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制作研究
2020年10月26日 14:45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张沿沿 顾建军 字号
2020年10月26日 14:45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张沿沿 顾建军
关键词:校园欺凌;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美国

内容摘要: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鲜明的制作特色与积极的价值具体表现为:问题与故事融合,用表征减少认知负荷;保护与预防并举,从根源减少校园欺凌;学习与评价协同,持续引导与规范行为。

关键词:校园欺凌;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美国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沿沿,顾建军,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南京 210097 张沿沿,女,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 顾建军,男,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美国“阻止欺凌”政府网站为学龄儿童提供了一系列反欺凌教学视频。“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在一套连续、系统而实用的动画片中建构了与校园欺凌有关的各种人物形象,在视频的故事情节中传达欺凌的内涵与特征,教会儿童正确区分欺凌,掌握如何有效预防与应对欺凌的策略。教学视频包括“概念理解”“实际应对”与“学习评价”三部分,教学内容由浅入深,逐步实现教学目标。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鲜明的制作特色与积极的价值具体表现为:问题与故事融合,用表征减少认知负荷;保护与预防并举,从根源减少校园欺凌;学习与评价协同,持续引导与规范行为。

  关 键 词:校园欺凌;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美国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资助项目(PAPD)。

  中图分类号:G423.04.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9)06-0083-07

  欺凌是一个严重的社会公共健康问题,[1]对欺凌者、被欺凌者甚至旁观者的心理健康都会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因其多民族、多宗教的文化背景,欺凌问题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成了美国校园的一大隐患。[2]为了改善校园欺凌频发的现象,美国政府、社会各界组织付出了巨大努力。2015年5月15日,美国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校园欺凌数量第一次出现了显著下降。[3]美国“阻止欺凌”网站为反欺凌教育提供了丰富的文字与视频学习资源,极具实用价值,为改善学校氛围和降低欺凌率做出了贡献。

  一、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制作的背景

  2011年3月10日,由时任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主持,美国教育部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主办了“阻止欺凌”白宫会议。会议邀请学生、家长、教师和非营利组织领导人等约150人,讨论了如何共同努力让学校更加安全。会上奥巴马公布了美国“阻止欺凌”网站(https://www.stopbullying.gov/),该网站由美国教育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司法部、国防部、农业部和内政部联合建立。[4]同年9月21日,美国教育部和其他8个联邦机构主办了第二届“阻止欺凌”联邦峰会。[5]为了回应“阻止欺凌”白宫会议和联邦峰会上“只是意识不能阻止欺凌”的提议,2012年4月,美国联邦教育部部长阿恩·邓肯(Arne Duncan)在第三届“阻止欺凌”联邦峰会上宣布“阻止欺凌”网站经过更新并已于2012年3月30日公开使用,旨在鼓励全民采取行动制止和预防欺凌,进一步加强美国公民对校园欺凌的认识,帮助他们学会预防和阻止校园欺凌。[6]

  网站为欺凌涉及的家长、教育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和儿童等不同人群提供了颇具针对性的建议和措施。网站普及了欺凌的定义与相关法律,鼓励家长、教育工作者等成年人及时了解欺凌的特征,正确区分欺凌并告知孩子,察觉孩子是否与欺凌事件有关联并给孩子提供相应的支持。网站建议社区的执法机构、心理健康服务机构、青年组织了解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熟知欺凌,制订反欺凌计划。针对青少年,网站给他们提供了一系列文字和视频宣传资料,向青少年普及欺凌的相关知识与保护预防措施。面对儿童这一特殊群体,教学视频成为主要的教学资源。“阻止欺凌”教学视频以剧情连续的动画片为主要形式,并辅之以小测验,以达到教育效果。视频短小精悍,每集时长1~4分钟。其连续、系统而实用的教学内容已成为美国反欺凌教育的重要学习资源。

  “阻止欺凌”网站希望儿童也能如成年人一样熟知欺凌的含义、了解欺凌的特征、掌握预防欺凌的方法和应对欺凌的策略。考虑到儿童认知能力的有限性,反欺凌知识的传授应当符合儿童的认知特点,而动画视频正是符合儿童认知特点的形式之一[7],可以使儿童理解复杂概念与想法的过程变得更容易[8]。在情境学习理论看来,认知是情境性的活动,是知识与情境之间动态相互作用的过程。[9]学习不可能脱离具体的情境而产生,情境是整个学习中重要而有意义的组成部分。[10]教学视频可以创设情境,能够促进外部情境与内部知识之间的关联。[11]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为儿童创设真实的情境,将复杂的知识简单化、抽象的知识具象化、隐性的知识显性化。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将欺凌情节鲜活地呈现给儿童,希望儿童通过观看、理解教学视频形成对欺凌的感性认识,充分认识校园欺凌,清晰辨别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校园欺凌,进而有效预防与处理校园欺凌。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资源具有易用性,抽象的概念不是直接呈现,而是被镶嵌于视频中,有利于学习者对知识的感知与理解。“阻止欺凌”教学视频以一种容易引起儿童兴趣的形式支持儿童进行自主学习。儿童可以在没有父母陪伴与讲解的情况下观看视频,独立地获取知识。教学视频选题与取材都与学习者生活经验、原有认知贴合,教学视频之间关联性与逻辑性较强,为有意义学习的产生提供了条件。基于实践情境的学习让学习者在解决问题过程中自主构建知识体系、使用知识,使新知识获得心理意义。

  二、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的教学内容

  教学视频分为概念理解、实际应对和学习评价三个部分,三部分内容由浅入深,环环相扣。

  (一)概念理解

  “阻止欺凌”网站在名为“是……那就是欺凌”“操场属于每一个人”的两集视频中明确了校园欺凌的概念,增强了儿童对于校园欺凌的认知。这两集视频说明校园欺凌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打人与挨打,还包括言语攻击、散布谣言、社会排斥等多种行为。概念的引入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儿童在遭受校园欺凌时茫然无知,另一方面也教导孩子有些事情无论是你施加于人,还是别人施加于你都是不对的。

  (二)实际应对

  “实际应对”部分共12集视频,主要是为了告诉儿童当欺凌行为发生时应采取何种恰当的行动,家长、教师和旁观者应该怎么做。具体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教学内容以两个同学被欺凌的事情为主线,被欺凌者分别是小兔子KB和小猪密尔顿(Milton),欺凌者分别是小猫卡桑德拉(Cassandra)、小牛布瑞克(Brick)一伙。KB和密尔顿被欺凌时产生了厌学、自卑、焦虑甚至抑郁等现象,表明了欺凌会对欺凌者产生长期且严重的心理影响。

  第二,与密尔顿遭遇的传统欺凌不同,KB遭遇的欺凌除了传统欺凌外还有网络欺凌,这让儿童认识到网络欺凌是欺凌的一种重要形式。

  第三,故事情节中呈现了被欺凌者的主要特征,有利于儿童了解什么样的儿童容易被欺凌。

  第四,转校生KB和性格内向的密尔顿最终阻止了欺凌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旁观者的帮助,旁观者与他们交朋友,扩大了被欺凌者的朋友圈,有助于儿童认识到旁观者在推动或阻止欺凌行为中的关键作用,明确提高自己的社交能力。

  第五,教师和家长在解决KB和密尔顿的欺凌中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强调了教师、家长等对阻止欺凌的重要性。

  第六,故事中还穿插了第三个已经妥善解决了欺凌的小猴子乔希(Josh)的情节。过去,乔希是布瑞克一伙的欺凌对象,但乔希通过运动成了学校的体育明星并结交了好朋友,获得了布瑞克一伙的尊重,成功远离了欺凌,传达了有强健的体魄也是减少欺凌的有效方法。

  教学内容丰富且全面,涵盖了被欺凌的原因、过程和影响;身为旁观者的同学、教师和父母做了什么;如何从根源上减少欺凌;被欺凌者如何消除了欺凌。通过动画形象的生动演绎,将学生带入具体的情节中,使其感同身受,了解欺凌者、旁观者和被欺凌者的心态,学会理解、尊重与帮助别人。[12]

  (三)学习评价

  第三部分是学习评价,是针对第二部分的测试,每一集教学视频都设计有相应的测试题目,共12套测试题,每套测试题包含4~6个题目。题目围绕视频的故事情节进行设计,以事实判断题、价值判断题、策略选择题、情节探究题与逻辑推理题为主。学习评价题目的设计一是为了检验儿童对于该部分动画内容的理解与掌握程度;二是了解儿童对整个事件的态度与价值观;三是进一步引导儿童应对欺凌。[13]

  事实判断题主要是为了检验具体化欺凌内涵,欺凌特征等信息的有效性以及学生的理解程度;价值判断题是为了了解学生的态度与观点,反映的是学生针对欺凌的价值观;情节探究题考查教学视频中的具体细节,策略选择题让学生综合运用相关知识点来进行解答,据此考查学生是否完整理解、内化了欺凌的相关知识;逻辑推理题则是为了强化学生对于欺凌的整体与深层认知。用题目引导学生思考,进而进行问题解决。

  评价题目的设计符合儿童的话语体系,答案不以绝对的正误为标准,答案解析会立刻反馈给学生包含了相关情感和价值观的信息。如学生回答应该让密尔顿告诉家长和教师自己正在被欺凌,答案反馈为:“我同意。即使布瑞克不再欺负密尔顿,他可能会欺负别的同学。所以,和一个成年人谈论你所知道的欺凌行为总是个正确的做法。成年人能更好地让布瑞克守规矩。你的学校有举报欺凌的规则和政策吗?如果你的学校没有,就跟你的老师或校长谈谈吧,你做的这些或许会起作用。”

  三、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制作的特色及其价值

  教学视频是传递欺凌信息的主要载体,其质量将会直接影响学习效果。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之所以能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关注,与其制作特色及价值密不可分。

  (一)问题与故事融合,用表征减少认知负荷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将问题与故事融合,选择动画这一独特的视觉表征方式来承载故事。利用图像的特点,选择学习者偏爱的接收信息的方式设计教学内容,有利于减少学习者的认知负荷,有益于学习者的理解。

  1.如何表征:动画作为表征工具

  学龄儿童比较年幼,识字与理解能力有限,在资源设计上需要花费较多心思。虽然文字可以阐述复杂的现象与深刻的思想,抽象功能较强,但是纯文字的表征形式较为单一,很难引起学生的兴趣与注意力,这就需要选择更加适合儿童的表征工具。“图像转向”是当今时代在经历的一种有目共睹的转向,这种转向不仅对教育提出了新要求,也为其提供了新手段。图像的一个独特优势在于可以被直接感知,其形式与内在精神均可在感知过程中瞬间习得。[14]以图像化的方式呈现有关欺凌的教学内容,实际上就是对校园欺凌相关知识的视觉表征。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以动画片为表征工具向儿童传递关于欺凌的有关信息,复杂的知识与思维过程在视觉表征之下变得简洁明了。动画以独特的视听艺术和表现形式存在于儿童的生活中,它们能够表现真人实物难以表达的夸张和幻想,鲜艳的色彩与简单清晰的故事也更易受到儿童喜爱。在进行视觉表征时,充分运用视觉技术,丰富教学内容形式,使孩子的学习过程更加轻松且高效。

  2.表征什么:故事情节映射问题

  为了完成教学目标,让学习者掌握欺凌的相关知识,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将知识融合于具体而真实的动画故事情节中。如果不基于真实的情境孤立地教授欺凌的相关知识,学习者应用知识的能力会受到限制,知识很难真正服务于真实世界。故事在沟通方面存在着天然的优势,是人类传达情感、理解世界最有效的方式。[15]在具体的故事情节中将相关知识演绎出来,使学习者更容易接受和掌握知识。而儿童可以通过不同的娱乐过程来学习各种行为,[16]他们可以在观看动画的过程中掌握相关知识。比如关于欺凌的含义,儿童理解起来稍显吃力,与其用文字进行抽象的描述,不如具体形象地让他们看到、体会到。在“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第一部分的概念引入中,第一个和第二个课题即是通过课堂与操场上发生的两个故事来给儿童演示什么叫作欺凌。将欺凌的概念用一种深入浅出的方式传递给儿童,避免了空洞的说教。儿童利用模仿学习这一方式,学习故事中人物之间的交往方式,接受一些交际法则或规则参考,实现了趣味性情景式的学习。

  (二)保护与预防并举,从根源减少校园欺凌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将如何预防欺凌提到了很高的高度,使之与欺凌发生之后的问题解决一样重要,从根源上确保儿童免受欺凌,这是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努力想要达到的目标。所以该教学视频在内容选取上涉及保护与预防两个层面,不只让儿童知道在欺凌发生时如何处理,还要教会他们怎样才能从根源上提前预防欺凌。在保护层面,主要针对如何应对欺凌行为展开教学。在预防层面,主要教学内容是以认知与辨识欺凌的特征来提高学生的防范意识与防范能力。该部分的教学内容包括让儿童认识到欺凌产生的严重后果、学会如何不被欺凌以及遵守规则的必要性等。这有助于儿童形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良好价值观,督促儿童增强自身能力,进而从根源上减少欺凌行为的发生。挪威“阻止欺凌”教育重在防范而不是惩戒。挪威校园欺凌预防项目的实施取得了较好效果,欺凌现象明显减少,挪威也因此成为世界上校园欺凌预防的代表性国家受到各国的关注。[17]防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培养学生的防范意识与防范能力是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防范内容的两个主要方面。

  1.意识层面:清晰认识校园欺凌

  校园欺凌,沉默才是真正的帮凶。对于能够保护孩子的成年人与能够伸出援手阻止欺凌的同学来说,校园欺凌很长时间以来都被仅仅认为是孩子小不懂事的表现。[18]同学与成年人对欺凌的认识不清、概念混乱,导致对欺凌事件视若无睹或默不作声,欺凌事件才会愈演愈烈。[19]作为校园欺凌的直接当事人,如何正确认知校园欺凌非常重要。[20]知道欺凌的含义将有助于儿童采取正确的行动。[21]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应对校园欺凌的主要方法是关注学生的行为和实施制裁,但是这种方法往往是无效的。[22]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并不是以处罚为手段使学生产生畏惧心理来预防欺凌发生,而是通过“表演”让儿童清晰地认识欺凌的概念、欺凌行为的特征与危害,给孩子们提前打好“预防针”,杜绝滋生欺凌的温床。以这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学生的行为,提高学生自觉避免欺凌行为的意识。因为孩子们做这些事情的初衷可能只是为了好玩,并没有想到这会对别人造成严重的伤害。只有当儿童知道什么行为属于欺凌,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校园欺凌才会减少。

  2.能力层面:构建校园欺凌形象

  被欺凌者虽然应当被保护,但其表现出的弱势会不自觉地“吸引”冲突的对立方采用攻击手段。只是单方面遏制欺凌者的攻击性行为,欺凌事件并不能从根本上被消除。[23]所以需要从根本上提升学生的防范能力。在教会儿童保护自己之前,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先构建了校园欺凌的人物形象。人物形象比语言的叙述更能让孩子产生同理心与情感的共鸣。构建的人物形象主要包括两类。一是构建被欺凌者的形象,让孩子知道什么样的孩子容易受欺凌;二是构建不会被欺凌的人物形象,传达如果不被欺凌需要具备什么能力的信息。构建容易遭受欺凌的形象来加强孩子对于被欺凌者的特征的认识,构建的不容易被欺凌的人物形象则会给孩子们以正向的指引,督促其提高自身的防范能力。挪威学者奥维斯(Dan Olweus)比较了欺凌者与被欺凌者的特点,他认为被欺凌者通常体弱、缺乏友谊、自卑、胆怯、沮丧、内向等。[24]这些特征可能是受欺凌的基础,也有一些欺凌受害者可能具有额外的其他特征。[25]不论是家长与教师的保护,还是同学的帮助其实都只是权宜之计,无法从根源上避免被欺负。将容易受欺凌的与不会被欺凌的孩子的特征从教学内容中传递出来,引导孩子通过锻炼身体、提高社交能力、锻炼坚毅的性格来提高自己的防范能力。鼓励孩子不依赖他人保护,通过增强自我防范能力来达到阻止欺凌的目的,让想实施欺凌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比起对欺凌者的惩戒与受欺凌者的心理疏导,这便是防范性的教学内容起到的最可喜的效果。

  (三)学习与评价协同,持续引导与规范行为

  评价是教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它除了是对学生学习成绩的认可,更重要的是对学习者行为的引导,促进学生认知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的不断提高。[26]国外的相关实证研究已经表明,在教育大众化的情境下,学习评价对学生学习体验和行为的影响要远远大于讲授内容的影响。[27]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将学习评价纳入其中,设立疑问促进学习者继续深入探索、思考与提高,在问题与答案中引导与规范学习者的行为,有利于孩子形成正确的是非观,实现全面的发展。

  1.基于理解视角的评价模式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转换评价模式,使其实现从记忆到理解的转变。对于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来说,评价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每一集教学动画结束之后都会呈现相应的测试内容。对于学习者来说,小测试首先是对自己知识掌握水平的一种评价。另外,小测试不以单纯的记忆性知识为评价重点,而是通过对于故事的提问和引导,循循善诱,使学习者在理解的前提下懂得一定的道理,获得一定的能力。关于反欺凌教育,概念的记忆对孩子来说并不足以应对真实生活中复杂的情况。记忆仅仅是处于“知道”的浅层程度,对孩子的影响时间较短且效果不明显。布鲁姆认为“理解”是可以让学生具备通过有效应用、分析、综合、评价来明智、恰当地整理事实和技巧的能力,[28]这与反欺凌教育的观念不谋而合。所以仅仅记忆还不够,没有理解的学习就不是真正的学习。[29]在以理解为标准的评价模式中,不追求所谓的标准答案,而注重学生对于知识的深度理解。正如童话故事所讲的道理也不是单一的一样,反欺凌教育的目的不应该局限于从知识的角度去解读知识,还应鼓励学习者多角度、深层次地思考问题。只有学生深入理解了知识,将知识内化为自己的能力,知识的迁移应用才有可能发生。理解之后的实践应用才应该是“阻止欺凌”教学的最终归宿。学生可以将教学情境与自身建立联系,并举一反三,反欺凌教育才能在实际生活中发挥作用。为了对学生能力有一个持续、全面且公正的评价,评价模式的转变对评价题目的设计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2.侧重建议引导的评价语言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很重视评价语言。语言是评价的最直接方式,也是反映学生真实选择与判断的最佳方式,优化评价语言将会对学生的学习、能力的发展甚至价值观产生积极的影响。近些年,教师与家长推崇积极性评价,认为积极性评价可以培养孩子的自信心、提高孩子学习的兴趣。我们经常听到类似于“你真棒”“对”“做得好”等鼓励性的语言,但是却不知道棒在哪?对在哪?好在哪?这些语言缺乏对学生进一步的引导。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给学生的评价反馈是具体真实的,防止笼统的积极性评价在一味的鼓励中误导学生。评价语言不止会给予孩子积极的鼓励,还让他们直面自己出现的错误,适度评价他们的表现,评价语言富有张力与生命力。这样做既不伤害学生的积极性与自尊心,也不夸大学生的成绩。既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判断,更在适当的时候给出适当的建议让学生知道自己好的程度、原因,引导孩子进一步努力。评价语言鼓励建议并重,将让评价效应实现从短期到长期的转变。

  3.质性评价为主的评价方式

  美国“阻止欺凌”教学视频的评价方式以质性评价为主。传统的评价方式以正误为标准来测量人的学习成绩或者能力。答对了就能得分,答错了就不能得分,最后用分数来量化评估学生掌握知识的程度。这种量化评价强调的更多的是认知形成,但是却忽略了关键的人格形成。将反欺凌学习评价完全按照量化评价的方式进行,不仅无法准确了解学生的知识与能力水平,不能起到促进学生人格发展的作用,反而可能会让学生误解反欺凌的本质,阻碍其正常的人格形成,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了解孩子的人格形成是否完善需要结合质性的评价方式。质性评价的方法越来越被广泛地运用于教学评价之中,其重视过程中的生成价值、强调评价的真实性。[30]对于数学、物理等学科来说,一道题目做错了或许代表学生没有掌握该知识,老师可以通过复习、讲解等方式让学生掌握。但是对于校园欺凌的学习评价来说,则需要回答几个问题。孩子们的错误答案是不是仅仅代表知识点没有掌握?是不是还反映了他们不正确的价值观?这个时候是否需要加以引导与纠正?学生的错误选项或许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这个错误选择可能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不当行为的映射,也可能是将要发生的不当行为的预告。如果老师可以对学生的答案进行质性分析,关注学生个人行为表现的变化与他们的选择的联系,很可能及时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

  参考文献:

  [1]Zablotsky,B.,Bradshaw,C.P.,Anderson,C.,& Law,P.A.The Association between Bullying and the 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J].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and Behavioral Pediatrics,2013,34(1):1-8.

  [2]周京峂.美国:多策略应对校园欺凌[J].上海教育,2017(4C):36-39.

  [3]ED.Gov.New Data Show a Decline in School-based Bullying[EB/OL].(2015-05-15).[2018-06-06].https://www.ed.gov/news/press-releases/new-data-show-decline-school-based-bullying.

  [4]The White House.President and First Lady Call for a United Effort to Address Bullying[EB/OL].(2011-03-10).[2019-03-22].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2011/03/10/president-and-first-lady-call-united-effort-addre ss-bullying.

  [5]ED.Gov.Federal Partners Celebrate Anti-bullying Efforts and Pledge to Continue Work at Second Annual Bullying Prevention Summit[EB/OL].(2011-09-21).[2019-03-22].https://www.ed.gov/news/press-releases/federal-partnerscelebrate-anti-bullying-efforts-and-pledge-continue-work-second-annual-bu llying-prevention-summit.

  [6]ED.Gov.Announcing the New StopBullying.gov [EB/OL].(2012-04-03).[2019-03-22].https://blog.ed.gov/2012/04/ann ouncing-the-new-stopbullying-gov/.

  [7]Ainsworth S.How do Animations Influence Learning[J].Current Perspectives on Cognition,2008:37-67.

  [8]Tversky B,Morrison J B,Betrancourt M.Animation:Can It Facilitat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computer Studies,2002,57(4):247-262.

  [9]张振新,吴庆麟.情境学习理论研究综述[J].心理科学,2005,28(1):125-127.

  [10]姚梅林.从认知到情境:学习范式的变革[J].教育研究,2003(2):60-64.

  [11]褚小婧.意义学习视角下我国翻转课堂的教学视频特点[J].现代教育技术,2016,26(4):87-92.

  [12]Stopbulling.gov.Kid Videos[EB/OL].(2018-06-10)[2018-06-10].https://www.stopbullying.gov/kids/webisodes/index.

  [13]Stopbulling.gov.Kid Videos[EB/OL].(2018-06-20)[2018-06-20].https://www.stopbullying.gov/kids/webisodes/kbs-first-day/index.html.

  [14]吴文涛.传统文化教育应注重视觉表征[N].中国教育报,2016-12-01(6).

  [15]张沿沿,谈语,吴文涛,等.“内容营销”:中国传统文化学习资源开发的策略探析[J].现代远距离教育,2018(2):92-96.

  [16]Oppliger P A,Davis A.Portrayals of Bullying:A Content Analysis of Picture Books for Preschoolers[J].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Journal,2016,44(5):515-526.

  [17]陶建国,王冰.挪威中小学校园欺凌预防项目研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6,38(11):9-14.

  [18]ED.Gov.Bullying Isn't Just "Kids Being Kids" [EB/OL].(2011-03-10).[2018-06-07].https://blog.ed.gov/2011/03/bullyin

  g-summi/.

  [19]李雯.让欺凌远离学生:《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内容解析与实践要点[J].中小学管理,2018(2):26-30.

  [20]冯帮.法国中小学反校园欺凌政策探析[J].比较教育研究,2017,39(10):33-39.

  [21]Rex C,Charlop M H,Spector V.Using Video Modeling as an Anti-bullying Intervention for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J].Journal of Autism & Developmental Disorders,2018(3):1-13.

  [22]Rigby K.Bullying in Schools:Addressing Desires,Not Only Behaviours[J].Educational Psychology Review,2012,24(2):339-348.

  [23]孙时进,施泽艺.校园欺凌的心理因素和治理方法:心理学的视角[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35(2):51-56.

  [24][25]Saracho O N.Bullying Prevention Strategies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J].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Journal,2017,

  (45):453-460.

  [26]刘仁坤,杨亭亭,王丽娜.论现代远程教育多元化的学习评价方式[J].中国电化教育,2012(4):52-57.

  [27]Gavin T.L.Brown,Gerrit H.F.Hirschfeld.Students' Conceptions of Assessment:Links to Outcomes[J].Assessment in Education:Principles,Policy & Practice,2008,15(1):3-17.

  [28]Blooms.Taxonomy of Educational Objectives: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al Goals,Handbook1:Cognitive Domain[M].New York:Longman,Green &.Co,1956:89.

  [29]陈明选,邓喆.教育信息化进程中学习评价的转型——基于理解的视角[J].电化教育研究,2015(10):12-19.

作者简介

姓名:张沿沿 顾建军 工作单位:成都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