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史
“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何以可能 ——以陶行知的生活教育为例
2020年07月06日 09:25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4期 作者:李忠 张慧凝 字号
关键词:陶行知;生活教育;活人与死人;活知识与死知识;活教育与死教育

内容摘要:“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需要以生活教育加以实现,即以解放教育中的人、解放教育活动为条件,以“教学做合一”为方式,以持续“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为结果。

关键词:陶行知;生活教育;活人与死人;活知识与死知识;活教育与死教育

作者简介:

  摘要:“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的重要内涵,更是陶行知的教育梦。所谓“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指通过教师与学生创造性地合作与互动,使教师成为学生崇拜的教师,使学生成为教师崇拜的学生,使师生双方都成为具有生活力、行动力、创造力、情感力并能承担共和国国民职责的人。陶行知之所以提出“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基于当时中国教育的现实问题,即教育与生活脱离、学校与社会隔阂、教师与学生隔膜。教师无视学生的活力,用死的知识、死的方法培养死的学生,其结果不仅使学生与教师由“活”变“死”,而且使教育变为“死教育”,成为中国教育进而成为中国社会发展最为严重的问题。“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需要以生活教育加以实现,即以解放教育中的人、解放教育活动为条件,以“教学做合一”为方式,以持续“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为结果。

  关键词:陶行知;生活教育;活人与死人;活知识与死知识;活教育与死教育

  作者简介:李忠(1972—),男,陕西吴起人,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天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史与教育社会学研究;张慧凝(1994—),女,山东临沂人,天津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教育基本理论研究。

  教师为何而教、学生为何而学,是学校教育首先要考虑的问题。于教师而言,能培养出自己崇拜的学生,无疑是教师的从教梦;对学生而言,跟随自己崇拜的教师学习,是学生的求学梦;对于学校而言,若师生双方通过创造性的互动合作“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学校的办学梦[1](P4-7)。陶行知是怀抱“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梦想并将一生奉献于梦想实现的人。他说,“教师的成功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人。先生之最大快乐,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学生。说得正确些,先生创造学生,学生也创造先生,学生先生合作而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他深信:只要是“活人”,就有创造性,就能开出创造之花,结出创造之果,因为,只有“死人才无意于创造”[1](P4-7)。早在1925年,陶行知在回复马寅初的信中就指出:“大学为创造文化之学府”[2](P194);随后,他撰写一系列文章,对“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做出充分阐释并积极践行①。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历史传统与现实情境中,陶行知提出望人成“活人”的主张,既是对教育传统的挑战,也是对教育现实的鞭笞。探究陶行知“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思想,是教育理论研究的需要,更是教育现实发展的要求。

  一、何谓“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

  所谓“活人”是指具有生活力、行动力、创造力和情感力并能致力于社会改造的人。所谓“彼此崇拜”,是指师生双方认同“活人”之特性并心生向往,在教学活动中互为师生、互相学习、相互创造、共同成长,成为彼此心目中的“活人”。如同夸美纽斯所言:“教师和学生双方都没有烦恼和厌恶,而是双方都引为最大的乐事[3](P7-8)。所谓“创造”是指“由行动而发生思想,由思想产生新价值”[4](P525)的连续活动,即教师的行动具有创造性——能够创造出自己崇拜的学生,学生的行动具有创造性——创造出自己崇拜的教师,教育活动具有创造性——能创造出具有创造力的师生。所谓“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意指师生双方通过创造性的合作与互动,使两者都成为具有生活力、行动力、创造力、情感力并能够投身于社会进化的人。因此,“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的目的是“彼此崇拜之活人”,方法是“创造”,结果是人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共同进化。如果说行动力、创造力、生活力、情感力是“活人”的素质,改造社会、实现社会的民主就是“活人”的规格。

  首先,“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创造出具有生活力的人。生活力是生存与生活的能力,是“活人”的基本标识。“活人”的基本特征:一是自主——做自己、社会和自然界的主人;二是自立——能够自衣自食而非依靠他人;三是自动——自主行动且百折不挠。“活人”就是自主、自立、自动的人。教育的目的就在于培养这种具有生活力的人,“教育应当培植生活力,使学生向上长”[5](P78)。为此,陶行知对“学生”做出新的解读。在他看来,“学”是“主动求学”,不是坐而受教;“生”是生存、生活。因此,“学生”就是学会生存与生活的人。他进而解释道:“学生不应当专读书,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人生之道”就是“人的生存与生活”之道[6](P140)。陶行知为此专做一首白话诗:“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先,都不算好汉。”[7](P184)生活力是“活人”的基础性特征,是人的其他素质或能力的基础。换句话说,只有具备生活力的师生,才可能产生“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的观念。

  其次,“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创造出具有行动能力、能够以行求知的人。所谓“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行动是知识的源头,知识是行动的结果。在陶行知看来,一切知识都源自行动,一切创造都以行动与知识为基础。“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8](P94)。行动不仅是知识之源泉,还是检验知识之标准,只有经得起行动检验的知识才是真知识,“今日之学校是行以求知的地方,有行动的勇气,才有真知之收获,才有创造之可能”[9](P44)。行动是“做”,“做”就是劳力上的劳心,是动手与动脑的结合。在陶行知的视域中,能否实现手脑联动是培养“活人”还是“死人”的界标。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就在于此,“中国教育之通病是教用脑的人不用手,不教用手的人用脑,所以一无所能”,使人成为“死人”。“做”不是无目的、无原则的盲动,而是有特定内涵的行动:“做”是实验,是建设,是生产,是破坏,是奋斗,是发明,是创造,是探寻出路。“做”有如下特征:行动、思想、新价值的产生[10](P662)。换句话说,只有能够产生思想并有新价值的行动才是“做”。因此,以“做”为中心的行动,是“活人”的核心标识。因为,只有具备行动能力、能够以行求知的师生,才可能有“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的行动。

  再次,“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创造出具有创造力的人。在陶行知看来,创造是人的基本特性;只要是活人,便有创造力。这种创造力在儿童身上即有体现,我们加入儿童生活中,便会发现小孩子有力量。他专作《小孩子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一文指出,小孩子“不但有力量,而且有创造力”,“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它能启发儿童的创造力以从事创造工作”。在陶行知看来,创造力是活人的关键性特征,活人与死人的区别,就在于活人具有创造力,人的创造力一旦被压制或束缚,便成为“活死人”。当时中国学校“活死人”多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教师与学生的创造力被压制。而改变这种状况,需要教师与学生共同努力,“成人加入孩子的队伍里去,陪着小孩子一起创造”[11](P537)。在培养学生创造力的过程中提升教师自身的创造力。“吾人认为教育青年,应着重于养成其创造之精神,与开天辟地推进时代之生命力,而不应养成书痴,或旧时代之继承者”[12](P440)。因为,只有具有创造力的师生,才能将“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由观念、行动变为现实。

  又次,“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是创造具有情感力的人。所谓“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感力是人在情感体验中产生的力量。情感力不仅表现为人对自身价值的体验,更表现为人对他人价值的情感体验。陶行知对教师、学生以及教育充满情感。作为教师,要“千教万教教人求真”,要“捧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为了苦孩,甘做骆驼。于人有益,牛马也做”;作为学生,要“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他对学生充满关爱:“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中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13](P34)作为教育活动,要专注于培养“真善美的活人”;他对教育充满期待:“我们深信教育是国家万年根本大计。”[5](P88)如果说,生活力、行动力与创造力侧重对单个个体,情感力则侧重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以及群体与群体间的精神交通。“教师对学生、学生对教师、教师对教师、学生对学生,精神都要融洽,都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14](P43)。正是基于对“活人”情感力的认识,陶行知断言:“我们深信如果全国教师对于儿童教育都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心,必能为我们民族创造一个伟大的新生命。”[5](P88)因此,情感力成为“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必不可少的内容。因为,只有具有情感力的人,才能使“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的观念与行为普遍展开,使人人成为创造之人,使中国成为创造之国。

  最后,“创造出彼此崇拜之活人”的目的在于改造社会。如果说“活人”的素质包括生活力、行动力、创造力与情感力,“活人”的规格就在于创造一个民主的社会,进而在人与社会发展之间形成良性互动而非相互制约。陶行知给民主以高度重视:“民主能给我们和平,永远消除内战之危机。民主好比是政治的盘尼西林,肃清一切中国病。民主又好比精神的维他命,给我们新的力量,来创造一个自由独立进步的新中国和一个富足平等幸福的新世界。”[15](P589)当然,民主不是等来的,更不是被恩赐的。“活人”就是致力于创造民主社会的人,途径则是教育:“在民主不够的时代,民主教育的任务是教人争取民主;到了政治走上民主之路,民主教育的任务是配合整个国家之创造计划,教人依着民主的原则,发挥个人及集体的创造力,为全民造幸福。”[16](P595)陶行知是怀抱这种梦想并将一生奉献于实现这一梦想的人。“余今生之唯一目的在于经由教育而非军事革命创造一民主国家。……余矢志以教育管理为终身事业”[17](P614)。陆定一在悼念陶行知悼词中说:“他有另外一种目的,这个目的,就是唤起人民,自己解放自己。他把人民看作人,而不是看作奴隶与顺民,他主张人民的解放。他又相信人民的力量,人民的智慧。所以他相信人民能够自己解放自己。”[18]

作者简介

姓名:李忠 张慧凝 工作单位:陕西师范大学;天津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