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教育家型校长的“立言”之道
2019年12月18日 10:11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年12月18日07版 作者:严华银 季春梅 回俊松 字号
关键词:教育家型校长;教育思想;教育价值观

内容摘要:教育家型校长,又被称之为领航校长,所谓“家”,“家”在何处?所谓“领航”,究竟引“领”什么、“航”向哪里?至关重要的还是教育思想问题。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价值多元、教育转型的特定时期,发挥教育家型校长的领航价值,教育家型校长通过卓越的教育思想凝练和价值引领,推动我国基础教育快速稳步发展,意义十分重大。

关键词:教育家型校长;教育思想;教育价值观

作者简介:

  我们一直把教育家型校长的发展目标定位在“立功立德立言”的高度,且将“立言”作为其发展的至高境界。而在教育家型校长成长与培养的过程中,发展主体和培养主体都会全力关注“如何培育教育家型校长的教育思想?”“如何帮助校长凝练教育思想?”但最无法绕过的问题则是“我们今天究竟需要怎样的教育思想?”

  必须关注教育思想和价值观

  校长、学校、教育的根本问题,一定是教育思想、教育价值观问题。假如我们仍然认可“有什么样的校长,就有什么样的学校”,那么就可以说,有什么样的教育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校长。

  最近几十年间,我们耳闻很多富于创意、十分煽情、乍听极为宏大的教育观点和追求,但联系教育方针确定的培养目标、学校发展的实际以及社会出现的种种问题,就会发现其中的偏执、矛盾和错误。比如片面强调学生单向的“喜欢”,片面强调“儿童立场”,过分强化一己幸福,那教师、学校和教育的立场还有没有、要不要呢?比如一味强调学生的可塑性,否定教育的复杂性,将教师置于退无可退的墙角,将教育和学校的责任增至“无限”,意义何在?比如原本非常正常的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课堂关系,被一句浪漫的文学夸张“让学生站在中央”抢了风头,搞得教师们不知自己该在哪里,该“站”还是“坐”。而且许多年来,学界有一种异常的倾向:只要是为学生讲话,再怎样过分,从来都政治正确,一片叫好并跟风;相反,为教师讲话,响应者、问津者似乎寥寥。我们要么把教育做成了西方教育哲学的跑马场,言必称建构主义,到处必说佐藤学;要么信口开河,把原本属于科学的教育当成充满浪漫想象的“文学”。

  今天,中国教育“高品质学校”建设任重道远,尤其需要成千上万的教育家型校长突破种种误区,努力建构卓越的教育思想,“领航”千千万万学校,“领航”区域教育,“领航”中国教育。

  教育思想不像某些人理解的那样高深莫测,它实际所指就是办学思想,即校长对于教育的理解、见解、理念、观点,包括教育观、课程观、教学观、教师观、学生观等。真正卓越的教育思想,一定是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一般与特殊的统一、坚守与开放的统一;真正优秀的教育思想,一定切近人性、尊重科学、符合规律,一定指向道德、关乎人格、追求情怀并合于教育的本真价值。

  如何建构卓越的教育思想

  崇高道德必须成为教育思想的内核。让“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和“立德树人”的方针、目标和价值观落地,就必须旗帜鲜明、大张旗鼓地弘扬人格与道德、情怀与境界的教育追求。以善良淳厚为本,不断锤炼个性、意志、品格,正确处理好己与人、私与公、个体与群体关系;传承中华传统,见贤思齐,修身齐家,奉献祖国,达成个人价值和民族伟大复兴的统一。200多年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就提出“普林斯顿——为了给国家服务”;百余年前,清华大学提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南开大学提出“允公允能,日新月异”;40余年前,江苏省锡山高中提出“做站直了的中国人”;等等。这些办学目标表达了办学主体对于教育本质的精准理解和把握。如今,将教育思想的内核由过于偏重个体、个性和个人的“小我”追求,转至对家乡、家国、民族之大爱与奉献,达成个人价值与民族复兴相统一的“大爱”情怀,既是时代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更是教育的根本意义和价值所在。而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校长们站位高远、秉持理想、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才可以拨乱反正、扭转乾坤。

  建构教育思想迫切需要校长们思维理性的修炼和提升。教育思想的重要特点是富于个性,是校长在教育教学实践和办学实践中基于对教育的个性化理解而逐渐成熟的办学理想和育人理想。就育人而言,道德、人格、思维、理性、创新、创造都应是其不可或缺的元素。在凝练教育思想的过程中,还需处理好传统与现代、人文与科学、传承与创新、借鉴与坚守、专家引领与自主建构等关系。

  教育思想的成熟,从来伴随实践与反思。教育思想是优秀校长从实践之根生发、长出的教育的参天大树,并最终凝结为思想之花果。这一浩大工程、漫长过程,伴随的是实践主体——校长的不断修剪、打理、矫正和选择,也即经过反思、改进、践行的循环往复,追求最好,走向更好,这是教育家型校长教育思想成熟的必由之路。

  教育思想的表达,从来需要严谨缜密、抓住要害与关键。在近年的校长培养工作中,某些校长教育思想的凝练,表现出经院式、标签化、概念性、文学风倾向,助长了办学和教育教学的浮躁、功利和知行不一。因此,教育家型校长尤其需要通过理性思维,明辨真伪,去粗取精,拨乱反正,最终找到最为科学的表达方式。就教育思想在校园中的呈现而言,育人理念和思想最为根本;就育人文化的呈现而言,校训最为根本,因为校长的训词是对被育对象的严肃训诫和要求,突出呈现这些,就是突出学生主体,就是突出教育本质。目前在一些区域的学校,校园中有“过量”贪多求全的思想和文化表达,常常淹没了发展主体、教育主旨和核心,成效适得其反。

  教育家型校长,又被称之为领航校长,所谓“家”,“家”在何处?所谓“领航”,究竟引“领”什么、“航”向哪里?至关重要的还是教育思想问题。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价值多元、教育转型的特定时期,发挥教育家型校长的领航价值,教育家型校长通过卓越的教育思想凝练和价值引领,推动我国基础教育快速稳步发展,意义十分重大。

  (作者单位:教育部名校长领航工程培养基地、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江苏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严华银 季春梅 回俊松 工作单位:教育部名校长领航工程培养基地、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江苏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