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在线教育带来的挑战及应对策略
2020年03月31日 10:42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2期 作者:付卫东 周洪宇 字号
关键词:疫情;在线教育;教育创新;个性化学习

内容摘要:特提出优化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整合优质在线教育资源和管理平台、健全在线教育法律制度和监管机制等应对策略。

关键词:疫情;在线教育;教育创新;个性化学习

作者简介:

  摘要: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在“停课不停学”背景下,在线教育作为新型的教育方式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但同时也带来巨大的挑战:不同地区和学校之间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存在严重的“苦乐不均”;教师信息技术水平和应变能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线教育对课程资源和平台面临“无米下锅”的境地;居家在线学习家长学生和学校“各吹各调”;家长学生个性化、优质化在线教育需求强烈但“众口难调”;农村小规模学校和城市低阶层子女在线教育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为此,特提出优化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整合优质在线教育资源和管理平台、健全在线教育法律制度和监管机制等应对策略。

  关键词:疫情;在线教育;挑战;应对策略

  作者简介:付卫东(1973—),男,湖北浠水人,华中师范大学信息化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信息化政策、农村教育发展研究;周洪宇(1958—),男,湖北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政策与教育史研究。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各学校的正常开学和课堂教学工作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也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在线教育是运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进行教与学互动的新型教育方式,是教育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线教育是以网络为介质的新型教育形态,创新了教育的组织模式、教学模式、服务模式,构建了数字时代的新型教育生态系统。据权威部门统计,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及用户规模增长迅猛,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4041亿元,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4538亿元;在用户增长上,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到2.61亿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9亿人[1]。但不容忽视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在线教育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严峻挑战,如果得不到及时解决,势必会影响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健康稳定发展和教育现代化宏伟目标的顺利实现。

  一、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在线教育带来的挑战

  (一)在线教育对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要求高,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之间“苦乐不均”

  在线教育包括在线教育学习者、在线教育教学者、在线教育环境、在线教育资源、在线教育平台等。学习者是中心,教学者是关键,课程资源是核心,而平台和环境是基础,五位一体,共同构成在线教育系统。我们在线调查发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不少学校网上授课在软硬件设备、网络环境等方面显得尤为尴尬。网络教学对信息化设备和网络环境更高要求,很多学校设施设备不能支持或适用网络平台,网络的上下行速度不能满足直播方式下的信息化教学需求。并且,我国东中西部差异非常大,西部深度贫困地区农村部分学校的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完全不能适应在线教学的现实需要。例如,西北某地牧民为了解决孩子在线学习网络不畅的问题,只得到处游走上网;四川深度贫困地区部分学生爬上几千米山顶拿着手机上课;西南某地学生在高山山顶帐篷里坚持在线学习;还有中部贫困地区一些学生“爬到房顶上课,坐在田间找信号”。这足以说明新冠肺炎疫情充分暴露了我国教育信息化网络环境的短板所在。

  (二)面对海量的课程资源和五花八门的平台,学校和教师却处于“无米下锅”的尴尬境地

  在线教育的有效开展依赖于在线学习资源,优质的在线学习资源是提高在线教育质量的保证。网络为在线教育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学习资源,如视频、音频、文本、图像、电子书等,其呈现方式更为直观化、形象化和生动化,能对在线学习效果产生直接的影响。而在线学习平台是支持在线学习的软件系统,因此在线学习平台的易用性、稳定性和认知有用性等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在线学习的成效产生影响。我们在线调查发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不少学校在线教育面临的处境尤为尴尬。一方面,学校和教师面对海量的在线教育资源和五花八门的在线平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另一方面,优质适切的在线教育资源和好用管用的平台很少。尽管目前有“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项目、国家精品课程项目和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建设等一批优质的在线教育资源,但其他在线教育资源仍存在良莠不齐、鱼目混珠的问题;众多的学习平台虽然在功能模块上较为完整,但在线学习平台的易用性、交互支持等方面参差不齐,很难满足在线学习者个性化的需求。因此,尽管目前在线教育资源和平台很多,但不少地方的学校和教师仍处于“无米下锅”的尴尬处境。如何保证在线教育资源“用得上,用得好”以及在线平台“好用、管用”是今后我国在线教育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

  (三)在线教育对教师综合素质要求高,但教师信息技术水平和应变能力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知识经济和信息时代,面对爆炸式增长的网络知识和不断更新的数字技术,教师原有的知识能力已经无法满足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求,在线教育要求教师必须具有较高的信息素养、较强的整合能力和具有高度反思性实践能力。然而,我们在线调查发现,不少中小学教师对网络平台中的资源利用较少,运用办公软件制作教学课件、录制教学微视频、编制教学文档的操作和应用还不灵活;运用OFFICE、PS、格式化工厂、绘声绘影等软件对文本、图片、声音、动画等资源进行简单的加工处理能力不足;手机电脑同屏的技术还没有掌握等。以往的教师信息技术能力培训过多地注重教师如何促进信息技术与教学融合,对如何提升教育信息资源处理能力关注不够。并且,部分教师应变能力严重不足,一遇到在线教学的技术故障等突发问题就显得手足无措,严重影响在线教学正常开展。还有,师生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离,是在线教育与其他形态教育的本质区别,这就给在线教育教师远程监控能力带来不小的挑战,如何保证在线教育和其他形态教育相同的教学效果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

  (四)居家在线学习要求家校步调一致,但家校合作显然“各吹各调”

  这场疫情必然会带来教育观念上的改变,一场教学方式、教学思想乃至教育哲学的变革正在发生。在线教育、居家学习尽管代替不了传统课堂教育,但是传统课堂教育在经历了此次主动拥抱在线教育之后,也将发生很多积极的改变,以后居家在线学习将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但家长的信息化素养以及与学校教师协调沟通能力成为居家在线学习的现实难题,数字化时代的家校合作成为在线教育不得不面临的重大挑战。疫情期间,有些学生家长信息素养完全不能适应辅助孩子居家在线学习的需要,每到上课时间就手忙脚乱甚至帮倒忙;有些留守儿童的监护人年龄大,连最基本的电脑和智能手机操作都不会。并且,由于当前学生是伴随信息技术飞速发展成长起来的,完全是“数字土著”一代,习惯生活在数字化环境中,但居家在线学习却给中小学生家长带来了焦虑和不安,在线教育资源良莠不齐、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在线学习时间过长影响视力等等,都是中小学生家长产生焦虑和不安的主要来源。并且,学生家长对网络的认识不深,大部分甚至不知道如何正确引导孩子上网。在这种情况下,拒绝和排斥是学生家长本能的反应。由于智能手机的大规模普及,自制力弱的中小学生在线学习期间利用手机上网功能,很快被吸引到手机游戏、QQ、微信上,这也使得家长对学生在线学习产生很大的顾虑。

  (五)家长学生个性化、优质化在线教育需求强烈,但学校在线教育资源供给却“众口难调”

  进入新时代,我国教育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重要变化,人民日益增长的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和更加多样的教育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教育发展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我国教育面临的主要矛盾。在线教育同样如此,近年来随着我国教育信息化迅猛发展,在线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已经逐步缓解,现阶段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人民群众对公平优质、符合时代潮流的在线教育资源的需求问题。我国中高等收入家庭越来越多,他们对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和更加多样化的在线教育需求日趋强烈,这就给我国在线教育资源供给带来巨大的挑战,需求强烈但学校在线教育资源供给有限,尤其是高质量、个性化的在线教育资源太少,难以满足不同阶层家长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六)农村在线教育迅猛发展,但网络和设备奇缺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根据我们的实地调查,近年来,随着我国教育脱贫攻坚力度的加大,中西部贫困地区在线教育发展日新月异,但农村小规模学校依然是我国在线教育发展的“最后一公里”。2018年我国还有10.14万个这样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占全部农村小学数量的38.52%[3]。这些学校在方便偏远贫困地区学生就近入学进而实现教育公平,促进城乡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加强乡村教育振兴等方面作用不可低估,但由于农村小规模学校教育信息化的基础设施和网络环境投入巨大,而学生生源日趋萎缩甚至消亡,投入产出差异悬殊,直接影响地方政府对农村小规模学校信息化投入的意愿和决心。根据我们对中西部的实地调查,目前农村小规模学校的网络环境和信息化设备仍是农村在线教育发展的短板,如何解决农村小规模学校在线教育发展是当前农村教育信息化面临的最大问题。

  (七)城市在线教育日新月异,但不同阶层子女家庭网络环境和信息化设备“冰火两重天”

  随着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和对教育发展愈加重视,城市学校教育信息化的基础设施、网络环境等日趋完善,但城市不同阶层子女家庭网络环境和信息化设备却存在天壤之别。优势阶层子女不但拥有上千兆的网速,还有笔记本电脑、iPad、智能手机、家庭影院等一流的设备,而有些城市低收入阶层子女和农民工随迁子女最基本的网络环境和上网设备都难以保证,这种城市不同阶层子女之间的数字鸿沟将会越来越大,如何保证城市弱势群体学生的居家在线学习权利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作者简介

姓名:付卫东 周洪宇 工作单位:华中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