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技术学
张进宝等:AI时代智能教育的目标定位
2018年11月21日 15:20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张进宝 姬凌岩 字号
关键词:人工智能;智能教育;概念内涵;目标定位;实施策略

内容摘要:推动实施智能教育的措施不能仅从高等学校人才培养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必要性角度思考,要从人才培养规格、教育信息化建设、课程与教学改革、教学活动创新、教师专业化发展等方面谋划可行策略,按照统一协调、多措并举的原则,推进智能教育的各项工作。

关键词:人工智能;智能教育;概念内涵;目标定位;实施策略

作者简介:

  原题:是“智能化教育”还是“促进智能发展的教育”——AI时代智能教育的内涵分析与目标定位

  作者简介:张进宝,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北京 100875;姬凌岩,国家行政学院信息技术部副处长。北京 100089

  内容提要:人类已步入人工智能时代,开展全面的智能教育势在必行。然而对于智能教育是“智能化教育”还是“促进智能发展的教育”,当前一些研究者和实践者的认识尚不清晰。人工智能技术为全民智能教育提供了技术基础,但将智能教育定位于以人工智能为内容的教育则过于狭隘。智能教育不完全等同于智能学科的人才培养,也不等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思维教学。智能教育应将促进个体理解与智力发展作为核心价值主张,培养具有计算思维、工程思维、人工智能思维等关键性思维的智能人才,构建包括人工智能核心概念与思想、技术方法与技术实践的智能教育本体知识。推动实施智能教育的措施不能仅从高等学校人才培养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必要性角度思考,要从人才培养规格、教育信息化建设、课程与教学改革、教学活动创新、教师专业化发展等方面谋划可行策略,按照统一协调、多措并举的原则,推进智能教育的各项工作。

  关 键 词:人工智能 智能教育 概念内涵 目标定位 实施策略

  标题注释: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7年度优先关注课题“国内外应用信息技术提高教学质量的成功实践案例研究”(CEHA17068)。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8)02-0014-10

  一、引言

  心理学、计算机科学、教育学领域对于如何提升人的智力与能力的研究与实践,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张晓峰,2002;林崇德等,2004;蔡曙山等,2016)。近些年人工智能成为信息技术的制高点(钟义信,2015),被认为是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引擎(汤敏等,2016),美国先于中国开始做出系统的规划(马玉慧等,2017)。2017年中国政府也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其中保障措施包括了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人民网,2017)。人工智能教育早已有之,但将智能教育推向全民,成为所有人都需要学习的内容,在历史上还是首次,一时成为研究热点。

  《规划》所描述的智能教育包括举办相关的人工智能科普活动、开设人工智能课程、推广编程教育,以及鼓励开发相关软件与游戏等。不难发现,这样的智能教育仅限于信息技术教育范畴。有专家对当前绝大多数企业界与教育界对人工智能教育和智能教育认识混淆的现象进行了分析(李亦菲,2017),一线教育工作者也从实践角度指出中小学开展人工智能启蒙教育必然遭遇诸多挑战(包桂霞,2017),还有研究者通过开展广泛的调查发现编程教育是否应该在小学开设等问题尚无明确的共识(毛澄洁等,2017)。由此可见,研究者和实践者对智能教育概念、目标定位与实施策略并未形成统一认识。

  教育的目的在于使人“变成他自己”,应该把“学习实现自我”放在最优先的地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1996)。教育的目的首先需要满足个人发展的需要,其次才能体现到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虽然世界的技术化在所难免,但是现代人在主动将生活完全交给各种技术加以处理之时,又恐惧自身将被机器统治(文晗,2017)。这足以说明人类对于掌握社会变化趋势有着迫切的需求。

  人类已步入弱人工智能时代,强人工智能也将悄悄来临,开展全面的智能教育势在必行。与多数人在“智能化的教育”和“促进智能发展的教育”中选边站队不同,本文更倾向于整合二者的广义智能教育。其基本指导思想是:通过对长期以来人类教育实践经验与社会发展趋势的深度理解,兼顾个人与社会发展的需要,求得最广泛的认同,构建内涵更为丰富的教育与实践体系,构建多元化的目标体系、内容体系与实施策略,实现受教育者个体智能与社会智能化程度的全面发展。

  二、智能教育的内涵分析

  人类认识与改造社会的过程,也是不断提升自身智力与能力的过程(常艳,2010)。人的智能也体现在学会面对过去、现在和未来。教育肩负着传承人类优秀传统与知识的任务,确保青年人能够适应当下的社会生活,并为他们的未来考虑。当社会发展失去了劳动力成本和资源消耗的优势后,就需要通过要素投入结构的改变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唯一可行的便是更多地向知识、向智力资源要生产力(刘仁,2010)。教育因此被更多地赋予开发智力的重任,这是社会生产力和科技高度发展的必然结果。教育改革也因此更加强调内涵式发展,高等教育应该从注重专业建设、科研工作转向强调育人为主(龚克,2013);基础教育从重视基础设施建设和硬件达标转向重视质量和效益,以实现从高代价发展模式向低代价发展模式的转换(钟作慈,2007)。

  狭义的智能教育定位于“以人工智能为内容的教育”,目的是培养掌握机器智能技术的专业化人才,以满足技术发展需要。广义的智能教育则定位于最终实现个体智能的提升,不仅掌握人工智能等技术,还能初步具备未来工作中实现人机合作的能力。

  1.智能教育与人工智能技术

  从智能科学角度来看,“智能”是个体对客观事物进行合理分析、判断及有目的地行动和有效地处理周围环境事宜的综合能力(杜庆东,2011)。智能学科的基础包括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控制论、信息学、系统论、认知科学、仿生学等内容,其中人工智能是核心(蔡自兴,2017)。但是,人工智能并不能代表智能科学。人工智能着重研究与模拟的是“人类的显性智慧能力”,而对“人类隐形智慧与显性智慧奥秘”的研究则被称为智能科学技术(钟义信,2016)。后者对于人类自身智慧的研究更具普适价值。

  人工智能的现有应用和潜力已经引发了各种担心。由于采用了学习策略和更加高级的算法,不论是AlphaGo还是AlphaGo Zero在围棋比赛方面所取得的惊人成就,让人相信有朝一日人工智能将全面战胜人类智能。牛津大学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和迈克尔·奥斯本(Michael Osborne)称,未来二十年美国几乎一半的就业岗位、印度2/3的岗位以及中国3/4的工作都很可能被计算机取代(Sarah,2016)。业界普遍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升级的速度快于以往任何一次技术革新,正全方位、加速改变着人类生活。包括著名科学家斯蒂芬·威廉·霍金、特斯拉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名人都对人工智能发展可能引发的隐患表示担忧,既有“可能毁灭人类”的远虑,也有“人工智能将与人类抢饭碗”的近忧。实际上,在一些看似简单,但需要直觉、灵感、顿悟和创造性思维的领域,如面孔识别、直觉判断、交感交流、创新思维,人工智能的水平甚至不如一个婴儿(蔡曙山等,2016)。

作者简介

姓名:张进宝 姬凌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