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经济学
共同体视域下教育精准扶贫的实践探索与行动逻辑
2020年02月02日 14:12 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9年第4期 作者:谢治菊 字号
关键词:共同体;教育精准扶贫;行动逻辑;平等对话;民主协商

内容摘要:激发被帮扶师生的积极性、培育被帮扶学校的造血功能、构建可持续的帮扶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关键词:共同体;教育精准扶贫;行动逻辑;平等对话;民主协商

作者简介:

  摘要:文章以G中帮扶L中为例,分析共同体视域下教育精准扶贫的实践探索、行动逻辑与可行路径。分析发现,虽然G中和L中精准扶贫共同体的实践样态初步呈现,共同体产生的效益也得到了家长、社会和行政部门的高度认可,但管理制度与激励机制不够完善、优质名师不足且分布不均衡、管理水平仍需提升、教师教研教改能力依然不足等问题制约了扶贫共同体的发展。由此凝练出教育精准扶贫共同体的行动逻辑分别是顶层设计统领思想、政府支撑搭建平台、构建机制保证运行、平等对话实现共赢。为此,激发被帮扶师生的积极性、培育被帮扶学校的造血功能、构建可持续的帮扶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关键词:共同体;教育精准扶贫;行动逻辑;平等对话;民主协商

  作者简介:谢治菊,女,重庆合川人,博士,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公共政策与精准扶贫研究。

  党和国家历来十分重视贫困问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新中国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反贫困的历史。随着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全面脱贫的攻坚战已经开始。在国家扶贫的宏伟事业中,教育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教育对破除贫困人群安于现状、屈从窘境、内化习惯有重要的帮助,而教育短缺则是引发贫困代际传递的罪魁祸首;不仅如此,教育短缺还会导致人力资本不足,而人力资本匮乏以及对人力资本投资的过分轻视是贫困的根源;更重要的是,教育可以给贫困人口创造更多的机会,是确保政治稳定的基础、促进社会繁荣的核心、摆脱长期贫困的关键、切断贫困恶性循环的手段与实现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阶梯。正是由于教育在扶贫中的作用如此重要,与产业扶贫、移民扶贫与项目扶贫相比,教育精准扶贫被认为是最有效、最直接的精准扶贫方式,其在脱贫攻坚中的基础性、先导性、持续性作用不可小觑。基于此,本文拟从共同体理论出发,以G中帮扶L中为个案,对教育精准扶贫的实践探索、行动逻辑与可行路径进行系统的分析。之所以选择“G中帮扶L中”这一案例,原因有三:一是作为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G中和L中所在的Z省无疑是中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Z省的脱贫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的脱贫,因此Z省教育精准脱贫具有示范作用;二是大部分教育精准扶贫关注的是校舍建设与师资培训,该项目从制度建设、教师专业发展、学生成长的角度来帮扶,在师资匮乏、管理薄弱、生源流失的尴尬背后,此种帮扶具有明显的可复制性;三是学校是教育帮扶的主战场,只有学校能够投入到精准扶贫中去,才能真正实现教育脱贫,从而带动贫困地区教育的均衡发展。进一步分析,该项目是G中对L中的点对点精准帮扶,其帮扶的力度、深度和广度较大,帮扶成效显著,案例的典型性可见一斑。

  一、构建共同体:教育精准扶贫的逻辑起点

    所谓教育精准扶贫,有两种理解:一种认为,教育精准扶贫是“扶教育之贫”,即把教育当成扶贫的关键领域之一,扶贫的任务和目标是实现教育领域的脱贫、促进教育的均衡发展;另一种认为,“依靠教育来精准扶贫”,即将教育作为扶贫开发的手段与工具,通过发展教育来带动贫困地区的发展、克服贫困的代际传递。本文所探讨的教育精准扶贫,主要是第一种理解,即“扶教育之贫”。其理论逻辑在于通过改善贫困地区的办学条件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通过教师的专业发展改变贫困地区的教育理念,进而提升贫困地区学生的核心素养,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其核心要素在于通过对贫困地区教育的投入与帮扶,提高当地的教育质量与办学水平,进而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均衡发展。按此理解,教育精准扶贫的对象是贫困地区尤其是连片特困地区的学校、教师与学生,核心内涵是通过精准帮扶改善贫困地区的办学条件、加强教师的专业能力、增强学生的全面发展。

    关于教育精准扶贫的研究,学界的探讨主要集中在政策演变、作用范围、实施困境、机制创新等宏观领域。在政策演变方面,从1994年的《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到2013年的《关于实施教育精准扶贫工程意见》的出台,教育精准扶贫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功能日益拓展,甚至成为国家“五个一批”精准扶贫最重要的手段,为贫困人口实现可持续脱贫提供了重要的保障;在作用范围方面,教育精准扶贫包括小学、中学、职业教育与大学等几个阶段,但职业教育阶段使用最多、成效最明显,因为职业教育是培养技能型人才,是最有效的“造血式”扶贫,最能快速提升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的能力;在实施困境方面,教育精准扶贫理念的非系统性、操作的非规范性、管理的粗放性、主体的缺失性比较明显;在机制创新方面,建议健全教育精准扶贫的法律保障机制、供给侧改革机制、合作协商机制与利益共享机制。可以说,现有研究为本文的分析框架与逻辑思路提供了重要的借鉴,但研究的视域大多是经济学、教育学、社会学与民族学,缺乏政治学、公共管理的理论观照;研究的方法大多是静态描述与质性分析,动态解读与案例分析较少;研究的内容主要是宏观的体制机制与中观的政策实施,鲜有对帮扶双方的行为及心态进行微观分析;研究的空间范围多泛指贫困地区或少数民族地区,对受帮扶学校及其师生的可持续发展关注不够;更重要的是,现有研究忽视了教育精准扶贫需要政府、教育机构、社会和被帮扶对象良性互动的事实,缺乏从共同体的角度来系统思考各参与主体的行为动机与行动逻辑,这对平衡各主体的关系、优化各主体的结构、均衡各主体的利益极其不利,会大大降低帮扶的效果。

作者简介

姓名:谢治菊 工作单位:广州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