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德国高等教育标志性要素被新模式扬弃 英美体系“入侵”
2015年10月23日 08:02 来源:文汇报 作者:姜峰 字号

内容摘要:上个月,本年度英国泰晤士全球高校排名榜出炉,德国高校位次大幅提升——有20所高校跻身全球高校200强,37所进入全球800强。国际高教界认为,德国高校的整体“崛起”与近年来的改革密不可分。

关键词:德国高等教育;德国高校;国际高教;全国高校排名榜;教育全球化;精英大学计划

作者简介:

 

  上个月,本年度英国泰晤士全球高校排名榜出炉,德国高校位次大幅提升——有20所高校跻身全球高校200强,37所进入全球800强。国际高教界认为,德国高校的整体“崛起”与近年来的改革密不可分。

  世纪之交,教育全球化的大潮强烈冲击着德国整个教育体系,高等教育因其与经济和社会的密切关联而首当其冲,效益至上和减少国家干预的新自由主义理念逐渐占据主导方向,由经济界和政府推动的改革自上而下、由外及内展开,在政府与高校的讨价还价中演进。

  一些代表德国高教传统的标志性要素被新的模式扬弃,而另一些不被本国传统制度接受的外来体系不仅进入德国,而且“喧宾夺主”,替代了原有结构。通常被国际上认为趋于保守的德国高等教育体系在过去近20年中经历了深刻变革,尤其是过去10年多里,在经历了转变的“阵痛”后,开始展现出新的格局。

  概而论之,这场变革如今的势头虽已减弱,但有些改革仍在运行之中,主要发生在高校管理、教学和科研三个领域。其中,高校管理改革的本质特征是简政放权,变政府直接管理为间接管理,赋予高校自我治理的规划、财务和人事权力,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益;教学和科研体制改革则分别围绕“博洛尼亚进程”与“精英大学计划”(或叫“卓越大学建设计划”)进行,以应对欧洲化和全球化冲击,提升德国高等教育的国际竞争实力,适应国家与经济对人才的需求,提高办学效益。梳理当前德国高教改革的走势,可以看出其基本轮廓,有利于我们进一步探索和把握其整体面貌。

  1 改革的前奏:政界、经济界和教育界达成整体共识

  1982年10月1日是新自由主义思潮入主德国政坛具有标志性的日子。这一天,刚刚当选总理的科尔宣布了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的执政理念:“少些国家,多些市场”。这意味着,一切公共的政策和措施都要接受效益标准的检验,高等教育也在这样的趋势下逐步被拉出了象牙塔,接受社会的评判。

  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大学受到来自各方的批评,被认定已经身患“重病”:大学管理无力、经费短缺、设备老化、教学内容陈旧、学术活动缺乏学科协同迂腐僵化,与快速发展变化中的经济和社会实际脱节;学制庸长无序,毕业学生年龄过大,缺乏活力和创造性,学位与国际通行体系不兼容,形成国际竞争力的制度性障碍,在英美高校强烈的竞争中丧失了传统的国际学术区位优势。

  曾担任过政府教育行政高官的爱尔福特大学校长格劳次在其《芯已腐烂?》(1996年)一书中强烈批评了大学面临的严峻问题,认为高等教育改革已迫在眉睫。此书引起德国朝野广泛共鸣,时任联邦总统赫尔佐克更是以促进改革为己任,要求全国“动起来!”,政府应该为教育松绑,“还教育以自由”,高校则要转变理念,弘扬起独立和创新精神,做“事业精英”和“责任精英”,而不仅仅是在排名榜上争高低。

  政府层面自上而下向高校施加改革压力,时任外交部长金克尔和联邦教育部长吕特格斯联手呼吁,拯救陷于危机的德国高校,恢复德国作为国际高等教育区位优势的传统。经济界则竭力助推改革,从外部向教育施压,几乎所有经济组织都参与到教育改革的大讨论中,纷纷发布自己的教育改革声明,并借鉴OECD推出各项教育评估,鞭策“平庸的”德国教育,要求教育为德国经济增长做出切实贡献。

  德国的高校在压力面前,由被动跟进,转而在跟进中因势利导,承担起改革的责任。高校要求政府加大经费投入,简化行政管理,改善办学的政策环境和条件,高校校长会议在时任主席埃里克森领导下成了高教改革的核心智库,出台了一系列高校管理、教学和科研改革的建议和决议,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及多数高校的尊重。世纪交替之际,高校改革已形成德国全国各方的整体共识。

  2 改革的主线:管理、教学和科研三大领域

  可以从管理、教学和科研三个方面梳理世纪之交以来的德国高等教育改革。这三个方面,又可以分别以三项工程为例具体简析:设立高校管理委员会;推广博洛尼亚进程;实施高校精英计划。

  改革前,德国高教管理面临的焦点问题是政府和高校作为两个核心行为者互动“失灵”,导致资源配置失衡,效益不高:一方面,政府部门对高校的管理过多过细,严重束缚了高校的自主能动发展,另一方面,高校领导传统上由各院系主任和教授内部选举产生,甚至轮流坐庄,其学术能力强、学术声望高,但常常管理能力弱,无法应对大学作为“现代大型学术企业”面临的纷繁管理难题。

  为消除两方面带来的管理弊端,德国政府借鉴美国高校董事会的管理机制,于1998年修改联邦高教法,在高校设立管理委员会,把政府的国家战略、社会的管理经验和高校的管理实际结合在一起,形成新的、融合各方智慧和述求的管理联合体,使高校的发展目标、战略和措施更符合社会经济发展的整体国家利益。

  从结构上看,各高校管理委员会成员半数以上是大学以外的政府部门代表、社会名流和企业精英,另一半或不到一半的成员来自相关学校内部,企业代表往往占主要地位。从职权上看,管理委员会负责选任大学校长、审批学校的战略规划、在政府下拨的整体预算内(通常三年为一周期,以确保高校自我规划的确定性)审批校级年度预算和教授席位的增设或撤销、以及审批新设或撤销专业等事关学校发展的重大事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