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凝聚“系统教育力”
2017年11月14日 12:3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政涛 文娟 字号

内容摘要:毕竟,一个人的人格养成是成长各个阶段所受教育和所处环境的方方面面的叠加和融合,如果教育不是促进这种叠加和融合,而是割裂和分散,其中的别扭显而易见,从这一点出发,系统育人和系统教育力应该成为新时代教育发展的重要方面。

关键词:教育;育人;系统教育力;教育体制;社会教育

作者简介:

  编者按

  党的十九大报告为中国教育事业赋予了新的使命。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优先发展教育,才能面向新时代、赢得新时代。新使命使教育事业面临艰巨任务: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本文作者围绕“系统育人”和“系统教育力”两个概念,阐发了教育必须符合教育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才能促成人的全面发展的理念,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毕竟,一个人的人格养成是成长各个阶段所受教育和所处环境的方方面面的叠加和融合,如果教育不是促进这种叠加和融合,而是割裂和分散,其中的别扭显而易见,从这一点出发,系统育人和系统教育力应该成为新时代教育发展的重要方面。

 

  “育人”,是所有时代、所有国家的教育始终不变的目标,差异在于“育什么人”和“如何育人”。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称《意见》)明确提出:“系统推进育人方式、办学模式、管理体制、保障机制改革,使各级各类教育更加符合教育规律、更加符合人才成长规律、更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着力培育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系统育人”的概念由此生发,成为指引未来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方向与目标。

  为什么要提出“系统育人”

  “系统育人”概念的提出,直指当下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中存在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各种教育力量相互割裂,无法形成系统合力。

  就教育系统内部而言,尽管一系列改革重点和举措不断出台,尤其是围绕着打破“应试导向”的控制和垄断,根治基于“应试思维”的“痼疾”,真正从“教”走向“育”,改革从课程改革、招生考试、加强德育和其他思想教育、拓展学校各类活动形态,到推动学校整体改革,直至学校教育制度整体结构性改革,实现教育均衡政策等。这些改革虽然各自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相互之间常常存在着种种割裂、矛盾、冲突之处,导致不同领域的教育改革成效相互弥散、彼此消解,无法统整为实现育人目标的“系统力量”。

  即使是单一领域的改革,同样存在着类似现象。例如,就思想政治工作而言,存在三种具体弊端:一是只有某些特定人员关心参与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如班主任、辅导员、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等,导致思政工作缺少专业教师、图书馆工作人员、后勤服务人员,以及校外知名人士、校友等人员的关心和参与,即使他们有所参与,不同主体间的参与和介入也缺乏系统联系,互不相关,没有做到“系统建构”意义上的“全员育人”;二是只在某一特定阶段或时间节点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缺乏对学生从小学生、中学生、本科生到研究生,从入学到毕业每一个“关键期”,包括从每个学期开学到结束,从双休日到寒暑假等,进行持续性、贯穿性、系统性和针对性的思想政治教育,造成学生成长关键期、关键节点的“教育缺位”,不同育人阶段之间缺失系统关联,没有做到“全过程育人”;三是只利用某一特殊载体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如学风建设、诚信教育等,没有把思想政治教育的理念与目标渗透进学生综合测评和奖学金评比、家庭经济困难生资助与勤工助学、学生组织建设与管理、校园文化建设、社会实践等多种育人载体之中,更没有基于思想政治教育目标,实现不同育人载体、育人资源的系统整合,没有做到“全方位育人”。

  更大的瓶颈和困境来自于教育系统的外部,强大的文化传统惯性、社会舆论风气和道德氛围、地方政府政绩考核观等共同形成的不利于驱除“应试崇拜”的社会生态环境,与教育系统内部的改革形成或明或暗的冲突,在持久的拉锯、博弈中消耗着教育改革者的改革热情与动力。为此,要改变“应试问题”这一制约学生身心发展和中国教育发展的最大瓶颈,需要教育内系统、外系统分别清晰自己在强化应试上起了什么实际作用,必须承担何种改变的责任,并在自身作用力和影响力上,既各尽其责,也在育人目标、育人方式上达成共识,协同构建有助于形成相嵌、链接、互补、共生的教育合力的育人体制机制,应试教育的局面才有可能在根本上得到扭转,立德树人的目标才可能得以实现。

  “系统育人”给教育生态带来什么

  “系统育人”在《意见》中的提出,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它以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的结合为基础,朝向于新的教育体制机制生态的构建,并因此带来以下两种显著的变化。

  一是“系统育人”内含“系统眼光”和“系统自觉”。它要求教育决策者、研究者和实践者等承担多种教育责任的主体,以“系统的眼光”,自觉将“德育、智力、体育、美育系统化”“大中小幼等不同学段教育系统化”“普通教育、特殊教育、职业教育系统化”“教育理论与实践系统化”“育德与育心系统化”“课内与课外系统化”“线上线下系统化”等,以“全时空”的方式,实现《意见》中所提出的“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育德与育心相结合、课内与课外相结合、线上线下相结合、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所谓“系统眼光”,同时也是一种衡量标准和评价尺度,它意味着:在育人的意义上,是否成为“育人系统”、构建了何种“育人系统”,以及“育人系统化”的程度与绩效,成为考评或测量教育决策质量、教育研究品质和教育实践成效的标准和尺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