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授权型校长对中小学校高层管理团队绩效的影响机制研究 ——基于北京市的调查分析
2020年09月22日 10:12 来源:《教育学报》2019年第3期 作者:仇勇 李飚 王文周 字号
2020年09月22日 10:12
来源:《教育学报》2019年第3期 作者:仇勇 李飚 王文周
关键词:授权型校长;中小学校高管团队;团队绩效;团队反思;容忍失败

内容摘要:为切实落实校长负责制,提升中小学校治理水平,要着力培育授权型校长并塑造恰当的管理氛围以保障授权的有效执行。

关键词:授权型校长;中小学校高管团队;团队绩效;团队反思;容忍失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仇勇,北京工商大学商学院,北京 100048; 李飚,郑州大学商学院,郑州 450001; 王文周,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北京 100875 仇勇(1990- ),男,北京人,北京工商大学商学院讲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组织行为研究,E-mail:qiuyong1010@126.com; 李飚(1988- ),男,河南人,郑州大学商学院讲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 王文周(1975- ),男,河南人,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运营与管理研究,E-mail:wangwenzhou2007@126.com。

  内容提要:在推进校长负责制落实的进程中,集权与分权制度安排的有效性是一项亟待探讨的重要命题。采用成熟量表编制问卷对北京市H区87所中小学校以校长为核心的高层管理团队的719名成员进行调查,实证分析显示:授权型校长对中小学校高层管理团队绩效有积极影响,并且这一效应是通过团队反思的完全中介而产生作用的;容忍失败的氛围会调节授权型校长对团队反思的影响及其中介作用,随着容忍失败程度的提高,授权型校长通过激发团队反思进而促进学校高层管理团队绩效提升的作用会被削弱。为切实落实校长负责制,提升中小学校治理水平,要着力培育授权型校长并塑造恰当的管理氛围以保障授权的有效执行。

  关 键 词:授权型校长;中小学校高管团队;团队绩效;团队反思;容忍失败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是什么让员工沉默不语:中国组织情境下团队断层对员工建言行为影响机理的跨层次研究”(项目编号:18YJC630020);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事件特征如何影响失败学习:基于社会认知神经科学视角的研究”(项目编号:19YJA630082)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0-0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298(2019)03-0113-10

  DOI:10.14082/j.cnki.1673-1298.2019.03.013

  一、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收集研究数据,被试源于北京市H区中小学校以校长为核心的学校高层管理团队,该团队成员通常包括党委书记、副书记、校长、副校长,根据各校的管理实践,也可涵盖主要职能处(部/室)的处长(部长/主任)、各年级的年级长(主任)等学校高层管理成员。由于每所学校的实际情况有差异,具体成员名单由参与调查学校的校长确定。研究人员将问卷送至北京市H区教育委员会的对接负责人手中,由该负责人将问卷发放给中小学校长并与研究人员共同指导学校高层管理团队成员填写。问卷采用信封和档案袋套装,每一套问卷分为两个版本,分别是校长版本(正校长一位)和学校管理团队成员版本(副校长等学校管理团队成员多位)。

  来自H区的99所中小学校的837名高层管理团队成员给予了有效反馈。经过录入和检查筛选后,最终有效样本为87所中小学校高层管理团队的719名成员,样本有效率为87.8%。

  (二)研究工具

  1.授权型领导测评问卷

  研究采用艾哈涅开发的量表[1],并结合国内外的应用情况和翻译—回译的结果进行了调整,共分为4个维度,总计12个题项,典型测量条目如,“他(指学校校长)帮助我理解我的工作对学校整体有效运作的重要性”“很多情况下,他(指学校校长)和我一起做决定”。

  2.团队绩效测评问卷

  研究采用埃德蒙森开发的量表[2],并结合国内外的应用情况和翻译—回译的结果进行了调整,共计4个题项,典型测量条目如,“我们高管团队(指学校领导班子)能够达成目标”。

  3.团队反思测评问卷

  研究采用德勒开发的量表[3],并结合国内外的应用情况和翻译—回译的结果进行了调整,共计4个题项,典型测量条目如,“高管团队成员(指学校领导班子)经常讨论有关工作方法的问题”。

  4.容忍失败测评问卷

  研究采用丹尼尔斯开发的量表[4],并结合在学校情境下的应用以及翻译—回译的结果进行了调整,共计4个题项,研究设计了反向测量,典型测量条目如,“在我们学校,大家都理解失败是成功的必要组成部分”。

  5.控制变量的测算方法

  研究选取团队异质性及团队规模作为控制变量,异质性的评价根据属性特征的差异分别选用Blau值[5]和CV值[6]来测量,团队规模则以学校高管成员数量作为评价依据。

  为了提高研究的精准度,最大限度减少同源偏差对实证模型检验的影响,研究采用了配对调查,即因变量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由校长评价,其余变量则由学校高管团队成员共同评价,各变量均采用6点计分。

  (三)信度、效度与数据聚合检验(略)

  二、研究结果

  (一)描述性统计与相关分析

  中小学校长的授权水平均值为4.65,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标准差为0.32;团队反思的均值为4.68,标准差为0.37,也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学校领导团队对于失败的容忍程度的均值为4.64,标准差为0.40;领导评价的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均值为4.73,标准差为0.63。在变量关系上,授权型领导与团队反思(r=0.665,p<0.001)、团队绩效(r=0.269,p<0.05)显著正相关,团队反思与团队绩效显著正相关(r=0.525,p<0.001),初步支持了主效应,并为分析中介效应提供了参照。

  (二)主效应及中介效应检验

  根据中介效应依次检验法步骤[7],授权型领导对学校高管团队绩效有正向影响(模型4:β=0.27,p<0.05),主效应得到了支持。当团队反思进入回归方程后,授权型领导对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影响由显著变为不显著(模型5:β=-0.12,p>0.05),而团队反思的影响显著(模型5:β=0.61,p<0.001),说明团队反思在授权型领导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过程中起到了完全中介作用。为了更加精准地分析中介效应,研究进一步采用拔靴法重置抽样5000次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模型的总效应量为0.5208,置信区间为[0.0923,0.9493],其中并不包含0,说明授权型领导对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影响显著,而其中直接作用路径的置信区间为[-0.7422,0.2606],其中包含0,说明直接效应路径不显著,而授权型领导通过团队反思的中介进而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间接效应路径置信区间为[0.3921,1.3067],其中并不包含0,这与前面采用依次检验法进行分析的结果一致,说明中介效应成立。

  (三)调节效应及被调节的中介效应检验

  采用拔靴法进行调节效应分析,结果显示,授权型领导和容忍失败对团队反思分别有积极影响(ps<0.001),置信区间不包含0,而两者乘积项的系数为-0.6206,置信区间为[-1.0026,-0.2385],其中并不包含0,说明乘积项的系数显著,调节效应成立。

  为了清晰地呈现容忍失败的调节效应,研究遵从一般建议,选取容忍失败均值上下一个标准差为界,绘制了作用效果图,如图1所示。从图1中可见,总体而言,授权型领导对学校高管团队反思有积极影响,但在容忍失败处于较高水平(均值以上一个标准差)和较低水平(均值以下一个标准差)时,授权型领导对于团队反思的影响过程有差异。具体而言,当团队中对于失败的容忍程度较低时,校长的授权会促进高管团队成员进行反思,而随着团队容忍失败水平的不断提升,这种促进作用反而会被削弱,这样的研究结论值得深入讨论。

  

图1 容忍失败的调节效应示意图

  此外,研究进一步检验了被调节的中介效应,结果显示,在不同的容忍失败水平下,授权型领导通过团队反思的中介作用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效应不同,当团队容忍失败处于较低和中等水平时,间接效应影响路径的置信区间分别为[0.3343,1.3337]和[0.1866,1.0734],其中不包含0,说明中介效应显著,而当容忍失败处于较高水平时,其置信区间为[-0.0269,0.9565],其中包含0,此时中介效应不成立,即容忍失败调节了授权型领导通过团队反思的中介进而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这一过程,被调节的中介效应的置信区间为[-1.3839,-0.2148],其中不包含0,被调节的中介效应成立。

  三、讨论与建议

  实证分析显示中小学校长的授权行为对学校高管团队绩效有积极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是通过团队反思的中介发挥作用的,学校对于失败的容忍程度是该过程作用的边界条件。

  (一)结果讨论

  授权型领导对于中小学校高管团队绩效有积极影响,这样的研究结果与理论预期一致,也支持了在学校框架下应采用分权的形式进行管理的理论假设,授权型校长能够通过给予学校高管团队成员更大的工作自主权和参与决策的机会,激发和唤醒高管团队成员内在的工作动机,减少因集权而带来的程式化和工作意义感的丧失,能够显著提升学校高管团队成员个体和团队集体绩效,进而促进学校整体管理水平的提升和持续改进,保障校长负责制的落地并形成良性循环,最终实现提高学校自主管理能力,完善学校治理结构的目标。在实施校长负责制的过程中,如何建立有效的分权与协同机制,提升中小学校的治理水平一直都是实践中的一项关键症结,也成为阻碍中小学有效实施校长负责制的机制困境。[8]授权型校长有效性的研究结论为进行以校长为核心的学校管理团队的分权设计提供了理论参照。

  从授权型校长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作用机制分析来看,授权型校长对于高管团队绩效的提升是通过团队反思的中介作用来实现的,团队反思作为团队运作过程中的关键环节,在很多研究中均显示其是影响团队结果的重要中介。[9][10][11]学校高层管理团队的反思比一般团队的反思更为难得,也更为重要,因此一把手采用合适的领导行为激发团队成员进行更多的反思,从多角度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与对策,这在工作中的价值逐渐凸显。研究显示团队反思是授权型校长影响学校高管团队绩效的重要传导机制,这揭开了授权型校长影响高管团队绩效作用过程黑箱,也为有效激励高层管理团队进行团队反思提供了一条新路径。

  此外,既往研究指出领导满意度以及任务特征等都是影响授权型领导作用效应的因素[12][13],本研究从容忍失败的角度补充揭示了授权型校长对学校高管团队绩效作用机制的边界条件,是对授权行为研究的一项理论推进。根据这一结论,如果校长实施授权,则要在团队任务执行之初,树立对于失败的正确认识,将权力授予之后,校长要以任务为导向,可以对于任务执行的过程给予较高的自由度,但是要对任务执行的结果进行合理控制,这样才能真正地提升学校治理水平。

  (二)政策建议

  理论和实证研究的结果提示应加强培育授权型校长,塑造恰当的团队氛围以破解中小学校长负责制的机制困境。实践中,诸多学校基于法人治理结构的主体分析并借鉴高等学校办学经验增设了校长办公会等模式以扩大民主决策的参与范围,并将之视为落实校长负责制的重要举措。[14]而在执行中小学校长负责制的过程中,如何平衡和处理校长的权力问题一直是一项政策困境,无法合理进行授权与分权将导致中小学校长负责制无法落到实处,最终亦有可能演化回归为校长集权化管理的处置模式。基于中小学校高层管理团队层面的研究结论显示,授权型校长有利于学校团队绩效的提升,因此在实践过程中加强建立校长团队合作领导模式,清晰地对校长团队中成员的职责进行界定,厘清其对应的权责关系,形成权责分明并相互制约的高效执行网络,能够有效改善传统校长负责制中校长的集权控制问题。校长本人也要转化自身角色,从事无巨细的管理者角色中抽身出来,向把握方向的领导者角色迈进,关注学校高层管理团队成员对于分管任务完成的结果,而对任务实现的过程给予更大的自由度,借鉴国内外已有经验,探索建立学校高层管理团队成员负面行为清单,在清单之外则最大限度地给予分管的管理团队成员授权。与此同时,要建立能够支持这种授权产生积极效果的团队氛围,即明确清晰的分工责任,辅以任务结果导向并对失败进行有效的限定和控制,通过领导者权力的向下分解,最大限度调动团队资源,充分发挥多元分权集体领导模式的优势。此外,由于授权过程对校长本身的胜任特征有较高的要求,因此各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大力推动授权型校长的培育,为中小学校长开展更多的专业管理培训,确保其在教育管理理念、手段和方法上都能够与时俱进,使得中小学校长能够了解分权的意义,掌握授权的方法,全面提升中小学校长的领导力,从而保障在竞争日益激烈、教育环境快速变革和演进的大环境下学校组织效能能够持续提升,教育质量得以持续改进。

  参考文献:

  [1]AHEARNE M,MATHIEU J,RAPP A.To Empower or not to Empower Your Sales Force? An Empirical Examination of the Influence of Leadership Empowerment Behavior on Customer Satisfaction and Performance[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05,90(5):945-955.

  [2]EDMONDSON A C.Psychological Safety and Learning Behavior in Work Teams[J].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1999,44(2):350-383.

  [3]DE DREU C K.Cooperative Outcome Interdependence,Task Reflexivity,and Team Effectiveness:A Motivated Information Processing Perspective[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07,92(3):628-638.

  [4]DANNEELS E.Organizational Antecedents of Second-Order Competences[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08,29(5):519-543.

  [5]刘嘉,许燕.团队异质性研究回顾与展望[J].心理科学进展,2006(4):636-640.

  [6]ALLISON P D.Measures of Inequality[J].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1978,43(6):865-880.

  [7]BARON R M,KENNY D A.The Moderator-Mediator Variable Distinction in Social Psychological Research:Conceptual,Strategic,and Statistical Considerations[J].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1986,51(6):1173-1182.

  [8]王库,林天伦.中小学校长负责制30年:困境与对策[J].教育科学研究,2017(7):44-48.

  [9]林筠,王蒙.交互记忆系统对团队探索式学习和利用式学习的影响:以团队反思为中介[J].管理评论,2014,26(6):143-150,176.

  [10]蔡俊亚,党兴华.交互记忆系统对团队绩效的影响机制研究——基于团队反思的中介效应和团队学习的调节效应[J].预测,2015,34(5):28-33.

  [11]袁庆宏,张华磊,王震,等.研发团队跨界活动对团队创新绩效的“双刃剑”效应——团队反思的中介作用和授权领导的调节作用[J].南开管理评论,2015,18(3):13-23.

  [12]MARTIN S L,LIAO H,CAMPBELL E M.Directive versus Empowering Leadership:A Field Experiment Comparing Impacts on Task Proficiency and Proactivity[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13,56(5):1372-1395.

  [13]FARAJ S,SAMBAMURTHY V.Leadership of Information Systems Development Projects[J].IEEE Transactions on Engineering Management,2006,53(2):238-249.

作者简介

姓名:仇勇 李飚 王文周 工作单位:北京工商大学;郑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