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立德树人”从理念走向实践 2017年课程与教学改革发展的五个关键词
2018年01月10日 14:23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汪瑞林 字号

内容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关键词:树人;实践;理念;教材;素养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这为中国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改革发展指明了努力方向,提供了行动指南。

  2017年,对于中国基础教育而言,是充满正能量、催人向上的一年,也是迈开大步改革创新的一年。这一年里,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从文本解读走向实践探索,高中新课标完成修订呼之欲出;统编三科教材(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正式走进全国各地中小学课堂;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第一次有了国家层面的《指导纲要》;一个包括学校、家庭、社区、社会相关机构组成的大德育体系雏形初现;以单元设计、主题整合为特征的深度学习,让学科教学为培育学生核心素养助力……

  深入分析一下不难发现,这些政策和改革探索的背后,有着共同的目标指向,那就是从单纯重视知识的学习,走向价值观教育;从传统的学科教学走向综合育人、活动育人;从孤立的德育,走向全员育人、全过程育人。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从知识学习走向培养具有完整人格的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由此可见,课程与教学的一系列改革,与十九大精神是高度契合的,也是对“怎样培养人,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一教育价值终极追问的回答。

 

  核心素养

  2017年,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依然是不可回避的热点话题。

  《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报告自2016年9月正式向社会发布,争议之声从未停息,但是这一概念,包括与核心素养相关的理念,却在嘈杂的背景中逐步深入人心。

  有争议是正常的,一点“杂音”都没有反而不正常。争议有利于在理论上廓清认识,在实践上明确方向。谁都不能否定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理念对于推进素质教育、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重要意义。从对知识的关注转向对“人”的关注,这是全球基础教育改革的共同价值追求,也是对教育本质的回归。

  以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指引的课程及教学改革,明确了学生应具有的适应终身发展需求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开启了素质教育的新阶段,也是对《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这一纲领性文件的细化落实。可以说,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理念,将在今后较长一个时期深度影响基础教育的改革走向。

  在过去的一年中,核心素养依然是我们浓墨重彩报道的重点,只是侧重点有所变化——如果说2016年重在进行文本解读,让广大教师校长理解“什么是学生发展核心素养”,那么2017年则是深入探讨核心素养的相关问题,比如:如何开展核心素养的评价?教研员应该具备怎样的核心素养?STEAM教育如何对接核心素养?如何将核心素养融入教与学的过程?各学科如何凝练学科核心素养?等等。同时,我们继续通过“聚焦核心素养·教改先锋”栏目,报道了常州湖塘实验小学、成都盐道街中学、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等学校核心素养理念校本化、将核心素养理念落实到课堂教学中的典型经验,起到了积极的示范引领作用。

  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个富有时代感的新名词,但是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相关理念源远流长。中国近现代以来的许多教育家,他们的教育思想丰富、鲜活,超越时代,为我们今天研究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提供了启示,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我们需要通过“回望教育家”来汲取他们的智慧。课程周刊特约原国家督学成尚荣先生撰文,连续以较大篇幅和重要条位,阐释了陈鹤琴、陶行知、叶圣陶、斯霞、李吉林5位教育家的教育思想与核心素养的内在关联及对于研究核心素养的意义。这组文章视角独到、分析透彻,刊出后在学术界产生很大影响,可谓填补了核心素养研究的一个空白。

  总的来说,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无论理论研究还是实践探索,都处在刚起步的阶段。可以预见的是,凝聚了学科核心素养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新修订的高中各科课程标准,经过千呼万唤,很快将与大众见面,我们将继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

  2017年10月30日,中小学教师期盼已久的《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指导纲要》)正式颁布。这是基础教育课程建设方面的一件大事。

  “综合实践活动”是本世纪初设置的一门课程,是国家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规定的必修课程,与学科课程并列设置,是基础教育课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该课程由地方统筹管理和指导,具体内容以学校开发为主,自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都要开设。

  这样一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设的国家必修课程,何以到今天还要出台这样一个《指导纲要》?原因有二:一是从现实状况看。记者到基层一些学校采访调查,发现“综合实践活动”这门课程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没有教材,也没有专门的教师,很多学校不知道这门课该怎么上,或者将其理解为一般的学生课外活动。再者,因为与升学考试无关,学校不重视,在一些学校已经处于名存实亡的境地。二是从改革育人模式的需要看。当前课程改革要求改变各学科单纯讲授知识的方式和各自为政的状态,强调综合育人、活动育人,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注重引导学生在实践中学习,在探究、服务、制作、体验中学习,分析和解决现实问题,是一个很好的育人载体,但是其重要意义长期以来一直被忽视,其重要作用没有体现出来。

  《指导纲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考虑到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跨学段性质,为便于操作,《指导纲要》在提出总目标的基础上,具体分为价值体认、责任担当、问题解决、创意物化四个方面,突出综合实践活动中的价值体认与践行,并分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分别提出了各学段的目标。

  课程周刊提前策划,在《指导纲要》颁布后,迅速刊发了中国教科院院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田慧生,江苏省教科院研究员成尚荣,天津中学原校长国赫孚等专家的解读文章,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独特育人价值、核心目标及中小学如何践行落实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

  俗话说“喊破嗓子不如干出个样子”,对于基层学校而言,最直接的莫过于给他们一个学习的榜样、借鉴的模板,对于“综合实践活动”这类没有教材、没有指定教学内容、没有专职教师的课程而言,更是如此。教育部教材局副局长申继亮在一次媒体交流会上,就曾拜托相关媒体“多发掘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开展得较好的学校案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