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专业会圈定学生发展疆界吗
2017年09月14日 13:07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杨晓峰 字号

内容摘要:高校教师会在私下里交流:某专业的学生学风很差,某专业的学生纪律很差,某专业的学生态度不好,某专业的学生很懂礼貌,某专业的学生很有思想……钱钟书先生讥讽的“瞧不起”现象,根本原因其实就在这里。

关键词:学生;发展;疆界;钱钟书;学生纪律

作者简介:

  高校教师会在私下里交流:某专业的学生学风很差,某专业的学生纪律很差,某专业的学生态度不好,某专业的学生很懂礼貌,某专业的学生很有思想……钱钟书先生讥讽的“瞧不起”现象,根本原因其实就在这里。

 

  《围城》里有一段广为流传的文字:“在大学里,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外国语文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虽然钱钟书先生在小说中调侃的现象,在当前的大学校园里已经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现,但并没有完全淡出人们的观察视野。和“多米诺骨牌式的瞧不起”有内在联系的另一种现象就是,很多教师通过观察发现,不同专业学生在精神风貌、情感态度、思想思维、言谈举止等方面的整体表现,存在比较显著的差异。

  跳出专业看专业,就会发现,传统观念中的专业价值判断、不同专业的就业情况、不同专业技能人员的薪资差距,对大学生专业认同与专业自豪感具有较大影响。那些因工作领域与社会价值而被视为“高大上”的、因社会经济科技发展急需而具有良好就业前景的、因行业特点而能获取较高工资报酬的专业,会无形中增加学生的专业信心,促进学生对所学专业的热爱,反之则会降低学生的专业认同,甚至导致学生对所学专业的抵制。可以大胆地推测,只要学生专业认同感存在问题,必然会在学风上体现出来。

  靠近专业看专业,就能发现,不同专业对学生思维导向与学习方式要求差异较大。除了人才培养目标中的共同追求之外,不同专业对学生的期望有所不同。人文社科类专业希望学生具有一定的理性思维能力,艺术类专业则关注学生的感性思维发展,理工类专业期望学生养成严谨的思维习惯,语言类专业强调学生要有较灵活的思维特点。相应的,人文社科类专业的学习方式应以大量阅读和独立思考为主,艺术类专业的学习方式应以观察生活与实践创作为主,理工类专业应以科学计算与实验探索与为主,语言类专业应以大量练习与沟通交流为主。这些方面,对学生的基本素质、意志品质、性格特质具有一定的影响。

  深入专业看专业,就会知道,不同专业的知识体系会深刻影响学生情感、态度和价值取向。专业教育的实现途径要经由课程体系,而课程体系的知识总构成,规约了学生的信息接触范围。宽泛地讲,那些大量接触中国古典文化的专业,更容易促使学生形成文质彬彬的形象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际交往方式;那些大量接触西方文化的专业,更容易使学生形成多元的价值判断和推崇个性的表达方式;那些大量接触科学技术前沿知识的专业,更容易使学生形成探究的好奇和对新事物的接纳态度。

  上述三个方面以极其复杂的方式作用于学生群体,导致不同专业学生在教师的感知中形成了悬殊的“刻板印象”。高校教师会在私下里交流:某专业的学生学风很差,某专业的学生纪律很差,某专业的学生态度不好,某专业的学生很懂礼貌,某专业的学生很有思想……钱钟书先生讥讽的“瞧不起”现象,根本原因其实就在这里。在哲学研究领域,人们关注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相互固着现象:狱警尽可以说,自己在监狱里看守了一辈子的犯人,但实际上也可以反过来理解,是犯人将狱警的一辈子锁定在监狱里。大学各种专业最根本的价值,是提升学生综合素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使学生能够将人的本质发展到更高阶段。遗憾的是,对于一些学生来说,并不是自己驾驭了专业,而是专业固化了自己,成为锁定自身素养拓展的疆界。

  一旦把这种“司空见惯”的现象作为严肃的课题进行分析,就会发现,它绝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小问题,而是一个关系到民众认识偏差和高等教育缺陷的大问题。任何专业所支撑的工作与岗位,都是个体服务国家发展、获取生活所需、赢得个人幸福的途径,应该一视同仁地受到平等的尊重。我国古代就存在“士、农、工、商”的差序化行业歧视,有根深蒂固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认识倾向。在功利思想与虚荣心理作用下,历史上的那些歧视与认识在当代社会中以改头换面的新形式出现,影响着人们对“热门”和“冷门”专业的判断。

  如果说,引导民众形成所有行业职业面向的都是普通劳动者的思想,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那么,通过高等教育领域的改革与努力,逐步拆除束缚学生发展的藩篱,则不需要那么长久的时间。

  在当前的高考体制下,部分学生为了能够获得高等教育机会,只好去填报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专业。进入大学后,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很容易出现学习动力不足的问题。虽然高校都有重选专业的安排,但为避免混乱,又设置了种种障碍性条件,导致能够实现专业更换的学生人数较少。也有高校对本科生实施了双学位或第二学位培养制度,但双学位招生对象比较窄,而且须按招生计划执行,第二学位则面向已获本科学位的毕业生。这些制度多是管理本位思想取向下的安排,没有从人的发展角度进行设计。

  在我国人才结构性失衡矛盾不再那么突出、高等教育日益迈向大众化、高校教育资源不断丰富的背景下,如何创新管理制度,在完成国家发展所需的人才培养规划与维护高等学校管理秩序基础上,为学生多元化专业选择创造便利的条件,应该成为高校改革与发展的一个选题。

  与此同时,高校应系统优化人才培养方案,做好专业导论和通识教育,落实好旁听与选课制度,开放各院系教育资源,引导学生淡化专业意识,让学生成为专业的“主人”,为一专多能复合型人才培养营造良好的环境。

 

  (作者杨晓峰,系长江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院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