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技术学
黄建锋:碎片化学习策略研究 ——从“碎片”到“整体”的嬗变
2018年04月16日 10:03 来源:《电化教育研究》 作者:黄建锋 字号
关键词:互联网+;碎片化;碎片化学习;教学认识论

内容摘要:碎片化学习是“互联网+”时代学习方式与学习行为的重大变革,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种非正式学习方式,符合当代人学习的价值取向。

关键词:互联网+;碎片化;碎片化学习;教学认识论

作者简介:

  原标题:基于“互联网+”的碎片化学习策略研究

  作者简介:黄建锋(1970- ),男,江苏如皋人,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副教授,主要从事信息技术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E-mail:rgsfjyc@126.com。如皋 226500

  内容提要:碎片化学习是“互联网+”时代学习方式与学习行为的重大变革,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种非正式学习方式,符合当代人学习的价值取向。文章对碎片化学习的内涵作了深入辨析,分析了其外在表征;从“利”与“弊”两个角度指出了碎片化学习是一把“双刃剑”;在新建构主义理论的指导下提出了通过对碎片化知识实施复原、重构、零存整取、众创众筹等策略,可以实现碎片化知识从“碎片”到“整体”的嬗变这一观点;最终指出碎片化知识必须经过理解、吸收、内化,才能真正成为整体性、系统性、关联性的知识。

  关 键 词:互联网+ 碎片化 碎片化学习 整体性 策略

  标题注释: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高等教育重点资助课题“‘互联网+’时代碎片化学习策略研究”(课题编号:B-a/2016/01/21)。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志码]A

  一、引言

  21世纪以来,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移动终端等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着社会飞速发展,人类社会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是一个知识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每天都会面对海量的信息,它们数量庞大、形式多样、传播速度快,涉及人们工作、学习、生活的各个领域,其呈现方式可能为超文本、图形图像、微视频、各种图表或它们的混合形式等。学习者可以通过全覆盖的有线或无线网络,借助智能移动终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进行浏览、学习,这种“短、平、快”的学习方式表现出很强的“碎片化”特征,它就是“互联网+”时代新出现的碎片化学习方式。碎片化学习使得知识、技术更易获取、掌握,学习时间更易控制,学习地点的流动性更强,知识吸收率更高[1]。碎片化学习符合“互联网+”时代人的学习价值取向,深受大众喜爱。但我们也应认识到,碎片化学习的内容表现出很强的不完整性,零散而无序,知识缺乏汇集、过滤、归纳、反馈与创新[2],难以形成完备而系统的知识体系,是一种典型的非正式学习方式。因此,有必要研究如何通过这种浅层的、非正式的碎片化学习方式来获取、建构完整的、系统的、有序的知识体系,从而实现知识从“碎片”到“整体”的嬗变。

  二、碎片化学习概述

  (一)内涵辨析

  目前,关于“碎片化学习”概念的定义尚未有明确的界定,学术界的研究大多停留在对这种现象的描述上。王觅认为,碎片化学习是指学习者利用形式多样的交互媒体、广泛自由的空间、灵活掌控的时间学习零散碎片知识的学习方式,是一种自发的、非正式的学习行为。碎片化学习具有学习内容零散碎片、学习活动非连续性、学习时空不受限制、学习注意力和思维具有跳跃性、学习动机明确等鲜明特征[3]。张克永认为,碎片化即“多元化”,是信息的多元化、获取方式的多元化,碎片化学习是现代人随时、随地、随心所愿,通过智能移动设备对碎片化知识进行分散、片段式的学习,是缄默式提高知识与技能的学习方式[4]。祝智庭认为,学习碎片化起源于信息的碎片化,并进一步导致了知识、时间、空间、媒体、关系、思维、经验的碎片化等[5]。王竹立则从学习类型的角度,将碎片化学习描述为学习者利用碎片化时间、碎片化媒体、碎片化资源等进行的一种非正式学习,他认为碎片化学习是一种日常的、没有明确主题与学科、没有既定计划、有时主动有时被动、知识简单、传递方便、常常带有一定随意性的学习方式[6]。综合以上观点,笔者认为,“碎片化学习”是一种临时性、短暂性的学习方式,是“互联网+”时代学习者借助全覆盖的有线或无线网络以及现代智能移动终端,在任意时间、任意空间,在海量网络学习资源中零散地摄取自己所需知识的一种学习方式。碎片化学习内容浅显缺乏深度、关联性小、分散无序不成系统、学习没有明确导向、学习方式多样、自主性强,与正式学习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性,是一种大众化的、“草根”式的学习方式。

  (二)碎片化学习的表征

  1.生活方式碎片化

  快节奏是现代人生活的基本特征,这种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学习、生活方式导致大量的碎片化时间、空间呈现,如乘车、旅游、运动、睡前等。这些碎片化的时间与空间是随机的,长短大小不一,很难被用来完成某一项完整或系统性的学习任务,但如果累积起这些碎片化时间,其总量是非常庞大的[7]。因此,学习者可以将整体性、系统性的学习任务分解成若干小的知识点,利用这些碎片化的时间、空间,进行片段式微学习(或称短暂性学习)。早在北宋时代,大文学家欧阳修就曾用“三上”,即“马上、枕上、厕上”描述自己是如何运用零散时间进行读书写作的[8],虽然他没有提出碎片化学习的概念,但其做法却是碎片化学习方式的重要体现。2009年2月,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也强调,“我非常希望提倡全民读书,我愿意看到人们坐地铁的时候能够手里拿上一本书”[9],其本质也是提倡人们要进行碎片化学习。

作者简介

姓名:黄建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