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前沿
学习科学将给教育带来什么
2014年03月10日 11:15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4-03-10 作者:唐景莉 裴新宁 等 字号

内容摘要:学习科学作为一个学科,在越来越多的大学中得到了承认和重视,其成果不但成为世界学术积累的一部分,也开始逐渐影响包括大学教学在内的现实的教育教学改革。

关键词:学习科学;教育;教学改革

作者简介:

 

  学习科学国际大会3月1日至6日在上海举行。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学习科学中心项目主任、协调委员会主席林姒祥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教育研究与创新中心(CERI)主任Dirk van Damme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巴黎总部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与学习处处长Mmantsetsa Marope

  学习可能发生在一个人一生的任何时段和任何地点,人类对自身学习的研究还远远不够。作为解决教育现实问题、探索人类自身本质的一个新兴的交叉领域,学习科学已经快速发展了三十多年。到今天,我们或许可以说,学习科学作为一个学科,在越来越多的大学中得到了承认和重视,其成果不但成为世界学术积累的一部分,也开始逐渐影响包括大学教学在内的现实的教育教学改革。

  3月1日至6日,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香港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联合举办学习科学国际大会。会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与学习处处长Mmantsetsa Marope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教育研究与创新中心(CERI)主任Dirk van Damme,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学习科学中心项目主任、协调委员会主席林姒祥(Soo-Siang Lim)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知道如何学习,是这个世纪最重要的教育成果

  记者:我们很想知道,UNESCO、OECD和NSF为何如此热切关注学习科学?

  Mmantsetsa Marope:学习居于UNESCO之使命和职责的中心地位。21世纪的特征是持续的、迅速的和无法预计的变化,知道如何学习是这个世纪最重要的教育成果。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集体而言,学习都是适应力之源。在文献记录较多的教育之于发展的收益中,学习是真正产生影响的因素。无论对于个人还是集体,有效学习机会的不平等会转化为发展机会的不平等。证据显示,不平等状况严重的情境易产生社会分裂、政治不稳定甚至冲突。

  但是,教育系统在促进学习方面的低效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学习危机。学习科学研究正在积累有关学习如何发生的有效证据,并基于此探索如何最好地促进学习。这正是UNESCO的关切所在:连通基于知识的研究与教育政策和实践,应对全球学习危机。

  林姒祥:NSF认为,我们迫切需要增加关于人类学习的基本知识,这些知识将给科学领域和社会领域带来广泛影响。关于人类学习的知识不仅可以改变我们学与教的方式,而且人脑对持续变化的环境做出响应所表现出的实时学习的强大能力,激发并铺垫了技术创新之路。尽管众多学科都将学习作为探究的重要主题,但所呈现的相关知识是片断零散的,难以体现学习的复杂性。基金会2003年起设计与建立学习科学中心项目,就是为了把来自不同学科的专家团队集中在一起,对有关学习的核心问题展开研究。

  Dirk van Damme:是的。尽管20世纪进程中关于人类学习研究的很多方面已取得进展,如行为主义、德国的格式塔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建构主义等,但是,大脑研究和神经科学、学习的社会基础、人工智能和信息科学的发展所带来的新研究、新方法,特别是跨学科协同的工作极大地扩展了我们的视野,并促生了我们现在所说的学习科学。这将彻底改变我们对人类学习的认知,也将逐渐改变教师和教育实践者的专业知识基础。

  我们试图让OECD成员国关注,高质量的学习研究非常稀缺,这对教育实践的发展与革新而言是一个真正的障碍。比如,从我们在“教与学国际调查项目”(TALIS)的数据中发现,在新教师和老教师之间,几乎不存在教学信念与教学实践的差异。而在其他系统中,新手往往是创新性科学知识的载体。在任何系统中新的知识与从多年的实践中获得的经验知识之间的平衡对于创新非常重要,但在教育系统还不是这样。因此,提高教育的科学依据和加强以证据为基础的教育政策和实践一直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之一。

  成功的学习,基于真正的人际互动

  记者:你们是采用何种机制推进学习科学的发展进程的?取得了哪些重大进展?

  Mmantsetsa Marope:UNESCO日常工作的一个关键部分是支持成员国建立能够有效和公平地促进学习的有效教育系统。通过《学会生存》等划时代的报告和国际面向21世纪教育委员会,UNESCO强调终生学习的重要性。最近的重要行动之一是构建“UNESCO教育系统质量分析框架”,用于分析成员国平等提供优质教育和有效学习机会的能力方面有哪些限制,并引导制定相应的政策。

  Dirk van Damme:我所在的OECD教育研究与创新中心成立于1968年,我们有一个旗舰项目叫作“创新学习环境”(ILE),旨在研究让学习者能更好地学习的条件和动力。该项目第一阶段(2008-2010年)的研究成果形成了一本非常重要也非常有影响力的书——《学习的本质》。第二阶段的研究重点是在所有参与国中寻找大规模的创新案例,并从学习科学角度分析这些案例的创新潜力。

  我们试图弄清学习科学的意义,从而改进教学的专业知识基础、重塑“优质教学”观念,并将最新的研究证据整合到各国教育改革的实际工作中去。例如,学习科学已显著证明,特别是对儿童而言,成功的学习基于真正的人际互动。眼睛凝视、面部表情、同理心和同情心都塑造“社会—情感”境脉。类似这样的新的学习研究正在改变我们对于教学以及培养未来教师的方式的思考。另外,语言是一个敏感的教育问题,对构建民族和文化认同有着重要作用,因此语言学习也是新的学习研究中最突出的领域之一。

  林姒祥:NSF从2003年起,已连续10年每年提供500万美元的经费,支持“学习科学中心”的建设,并为其提供智力、组织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支持,从而将其建成满足大规模、多领域与整合性研究课题需要的学习科学研究的中心机构。我们现在拥有6个学习科学中心,即“正式与非正式环境中的学习研究中心”、“教育、科学与技术中的学习研究中心”、“匹兹堡学习科学中心”、“视觉语言与视觉学习中心”、“学习的时间动态学研究中心”、“空间智能与学习研究中心”。它们涵盖多样化的主题,包括学习的社会基础、空间智能与学习、学习过程中不同脑区间的交互与动力机制,使用智能教学技术实现强健学习(robust learning)的教学策略、利用大数据产生能用于改善教育实践的实效性知识、视觉语言与视觉学习,以及时间在学习中的重要作用及时间安排问题等。

  这些学习科学中心涵盖了多个学科:生物科学与神经科学,教育、社会、行为与认知科学,数学与物理科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以及工程学。这些中心构成的研究网络已成为凝聚各领域重要的学习科学研究者、建构跨学科学习科学共同体的核心。来自美国和世界的学术、企业及其他公立或私立机构的众多合作伙伴加入了这些学习科学中心。非常重要的是,各学习科学中心丰富的跨学科环境,使其研究生能够接触到多学科研究前沿并受到良好的训练。此外,6个学习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和研究生每年开展跨中心的交流与合作,由此生成了新水平上的协同效应,并增进了各中心的工作效能。

  另外,NSF的教育与人力资源部的很多项目,包括核心研究项目(ECR)、用以改进学习和教学的数据密集型研究(培育具有变革力量的学习与教学方式的创意实验室)等,旨在加强和促进学习科学中心项目与教育研究与实践的连接。

  新兴的学习科学,成为全球共同的努力

  记者:很多关于人是如何学习的成果对教育政策与实践是深有启示的,但真正地检验和把这些成果有效地用于真实世界场景,如课堂、博物馆或家庭,企业中的成人培训或再培训,还要走一段漫长的路。在你们看来,学习科学将有着怎样的未来?

  Dirk van Damme:我们已经对认知技能评估做了很多工作,如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但这只是一部分。在未来的岁月里,学习科学的新研究将更多关注社会和情感方面、学习结果、认知与非认知维度之间的相互作用,比如社会和情感技能的研究就是我们中心的另一个主要领域。

  2012年,我们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密切合作,组织了第一次学习科学国际会议。今年3月在上海召开的国际学习科学大会,将涉及更多的合作伙伴,并超越了经合组织成员国,新兴的学习科学成为全球共同的努力。

  林姒祥:本次大会将通过促进知识网络的发展,更好地支持研究者、政策制定者及教育实践者之间知识与经验的转换,推动针对教育政策与实践中紧迫问题的研究议程。

  当前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正在探索如何最好地依托学习科学中心所搭建的基础,来应对当下和未来教育、技术及人力资源培养领域的挑战。我们将加强跨学科研究与培训,扶持团队工作与研究网络以增进协同,并整合基础研究的成果,促进其向教育、工业及商业领域的应用转化。

  Mmantsetsa Marope:UNESCO将继续运用其聚合力,将知识生产和知识应用与克服教育系统障碍、有效促进学习聚合到一起。UNESCO将领导全球继续努力,运用学习科学来化解全球学习危机,通过平等而有效的学习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链接】

  国际学习科学发展路线图

  1986年

  美国几位心理学家在施乐公司的支持下成立“学习研究所”(IRL)。

  1987年

  第一个直接以“学习科学”命名的研究所“学习科学研究所”(ILS)在美国西北大学成立。

  1991年

  第一本直接以“学习科学”命名的杂志《学习科学杂志》(JLS)出版发行。

  第一个“学习科学”专业博硕士研究生培养项目在美国西北大学设立。

  1992年

  首届“学习科学”国际会议(ICLS)召开;第二届会议于1996年召开,此后每两年召开一次。

  1995年

  首届“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CSCL)国际会议召开。

  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NRC)成立“学习科学发展委员会”。

  1996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学习:内在的财富》报告。

  1997年

  美国斯坦福大学设立“学习科学与技术设计”博硕士研究生培养项目。

  1999年

  《人是如何学习的:大脑、心理、经验与学校》由美国“学习科学发展委员会”发表,本书被誉为学习科学发展历史上第一本“里程碑”式的著作。

  2002年

  国际学习科学协会(ISLS)成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表“脑与学习”项目研究成果《理解脑:迈向新的学习科学》。

  2004年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宣布拨款1亿美金,筹建美国六大学习科学研究中心。

  2006年

  《剑桥学习科学手册》出版,被誉为学习科学发展历史上第二本“里程碑”式的著作。

  2007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表“脑与学习”项目研究成果《理解脑:新的学习科学的诞生》。

  2008年

  美国教育研究协会(AERA)把“教育科学技术特别兴趣小组”更名为“学习科学特别兴趣小组”。

  2010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出版《学习的本质:用研究激发实践》。

  2012年

  《学习科学百科全书》出版。

  “教育创新:将人是如何学习的与教育实践及政策相联结——研究证据与启发意义”国际会议召开。

  2014年

  学习科学国际大会于3月1日至6日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

  (王美 詹艺 整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