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技术学
深度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创新 ——《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2016)解读
2017年03月24日 11:11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任友群 郑旭东 吴旻瑜 字号

内容摘要:《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深度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创新,不仅具有前瞻指引、聚焦落实、面向全局、关注差异的特点,“四个提升”和“四个拓展”的主要任务,也为未来五年教育信息化在提高教育质量、提升教育治理能力、促进教育公平、推进教育现代化和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等方面,提供了针对性高、执行性强的实施蓝图。

关键词: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融合创新;深化应用;战略引导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任友群,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郑旭东,华东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系博士研究生;吴旻瑜,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2016年6月7日,《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正式颁布,这是继2012年3月颁布《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后,教育部再次对教育信息化工作进行的规划部署。规划体现了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对促进教育公平和推进教育现代化的深刻影响,体现了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出现的几个重要转变:一是从教育信息化的“战略部署初步形成”到“战略地位得以确立”的转变;二是教育信息化从基础建设和整合应用向完善建设和融合应用的转变;三是教育信息化从服务于教育自身向服务于中央和国家对社会经济发展整体布局的转变;四是教育信息化从独自探索向国际引领协作的转变。这份《规划》重在深化应用,深度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创新,不仅具有前瞻指引、聚焦落实、面向全局、关注差异的特点,“四个提升”和“四个拓展”的主要任务,也为未来五年教育信息化在提高教育质量、提升教育治理能力、促进教育公平、推进教育现代化和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等方面,提供了针对性高、执行性强的实施蓝图。

  关 键 词:教育信息化 “十三五”规划 融合创新 深化应用 战略引导

  标题注释:2013年度上海市教育科学重大项目(长周期)“现代信息技术对教育教学的重大影响研究”(D1304)。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6)05-0003-07 doi10.3969/j.issn.1009-5195.2016.05.001

  2016年是我国全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开局之年。在《纲要》“推进教育现代化”一章中明确指出要“推动现代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并将以“三通两平台”为标志的“教育信息化”列为“教育现代化重大工程”(中国政府网,2016)。2016年6月7日,教育部正式颁布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教育部,2016),与中央对“十三五”期间教育信息化推进教育现代化、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的战略部署保持高度一致,贯彻落实了刘延东副总理在第二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为我国今后五年的教育信息化在提升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推进教育现代化和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等方面提供了详实蓝图。

  《规划》可以用“巩固成果、深化应用、融合创新”十二字来概括今后五年教育信息化的工作重点。其一,延续巩固已经取得的教育信息化重要成果,持续发挥信息技术在教育教学和管理中的促进作用;其二,强化信息技术在教育中的深度应用,创新探索其在转变教/学模式和人才培养方式中的支撑作用;其三,进一步提升教育信息化的创新融合效能,释放其在促进教育供给侧改革、提高教育信息治理能力和服务国家“互联网+”等战略中的创新活力。另外,《规划》体现了对未来教育信息化乃至教育发展的价值引导,体现了对未来教育信息化在服务教育经济发展中的市场引导,体现了对未来教育信息化在服务教育治理和国际交流中的战略引导。

  一、《规划》出台的背景

  1.“十二五”教育信息化取得巨大成就

  “十二五”以来,国家将教育信息化的地位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党中央、国务院对教育信息化的建设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并出台相关政策文件推进落实教育信息化工作。在国家政策引导与保障下,在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类教育机构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协同合作与共同努力下,我国教育信息化在“十二五”期间发展迅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第一,教育信息化战略地位得以确立(刘延东,2015)。《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具有革命性影响,必须予以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3年)也明确提出“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差距”,随后各部委联合制定和实施了多项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政策,教育信息化建设成为教育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特别是习近平主席2015年致首届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的贺词,为我国教育信息化指明了发展方向,教育信息化上升为国家战略。

  第二,“三通两平台”建设进展迅速,应用成效显著。在“宽带网络校校通”方面,截至2015年9月,全国中小学校(除教学点外)互联网接入率达到85%,81%的农村学校实现互联网接入;在“优质资源班班通”方面,有6.4万个教学点实现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有37%的中小学实现全部班级应用数字教育资源开展教学;在“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方面,师生空间开通数量已达4217万个,420万名教师开展网络教研,327万名教师应用空间开展课堂教学;在“教育资源公共管理平台”方面,访问十多亿次,逐步成为最具规模与影响力的“数字教育资源超市”;在“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方面,基本建成覆盖全国学生、教职工、中小学校舍等管理信息系统和国家级数据中心,建成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全国学生“一人一号”,还建成了覆盖所有高校的考试招生、学籍学历、就业服务等信息平台(刘延东,2015;任友群等,2015)。

  第三,教师信息技术能力普遍提升。教育部从2013年开始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并研究制定了《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标准(试行)》和《中小学校长信息化领导力标准(试行)》;连续几年举办的教育厅局长教育信息化专题培训班,完成了全国县区以上教育厅局长全员培训(赵秀红,2015),有效提升了信息化领导力;至去年5月,全国326万名中小学教师参与“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评选,“晒课”207万堂,通过该活动,教师资源应用和建设能力得以提升;2014年百项教育信息化成果获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表明信息技术对我国教育教学改革发挥了巨大的积极作用(陈琳等,2015)。

  第四,中国教育信息化建设和应用模式的国际地位正在形成。2015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中国政府在青岛共同举办了首届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习近平主席就此次会议发来贺信,大会通过了《青岛宣言》,高度肯定了中国教育信息化的推进模式。国际级的教育信息化会议为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建设发展与国际的协作交流提供了良好契机,拓宽了中国未来与国际社会在教育信息化及相关技术领域的交流合作空间。

  第五,教育信息化产业发展迅速。“互联网+教育”是互联网思维、技术与教育领域的创新性融合,凭借理念、思维、技术、平台和产品的优势,互联网教育企业在中国呈现出爆发性发展的趋势,“互联网+教育”产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对降低教育成本、优化资源配置、改进服务模式、促进教育均衡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据相关研究测算,今后几年的在线教育用户数量将保持15%以上的速度增长,到2017年预计达到1.2亿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733亿元(艾瑞咨询,2014)。

  2.当前教育信息化发展面临的问题

  过去五年,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是在教育信息化的推进过程中,依旧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第一,教育信息化建设的思想认识问题。许多地区的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尚未认清教育信息化发展的国际形势和国家在教育信息化服务社会经济发展中的战略部署;信息化基础设施的“为建而建”现象还存在,数字化资源和设备在教学和管理中的创新应用意识不足;信息化技术在服务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培养创新人才中的认知不足;网络信息和教育基础数据的安全意识不足。

  第二,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与运维问题。宽带资费成本高、运行速度低;中西部偏远地区仍有一些中小学及教学点尚未接入互联网,全国仍有15%的中小学未实现“校校通”;新型信息化教学与管理设备缺乏,老旧设备运维困难,更新资金不到位,淘汰机制不健全。

  第三,优质教育资源建设与共享问题。数字教育资源海量化,但优质教育资源依旧不足;区域间、校际间的优质资源建设标准不统一、共享渠道不畅通、共享机制不健全;资源平台重复建设现象严重;线上教育资源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亟待建立。

  第四,网络教/学空间问题。网络教/学空间虽已初步建立,但缺乏相应标准,应用机制不成熟、功能不完善;教师和学生对网络教/学空间的使用尚未成为常态。

  第五,信息技术对教学模式与学习方式的支撑问题。部分地区信息化教学与学习方式仍停留在初级阶段,单纯用电子白板取代黑板;优秀的信息化教学模式缺乏推广;对信息技术在日常教学中的应用探索有待加深。

  第六,教育信息化治理体系问题。在现有的教育信息化管理体系中,各主体权责不明确、职能边界不清晰、协同不流畅、运行低效,“管办评”杂糅现象还较为严重;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对信息技术安全的统筹领导还有待提升,工作机制有待完善、防护体系有待健全。

  第七,东中西部的发展不均衡问题。东中西部的城乡和校际的教育信息化差距明显,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偏远山区和少数民族聚集区的学校和教学点信息化发展缓慢;相对于国家在西部地区大量的投入支持和政策倾斜,中部地区的教育信息化更是成为发展洼地和盲区。

  第八,建设与应用的保障机制问题。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尚未形成持续长效的教育信息化经费投入机制;优质教育信息技术、资源供需匹配度不高,建设方与需求方缺乏畅通、有效的沟通机制;信息化建设人员队伍的建设与优化机制不健全,教师和管理者的信息素养培训机制不尽完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