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让孩子受益无穷
2017年08月11日 07:57 来源:文汇报 作者:宋庆清 胡佳佳 字号

内容摘要:同时,我国也有“社区家长学校”等指导家长如何指导学生学习,但还缺乏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的“家庭学习项目”。

关键词:学习;孩子;家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学习型家庭

作者简介:

  1965年12月,法国教育家保罗·朗格朗 (Paul·Lengrand) 在国际会议上提出“终身教育”概念,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积极倡导下,终身学习理论很快引起各国的重视,并成为一种国际教育思潮。

  1983年,美国教育家丹尼·泰勒(Denny Taylor) 首次提出“家庭读写(family literacy)”概念,表示孩子和家长可以一同学习读写知识。虽然这一共同学习行为很早就出现在了人类历史中,但经过丹尼·泰勒归纳提炼,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家庭读写活动的作用。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门举办了一场以“家庭读写”为主题的国际论坛,重新回顾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家庭读写”理论和实践,同时思考“家庭读写”在不同经济状况、社会和文化背景下对提升家庭教育和加强家庭联系的作用。

  20世纪90年代,将早期教育、小学教育、成人教育以及社区教育联合起来的“家庭读写项目”渐渐在美国和欧洲发展起来。目前,除了最先起步的美国、英国、爱尔兰、马耳他、土耳其等国,比利时、保加利亚、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立陶宛和罗马尼亚也参与其中,同时澳大利亚、巴林、加拿大等也都纷纷出现了这一趋势。

  随着家庭读写项目活动的开展,学习内容的丰富,“家庭读写”不再简单地表示学习读和写的能力,还包括语言、文化、口语表达和社会互动等相关知识和技能。因此,鼓励孩子和家长一同学习的“家庭学习”计划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越来越多国家积极开展“家庭读写”和“家庭学习”项目,努力促进“学习型家庭”建设,而且只有构建起学习型家庭,才可能实现真正的“终身学习”。

  “家庭学习”可以防止孩子日后辍学或学业失败,同时有助于家长的长期发展,影响家庭成员的一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学习型家庭”就是以家庭或社区为载体,鼓励父母、祖父母或监护人重新自主学习并帮助孩子学习。而这里的“家庭”概念较为广泛,既包括家庭和社区,甚至涉及到一切学习活动的范围。而早在40多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家的研究以及一些地区的实践发现,“家庭学习”对家庭和社区都产生了巨大的益处。

  短期来说,“家庭学习”可以直接帮助孩子做好学习准备,防止日后的辍学或学业失败,同时这也可以鼓励家长再学习,实现他们的终身发展。长期来说,它为所有人创造学习机会,这种“学习—再学习”的循环模式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环境,形成家庭学习文化,对家庭成员的一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除了孩子和家长的个人成长,“家庭学习”还有助于实现家庭、学校和社区教育的结合,有利于提高社会凝聚力和促进社区发展。学校教育不再作为唯一的教育形式,家庭和社区给教育注入更加鲜活的生命力。

  “家庭学习项目”鼓励孩子和家庭成员所有的学习活动,支持家庭和社区中所有的学习形式。建立“学习型家庭”的关键是家庭成员有意愿学习和有兴趣发展知识和技能,当然困难家庭的学习活动更需要国家与当地政策的推动。

  20世纪9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开始推动“家庭读写”项目,后来成为“家庭学习”项目。最近的政策简报 《让家庭成员参与读写与学习》,根据实施多年的经验,总结了创建“学习型家庭”所带来的诸多益处,进而鼓励和支持更多政策制定者开发家庭学习项目,以解决困难家庭或社区所面临的识字率和其它教育问题。

  报告还分析了家庭识字和学习活动的价值和益处,提倡将家庭成员的整体学习融入到早期儿童教育、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成人教育或社区教育,并提出五项政策建议:

  1.促进“全体家庭成员”一同来解决读写问题:识字政策和战略应该贯彻整个生命阶段,并涉及到一系列个体和组织。因此,在政策制定时不可只关注儿童的发展,也需重视成人教育问题,鼓励家长或监护人与学龄儿童一起学习。

  2.关注学习环境的营造:学习环境对持续的学习活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处在不良识字环境中学习,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尤其在农村和多语言环境。

  家庭读写项目必须营造一种可以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学习环境,这样才能帮助家长或监护人提升他们自己的能力和自信,以鼓励和促进孩子学习并从中得到乐趣。

  而且,营造良好的学习环境并不单单只是给予易读和有吸引力的书籍、提供信息化技术的工具和媒体资源等,而是要鼓励家庭利用每一个机会来使用和发挥他们的新技能。政府可以为家庭读写项目范围内的公共活动提供资源和支持、派遣阅读指导志愿者等,来实现这一目标。

  3.促进灵活的资金流和部门合作:家庭读写和学习项目的成功一般都要通过政府多个部门的合作,并涉及不同的学习群体 (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和成人教育)。很多项目由于政府各部门责任及工作方法不同,合作无法进行。因此,在项目实施中应该促进灵活的资金流和部门合作。比如那些实施良好的项目,都有一个机构专门负责识字政策,别的机构分别再负责别的政策。

  4.结合其他项目来促进家庭读写和学习:对于那些极端贫穷又有消极学校体验的家庭,让他们参与并持续参加家庭读写项目会非常困难。此时,关注参与家庭的需求,展示文化和语言的魅力,培养其社区归属感有一定帮助。但是,实践也发现,与社区、政府项目和家庭支持服务合作的项目将更能够被困难家庭所接受。因此,负责社区和家庭资助服务的人员应该接受如何帮助困难家庭参与家庭读写项目的培训。同时,也可以将读写、计算和语言学习内容融合在其他的家庭学习支持项目中。

  5.通过家庭读写和学习来打破低教育水平的代际循环:对于困难家庭和社区,家庭读写项目能帮助打破低教育水平和低识字技能的代际循环,并营造学习文化。但为了项目的成功,还需要做到以下的保障:持续的教师培训;机构、教师和家长之间的合作;稳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