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史
宋代书院会讲的两种形态及学术意义
2020年07月15日 09:56 来源:《大学教育科学》2020年第3期 作者:朱汉民 字号
关键词:中国书院;宋代书院;会讲制度;岳麓会讲;鹅湖会讲;教育流派

内容摘要:朱张会讲采取学术同道之间彼此倾听、相互切磋的方式,以化解学派之间的差异和分歧,最终达成学术共识并推动理学建构的完成,可看作是一种“求同”的会讲;朱陆会讲是两位论敌之间缘起于学术分歧,开展辨疑问而论是非之理,最终形成多元化思想的不同学派,可视为一种“求异”的会讲。

关键词:中国书院;宋代书院;会讲制度;岳麓会讲;鹅湖会讲;教育流派

作者简介:

  摘要:中国古代书院的会讲制度,一般是指书院举办的学者聚会或学术辩论。宋代有著名的朱张岳麓会讲与朱陆鹅湖会讲。但是,这两次会讲的目的、过程和结果均不同,是两种不同的会讲类型。朱张会讲采取学术同道之间彼此倾听、相互切磋的方式,以化解学派之间的差异和分歧,最终达成学术共识并推动理学建构的完成,可看作是一种“求同”的会讲;朱陆会讲是两位论敌之间缘起于学术分歧,开展辨疑问而论是非之理,最终形成多元化思想的不同学派,可视为一种“求异”的会讲。这两种不同形态的书院会讲,不仅体现出南宋书院百家争鸣式讲学活动的特点,而且客观上推动了宋代不同学派的交流发展,促进了宋代书院多元化教育流派的产生,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关键词:中国书院;宋代书院;会讲制度;岳麓会讲;鹅湖会讲;教育流派;学术意义

  作者简介:朱汉民(1954-),男,湖南邵阳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长沙。

  会讲是中国古代一种比较普遍的传授学业和学术研讨的形式,其历史十分久远。不管历史上那些不同学术观点的人聚集在一起讲学的方式是否称之为“会讲”,但是其实均具有“会讲”的实质内涵,如战国时期稷下学宫的“期会”,汉代太学、精舍中的“师弟子相问难”,魏晋时期名士的“清谈”、隋唐寺庙的“会讲”等。会讲之所以必要,《礼记·学记》认为“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可见,中国古代教育家很早就知道,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必须建立在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的基础之上。

  作为一种高等学府的教育方法、学术研究方法的正式会讲形成于宋代书院。书院集中国传授学业和学术研讨等传统形式之大成,正式建立了会讲制度,将会讲形式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纳入到中国古代高等教育体制之中。所谓会讲,即是持不同学术观点的论敌或学友,通过聚会讲学的方式以达到推动新的学术探索和传播的目的。会讲作为两宋出现的一种学术活动形式,推动了书院的学术与教学的发展,并且成为书院所特有的一种学术活动和教育活动形式,在学术史上、教育史上均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到了明代,还发展出专门而固定的度化“讲会”。

  其实,无论是从知识创新和理论建构的学术功能来说,还是从传播知识与学以成人的教育功能来说,会讲发挥的作用是十分多样化的。但是,学界往往是笼统地论述“会讲”的学术和教育功能,并没有对会讲的多样化作进一步的分疏,以深化对会讲在知识创新、思想建构中的特点及其重要性的认识。

  所谓会讲,一般是指两位以上持不同思想观点的人通过聚会的形式讲学论道,恰恰是因为他们的观点不同,才需要采取这样一种会讲的方式,即“会友讲学”或者是“会见讲论”的方式,展开学术交流式的会讲活动。但是,就会讲的目的、过程来说,往往会形成两种不同的学术结果。一种会讲是指学术同道之间通过彼此倾听、相互切磋的方式,以化解彼此的误解和分歧,最终完成知识建构与价值共识的文化使命。这也就是《学记》所讲的“相观而善之谓摩”,或者是王船山所说:“两泽并流,有相竞之势,而抑有同流之情。言迭出而不穷,道异趋而同归,朋友讲习,以此为得。”另一种会讲是指学术论敌之间通过明确分歧、辩疑问难的方式,希望最终明确谁对谁错的是非之理。这也是汉代王充所说:“汉立博士之官,师弟子相问难,欲极道之深,形是非之理也。”陆九渊与朱熹辩论时也一直强调:“是非本在理,当求诸其理。”

  其实,这两种会讲形态各有自己的价值与意义。宋代发生的朱张会讲与朱陆会讲,分别就是这两种会讲的典范。本文以此为例,进一步探讨这两种会讲类型的不同学术功能及意义。

  一、朱张岳麓会讲

  孔子一直主张,每一个人均有自己的长处,善于向他人学习是本人成长的条件。他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礼记·学记》进一步指出,如果一个人“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所以,中国古代教育家总是要求学者应该相互交流切磋,而达到至真至善的目标。朱熹也认为会讲论辩有助于彰明道理。他说:“讲学以会友,则道益明,取善以辅仁,则德日进。”

  南宋是理学集大成阶段,要完成“集大成”这一个重要使命,理学家需要进一步形成知识与价值的共识。朱熹、张栻的岳麓书院会讲就是朝着这一目标努力的活动。这种会讲形态在程序上需要几个主要步骤:倾听—切磋—共识。这里以朱熹、张栻的岳麓书院会讲这一典型例子,作一简要分析。

  (一)倾听

  南宋乾道初年,朱熹、张栻均在思考如何在北宋理学家奠定的学术基础之上,进一步完成理学思想集大成的任务。但是,他们发现彼此的一些学术观点存在差异,他们的弟子往往感到无所适从,故而均感到有“会讲”的必要。朱熹在会讲前的一封书信中就反映出这一点:“胡仁仲所著《知言》一册内呈,其语道极精切,有实用处。……大抵衡山之学,只就日用处操存辨察,本末一致,尤易见功。某近乃觉知如此。非面未易究也。”这封信的意思十分明显,他一方面十分敬佩湖湘学者,对他们的学术思想表示理解和赞赏;另一方面,他也发现自己的思想和湖湘学之间有不合处,感到需要进一步辨析,但因书信交往十分不便,只有通过会讲才能解决问题。朱熹在其《二诗奉酬敬夫赠言并以为别》中说:“昔我抱冰炭,从君识乾坤。始知太极蕴,要妙难名论。谓有宁有迹,谓无复何存?惟应酬酢处,特达见本根。万化自此流,千圣同兹源。”张栻也有相同的想法。他在给朱熹的一封信中写道:“数年来尤思一会见讲论。不知何日得遂也!”

  可见,他们两人均希望倾听对方的学术见解,以化解彼此的差异和分歧,最终达成新的学术建构,形成价值共识。

作者简介

姓名:朱汉民 工作单位:湖南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