年由布恩(Richard G. Boone)编写的美国第一本美国教育史教科书《美国教育》(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问世起至1976年止美国教育史学发展的历史。从中可以窥见截止科恩时期,美国教育史学史上的重要代表人物首先是卡伯莱。卡伯莱及其《美国公立教育》代表了美国一种“老”的教育史学。自贝林(Bernard Bailyn)开始,这种老的教育史学开始遭受批判。科恩论述了从贝林到史密斯(Wilson Smith)再到克雷明(Lawrence A. Cremin)对美国卡伯莱教育史学模式的终结一击。科恩认为卡伯莱的影响被人为高估,而其他教育史学人作出的贡献被忽略了。但科恩的这篇论文无疑肯定了,甚至也进一步加重了卡伯莱教育史学的历史份量。当后人对美国教育史学一种“老态”的批判集中火力于卡伯莱及其《美国公立教育》时,恰好说明了卡伯莱及其代表作对于美国教育史学的意味隽永。

  科恩的论文发表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美国教育史学的很多后续画面还未展开。而后续画面可见于凯斯特的《教育研究的历史方法》(History Methods in Educational Research)一文。[9]凯斯特在《教育研究的历史方法》一文中,对20世纪中期以来美国教育史学的嬗变进行了总结。通过凯斯特的梳理,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学者对于传统教育史学的修正是循着两条路线进行的:一条路线以拓宽研究范围为特色,其代表作就是贝林和克雷明的著作:另一条路线则是引起教育界躁动不安的激进主义路线,因为这一派别试图从根本上否定公立学校教育制度。凯斯特指出教育史研究的一个重要趋势在于对研究对象的拓展以及研究方法的开放。具体而言,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和统计学的新方法作为新理论与新技术,值得教育史学效仿学习,这一点也暗合了凯斯特所呼吁的对美国教育史研究的某种折中解释。[10]

  综合科恩与凯斯特的梳理,结合目前学界关于美国教育史学的总体研究,可以认为20世纪美国教育史学大致分为三大阵营:(1)传统教育史学,以卡伯莱及其《美国公立教育》为代表;(2)修正教育史学,以克雷明及其《美国教育》为代表;(3)激进教育史学,这个阵营难以找到如卡伯莱与克雷明般的标志性人物与作品。相比之下,激进教育史学阵营本身存在更明显的多元化与碎片化。20世纪70年代是激进派最为活跃的时期。围绕激进派教育史学家出版的教育史作,可以发现,教育史家站在不同的立场,依据不同的理论,展开了激烈的争论。1973年,拉泽逊(Marvin Lazerson)在《哈佛教育评论》发表了题为《修正主义和美国教育史》(Revisionism and American Educational History)的书评,对凯茨(Michael Katz)的《阶级、官僚政治与学校》(Class,Bureaucracy and Schools)、格里尔(Colin Greer)的《伟大学校的传说:美国公立教育的修正主义解释》(The Great School Legend:A Revisionist Interpretation of American Public Education)和斯普林的《教育与公司国家的兴起》(Educa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Corporate State)的内容及其特点分别进行了述评。[11]从书评的本身以及评论的对象文本都可以看出,美国教育史学的激进派就其作品形式而言,都不似卡伯莱的《美国公立教育》般力求对美国教育史作一个综合性的书写编纂。斯普林的《教育与公司国家的兴起》是一部教育政治学作品,并非典型的教育史作品。在20世纪的后二十年里,斯普林写过不少教育史作品,其中不乏关于教育政策史这样的专门性作品,但其最重要、最典型的教育史作品无疑是其一再修订再版的《美国学校》(The American Schools)。概而言之,传统教育史学、修正教育史学与激进教育史学,美国教育历史书写的三大阵营与流派及其代表在基本路线图上三足鼎立。其笔墨所呈现出的多元文化不同面相则是美国社会族群文化多样性的某种反映与折射。

作者简介

姓名:冯 强 工作单位: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课题: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当代西方教育史学流派研究”(项目编号:13YJA880112)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