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技术学
学习新生态:构建信息化学习力
2020年02月24日 10:30 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1期 作者:沈书生 字号
关键词:教育信息化;学习新生态;学习结构;学习空间

内容摘要:学习新生态,就是在技术融合视域所形成的学习者与学习空间之间的关系的持续重构,其终极目的在于帮助学习者构建信息化学习力。

关键词:教育信息化;学习新生态;学习结构;学习空间

作者简介:

  摘要:学习生态是学习者在学习空间中的基本生存状态,学习空间中的因子的不同组合,可以帮助学习者建立与其能力起点相适应的学习环境,并促进学习者形成面向未来社会的持续适应性。与自然生态相比,学习生态的关键特征在于学习者的认识发生和知识建构,客体变化与认知冲突有助于学习者产生求知的动力,学习空间中的因子组合,可以促进多重干预,并引导学习者不断完成自我调节,可以说学习生态的发展路向就是指向个体成长并促进个体形成社会适应性。新技术的发展过程,总是以提升人的能力为依据,并参考人的行为沿着由外向内的技术发展路线进行演进,现代技术实现了物联物通,延展了学习空间,空间中的因子组合的多样性,使得学习生态实现了从原生态向新生态的转向,并促进了面向“学习结构”的学习样式得以实现,便于学习者的主体决策。因此,学习新生态,就是在技术融合视域所形成的学习者与学习空间之间的关系的持续重构,其终极目的在于帮助学习者构建信息化学习力。

   关键词:学习生态;学习空间;构建学习力;物联物通;技术融合

  作者简介:沈书生(1968-),男,江苏海安人,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信息化、信息化教学设计等研究。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9年度国家一般课题“适应下学习空间支持下的学习范式研究”(项目编号:BCA19008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生态一词的最初出现,是与生物体的生存住所联系在一起的,后来又拓展到了更大范围的生存环境领域。生态被看作是生物体的生存状态,涉及生物体之间、生物体与其所处的环境之间的各种关系。在生态学的研究领域中,生态系统被视作是生物群落与周边环境所组成的功能整体[1],用生态系统的概念来分析生物体的生存状态,主要是为了分析这些生物体与环境之间的均衡性,关注不同要素之间的协调性,以维持系统的稳定与发展。

  教育的发生,与教育相关的要素自然也会建立教育生态。教育生态的稳定性,主要体现在对学习者的学习促进过程中,并通过具体的学习生态体现出来。新兴技术的出现及其对教育系统的干预,都会影响和改变学习的生态,因此,需要理清学习生态的内涵及其价值,并从生态学的视角理解如何构建适应学习需求的现代学习空间,创设利于学习发生的环境,促进学生形成面向未来的学习力。

  一、从教育生态到学习生态:指向人的学习空间

  在教育的研究和实践过程中,以人为主要生物体形式所建立的教育系统创生了不同的教育生态。国内较早地将生态思想应用于教育领域的研究文献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研究者将教育中的生态理解成教育者与教育环境的关系[2],吴鼎福教授认为教育生态学的研究,需要依据生态学的原理,尤其是生态系统、自然平衡与协调进化等原理,研究教育中的现象、成因、趋势等,他从自然、社会及社会规范或价值等方面阐述了教育生态环境的内涵。[3]考虑到教育中的人的发展需要依赖于特定的环境,人与环境之间构成了特定的教育系统,因此研究者们往往选择使用教育生态系统来描述教育这一特殊系统,早期的研究中,对于教育生态的描述,基本上都与教育生态系统相联系。研究者将教育生态系统看作是由教育工作者、学员、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等要素组成的一种社会生态系统[4],而教育生态则关注了这一系统中所存在的各种关系。

  为了理解教育生态的内涵,学者们借鉴生态学的研究术语,试图对教育生态(系统)等相关概念的内涵进行界定,范国睿教授在其早期的研究中,从适应与发展、平衡与失衡、共生与竞争三个方面分析了教育生态中的不同主体及环境要素之间的关系。[5]一些研究在阐述生态的概念时,往往会用到生态平衡的概念,并将生态平衡理解成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将课堂看作一种教育的微观生态环境,并将课堂教学监控看作是教育生态系统中的一种自组织的行为,监控是为了调节。[6]对于教育生态学,有的研究者认为其是一种方法论,以完整的生态系统来看待教育,需要关注其中的各因素及其关联,并主张以动态平衡的观点,实现因素之间的协调。[7]在生态的相关研究中,研究者逐渐将整体性、开放性、动态平衡性、自组织和可持续进化等视作是生态系统的特征。[8]

  学习是教育领域中的特有形式,因此,聚焦于学习生态,关注学习过程中的生态系统形成及其对学习效果的影响,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教育生态研究者重点关注的内容之一。对于学习生态系统,许多研究中将其与学习共同体联系在一起,在描述学习生态时,往往使用学习生态系统的概念来解释学习生态,将生物体拓展为学习共同体,将环境拓展为现实的和虚拟的环境[9-10]。

  体现了联通特点的技术被广泛应用于教育以后,教育工作者开始追求教育的智慧化,并开展了对智慧教育的生态方面的研究。在此过程中,早期关于智慧教育生态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生态环境的建设方面,重点关注终端设备、网络、平台与数据等方面。[11]还有一些研究中强调了智慧教育的生态特性,并用“智慧化”来理解这一生态系统,从多方力量的协同参与来理解生态系统的构建。[12]也有的研究将不同的学习共同体理解成是不同的生态圈,并从线上、线下教育关系的角度来理解教育生态圈。[13]

  祝智庭教授等学者系统梳理了生态的相关概念,并以学习相关者与资源的相互作用关系的角度来阐述学习生态系统的基本内涵,他们将融入了数字物种以后所建立的新的生态称为“智慧学习生态系统”,外化于学习者的生态构建了新的学习空间,学习相关者与空间及其中的资源之间会形成相互作用,体现了“教法—技术—文化”的生态运行本质,有利于促进智慧文明的传承与智慧人才的培养[14],这里所说的数字物种包括在学习过程中出现的工具、所需要的服务、相关的内容等,学习相关者则包括了学习者、教学者、辅助者、专家、管理者等不同的用户群体[15]。

  至此可以发现,生态的思想应用于教育以后,研究者从早期关注具有普遍意义的教育生态,正在逐步聚焦到了关注指向人的成长的学习生态,对于学习生态的理解,也从人与环境的一般关系的描述,逐步过渡到了学习相关者与现代学习空间的关系的研究中,既包括学习者可以直接感知的空间,也包括其间接感知的空间。对于学习生态的理解,也越来越趋向于关注这一生态对于学习发生的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沈书生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