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史
历史构图与方法图景:探寻教育史的本体与写作
2019年06月24日 14:17 来源:《基础教育》2018年第5期 作者:胡君进 字号
关键词:历史构图;方法图景;教育史本体;教育史写作

内容摘要:教育史的本体内涵与写作形态是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这将关系到教育史学自身形象的改变。

关键词:历史构图;方法图景;教育史本体;教育史写作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胡君进,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师资博士后,E-mail:junjinhu@126.com。上海 200234

  内容提要:教育史的本体内涵与写作形态是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这将关系到教育史学自身形象的改变。针对“什么是教育史”,教育史本体的历史构图显现为教育历史事实、教育历史认识和教育历史语言。针对“如何写教育史”,教育史写作的方法图景表现为客观形态的教育史写作、思辨形态的教育史写作和叙述形态的教育史写作。把握住教育史的本体与写作,有利于教育史研究领域的进一步自觉。为此,教育史研究者需要拥有历史哲学的立场和技艺。

  关 键 词:历史构图 方法图景 教育史本体 教育史写作

  中图分类号:G40-09

  文献标识码:A

  教育作为一种人类实践活动,存在着一个客观的发展过程,但已经成为历史的教育活动本身并不能客观地再现,于是就需要教育史研究。这种教育史研究主要以教育理论与实践发展的历史作为研究对象,并总结历史经验和客观规律,从而为解决现实教育问题提供启示与借鉴。[1]而且这种专门化的教育史研究最终以学科的形态进行了自我规定,即作为教育学分支学科的教育史学。这种作为学科形态的教育史学,也已经在人类的学科之林占据了自己的位置。然而,我们也要看到,近三十年多来,虽然教育史学在研究领域的拓展、研究内容的更新和史料的丰富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无论在研究方法和研究范式上,还是教育史观上,都鲜有重大的突破或革新。[2]为何如此?其中的原因固然非常复杂,但一个关键性的原因可能在于教育史学自身的学科本体性问题长期以来并未真正得到自觉而深刻的学术反思,甚至就连“什么是教育史”和“如何写教育史”此类基本问题都尚未得到明确清晰的回答。正是因为缺乏这样的探讨,我们在建构教育史学的范式与取向上就容易迷失方向,这也使得教育史学固然可以实现表面的知识增长与学科积累,但终究难以取得实质性的变革。鉴于此,本文就此从历史构图与方法图景的视角,探讨教育史的本体内涵与写作形态,以寻求建构教育史学的新路径。

  一、“什么是教育史”的历史构图

  什么是教育史?这是教育史学的本体性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教育史学的学科取向与研究范式。而若要准确回答“什么是教育史”这一问题,关键在于弄清“什么是历史”。我们只有明确了“什么是历史”,才可能有效把握“什么是教育史”,两者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然而,单纯意义上的教育史料并不能自行给出教育史的本体,我们脑海中最终形成的教育史本体形象其实是借助思维和想象构造出来的,这就是所谓的“历史构图”。历史构图决定了史料本真无法自行生产理论,理论总归是人的思想的产品。[3]而任何一种历史本体在历史构图中往往呈现为三种形态:事实形态的历史、认识形态的历史和语言形态的历史。事实形态的历史是一种朴素的客观主义历史观,认识形态的历史则是分析与批判的历史观,而语言形态的历史是作为历史话语、历史文本的历史观。[4]62基于此,我们认为“什么是教育史”的历史构图同样可以从历史的事实形态、认识形态、语言形态进行逐一考察。

  (一)教育历史事实

  什么是“历史”?从最一般的意义上说,人类迄今为止所经过的一切都可以称之为历史。在整个西方语系中,“历史”这一概念往往同时包含了两重含义,如法语中的Histoire,英语中的History和德语中的Geschicht,都是既指人类的过去,也指关于人类过去的知识。第一种是人类过去生活的实在过程;第二种则是历史学家根据过去的各种材料用文字写下来的历史,它体现了人类对自己过去生活的一种认识上的努力。用哲学的术语说,前者是“历史的本体”,后者则是“历史的认识”。[5]很显然,我们这里强调的历史事实指的是第一种历史,即作为那个一去不复返的过去本身。从这点看,教育史的本体形态至少可以是作为教育历史事实而存在的,其在一定程度上可看成是人类迄今为止所开展教育实践的全部,是人类过去教育生活的实在过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教育客观存在。而教育史研究者的责任,其实就是真实地描写过去发生的客观教育历史事实。德国历史学家兰克所说的“如实直书”或“让历史事实自己说话”(Facts speak for themselves),就是这种朴素的客观主义理想。在这一理想背后,是一种“人类能够认识历史事实”的朴素信念。根据这一信念,教育史学家应该消灭自我的主观偏好,做到不偏不倚地面对史料,以排除史料之外的知识代表者。这正如巴尔格所言,“历史事实就像是历史本身预先准备好的客观真理的砖料,可以用来修建历史学的真理大厦。而历史学家从第一手资料提取历史现实的事实后,即可直接把它搬到自己的学说中,既不用改变它在历史链条上的位置,也不用涉及它在这个链条上的作用和意义”。[6]因此,基于这种客观主义史学的视角,教育史就可以被看成是那些曾经存在过的客观教育实在,甚至就是那些承载着教育信息的实物载体。例如人类社会中的遗迹遗物、语言文字、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7]而教育史学家开展研究活动时,就理应保持客观性,如实地记录和客观地“复原”教育历史事实。总而言之,教育历史事实是教育史本体的第一种显现形态。

  (二)教育历史认识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历史学家而言,历史学不仅要描述事情是怎样发生的,还要力图说明它为什么会是这样和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发生。[8]这就要求历史学家对历史事件和历史现象作出解释。通过解释,历史才能成为被我们的理解所把握的东西。而且历史上的客观事实与当下发生的现实其实并不一样,当下的现实具有历史事实所不具备的某种在场性质,而历史事实在本质上是不在场的。[4]43可以说,历史事实成了稳定凝固了的现实,而现实则是流动变化着的历史事实。因此,人们只有通过分析、判断、解释乃至想象,才能再现或还原出过去所发生过的事实。历史也不再是独立在场的客观存在,而是成了需要经过主观解释的认识;历史也不再是人们对过去发生事实的客观描述,而是需要经过理性反思的理解。对此,贝克尔指出,“我们必须承认有两种历史:第一种历史是绝对的,不可改变的。不管我们怎么说、怎么做,它就是它。第二种历史是相对的,总是随着知识的增长或精炼而改变。这两种历史或多或少地相互对应,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使这种对应尽可能地准确。”[9]在这里,贝克尔认为除了作为“第一种历史”的历史事实,还存在着作为“第二种历史”的历史认识,即关于历史事实的解释或理解。在这一点上,教育史也不例外。本体意义上的教育历史事实,是已经发生过的教育事件或过程,它永远地消逝在过去的时空中了,在理论上是不可回溯和重现的一维空间,因而将其原模原样地复原是不可能的。而通常我们所理解的教育史,其实是经过作为教育史认识主体的教育史学家重新建构的教育史,我们所获得的只能是历史认识形态的教育史事实。历史认识形态的教育史重新对教育历史事实中所涉及的时间、人物、事件和活动进行了因果关系或意义关系的澄清或解释,也同时对各种关于教育历史事实的认识歧义的发生、实质及根源给出了哲学性分析。因此,这样一种历史认识形态的教育史,总体上体现了人类对自己过去所发生过的教育生活的一种认识上的努力。故而教育史作为消逝了的过去,并不是人们直接面对的教育历史事实本身,它只能是在人们的重新理解和解释中再现,这使得教育史本体自身就带有人类认识的解释性。所以,我们或许可以把教育历史认识看成是教育史本体的第二种显现形态。

作者简介

姓名:胡君进 工作单位: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