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学术影响力评价的是非争议
2020年03月18日 09:25 来源:《教育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阎光才 字号
关键词:学术影响力;评价;科学计量学;同行评议

内容摘要:相对于影响力评价这一政策工具的运用,培植成熟的学术共同体和养成良好的研究伦理与文化、理顺高校内外体制与机制、营造有利于学术发展的环境与氛围是学术影响力评价健康发展的根本所在。

关键词:学术影响力;评价;科学计量学;同行评议

作者简介:

  摘要:学术影响力原本是生发于学术共同体内部的一个自然而然的传播机制,因为社会环境与科学研究本质的变化而逐步扩展为内部影响与外部贡献兼顾。影响力的科学计量分析是顺应大科学时代学术分工细化的产物,但它存在诸多缺陷,以其作为政策工具存在众多争议。把学术影响力评价作为一种政策工具将不仅面临诸多困境,而且还需要对其可能带来的效应做充分的预估和评价。现实之中众多大范围有组织的学术评价仅仅是特定情势中的一种临时性政策手段。合理的学术评价应以围绕研究内容本身的同行评议为主,辅之以更为丰富的定性、定量与案例信息作为证据支撑。相对于影响力评价这一政策工具的运用,培植成熟的学术共同体和养成良好的研究伦理与文化、理顺高校内外体制与机制、营造有利于学术发展的环境与氛围是学术影响力评价健康发展的根本所在。

  关键词:学术影响力;评价;科学计量学;同行评议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7年度面上项目“高水平大学教师的职业压力、学术激情与活力研究”(项目编号:71774055)的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阎光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上海 200062)

  近年来,在科学文献计量学的推波助澜下,学术影响力逐渐成为一个颇受学术界乃至政府相关部门所关注的概念,各种围绕该概念生成的量化指标,例如发表数量、引用率、刊物影响因子、自然指数、高引用指数(H指数)和基本 科 学 指 标 数 据 库(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ESI)各种引用数据等纷纷出笼。基于这些指标的机构、学科与学者影响力、地位与声誉的各种排行进而也广受青睐,它甚至成为政府与高等学校行政机构的重要政策工具,从而在整个学术界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并引发了今天学术界热议的“五唯”问题。如今,审视学术界的整个生态,我们把这种学术影响力定量评价视为一种具有颠覆性意义的基因突变或许并不过分,因为它委实介入了学术生态既有的演化机制与路径,引发了学术组织内部结构与制度变迁,重塑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以及信念与精神追求。然而,对于学术影响力的实质性内涵、指标化的测量结果何以反映其实质,以及如何评价学术影响力等问题值得深入探究。

  一、学术影响力的由来

  学术影响力的英文对应词有“Academic Impact”、“Scholarly Impact”、“Research Impact”等,因为关联的主体或表达的日常语境不同,人们对其所指也存在一些纷乱。譬如,它可能指涉一个机构或学科、一个团队或个体的总体学术成就与贡献,也可能是一家期刊的声誉,或者仅仅指涉一个项目研究甚至一篇论文成果所具有的理论价值与社会贡献。考虑到其他关联主体的成就与声誉往往也需要通过具体的研究成果(如发表论文、专利、技术、产品、人才培养以及其他)来体现,因此,本文姑且把学术影响力理解为“Research Impact”即研究影响力,并 以其为分析的对象,以便于我们直观、具体地把握其内涵。

  回溯人类科学史,在职业科学家群体尚未形成、科学内部尚未出现明晰分工的时代,众多科学巨匠如哥白尼(Copemicus,N.)、伽利略(Galileo,G.)、开普勒(Kempler,J.)、牛顿(Newton,I.)、达尔文(Darwin,C.R.)和爱因斯坦(Einstein,A.)等,以其惊世骇俗的发现铸就了他们本人更是人类科学的辉煌,他们的影响力远不限于科学本身,更是惠及整个人类社会的思想启蒙、文明与进步。然而,在这些巨擘的光环之下,还有更多其他或知名或籍籍无名的学者,或在当时就已经声名显赫或经过后来者的追溯与挖掘才得以认可,成为如今分工细密的不同学科领域的早期开创者和奠基者。在1665年英国皇家学会《哲学汇刊》(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没有诞生之前,科学家及其研究成果的传播、认可与影响力并没有太多的正规化与组织化渠道,考察报告、著作、小册子、公开演示或演讲、沙龙乃至私人间的信件交流等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信息交流方式,成为当时个人研究成果传播和影响力扩散的主要路径。因此,学者及其研究的影响力主要是经由一个学者或业余爱好者组成的松散共同体(即无形学院)的内部传播而自然形成。即使在 19 世纪,自然科学被逐步纳入分门别类化的轨道,一个高度专业性的职业科学家群体开始形成、各种各类学术组织如专业学会以及学术专业期刊纷纷涌现,科学的传播虽然更多依赖于正规的学术期刊,但学者及其研究影响力的形成依旧源于学术同行的内部认可,并通过大学中严谨的学科规训体系被不断放大。同行认可所关注的仅在成果价值本身,是学术人基于其创新性品质的一种批判性审视、鉴别与集体性的接纳。

  由于科学与知识具有特殊的公共性而非私人占有的品质与属性,因此,以公开发表来确认“优先发现权”,便成为学者角色履行、彰显个人贡献并获得与之相匹配的声誉和地位的基本诉求与唯一依凭。正如加斯顿(Gaston,J.)所言:“(科学家)所有的唯一‘科学财产’是获得科学同行的承认,承认是对科学家‘角色表现’的认可,是科学家继续承担科学家角色的保证。”[1]由此,早在近代科学崛起的初期,在个人研究中注明他人成果和尊重他人贡献便渐成惯例,这种惯例在学术共同体发展进入成熟期后才演化为科学写作与发表的基本规范。这也是如今学术期刊为何尤为重视引用的缘起,但是,彼时重视引用规范的初始动机更多带有伦理意味,与研究成果的影响力没有任何关联。

  进入20世纪,人类科学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两次世界大战中科研成果转化的成效与不菲成就,让各国政府充分意识到了理论科学之于国家安全、人类健康以及经济发展的价值。为此,在政府的政策倾斜与资源支持下,大学以及科学共同体在规模迅速膨胀的同时,内部分工结构愈加细化和复杂化。学术科学逐渐偏离了传统上仅由百科全书式的少数天才和精英主导的综合科学,让位于不同领域中分工明晰同时又存在错综复杂、交叉重叠的细枝微流。进入20世纪以后的科学领域再难以产生早期的巨匠式传奇人物,少数出类拔萃的科学家充其量是不同领域的领军人物,而更多的则是分布在各个细小领域具有不同程度影响甚至终生不为人所注意的研究者。这支队伍规模庞大且具有高度职业化和专门化特征,他们的分工合作迅速推动了科研产出(如学术发表)以指数级的增长,如普莱斯(Price,D.J.S .)在20世纪60年代发现:学术发表产量的增长每过10~15 年就会翻一番。[2]产出规模扩大的效应,必然是更多学者及其研究产出的受关注度被大为稀释。作为理念、精神与文化意义的科学在逐渐为政府与公众推崇和普及的同时,它的成果呈现方式高度专业化却使得其影响范围逐渐收敛、影响力也日趋小众化,不同学科甚至同学科不同研究方向之间的沟通越来越讳莫如深,彼此之间的认可更难以确立可公度量的标准。

  与此同时,科学研究在学术影响力趋于小众化的同时,它之于人类生活尤其社会经济的价值却得以凸显,因而又被赋予社会贡献或社会影响力的内涵。如近些年来在信息、通讯、生命科学和材料等领域,基础研究成果的转化取得了明显成效,作为基础研究的主要资助方,各国政府对学术研究的外溢效应,即它的经济贡献与更为广泛的社会影响也予以了空前的关注。譬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针对传统研究过于看重研究项目的智力价值标准,强调要对研究的“广泛影响力”予以更多的考虑,并提出了三个基本原则。第一,所有项目都应该是高质量和具有发展潜力的,如果研究成果不能够转化,则应为立足前沿的知识探索;第二,总体上项目应该贡献于更广泛社会目标的实现,通过项目自身或与之相关的活动来形成其广泛影响;第三,对项目的评估既要考虑适度的量化标准,也要考虑与之相关的更广泛的影响力。[3]也就是说,研究要做到智识价值与社会贡献兼顾,前者为传统学术共同体内部的理论创新影响力,后者则为溢出学术界的外部社会影响力。英国政府于2014年基于“研究卓越框架”(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REF)对 154 所大学及其教师的研究表现予以了评估。在评估方案中,特别提出了研究的社会影响评估要求,并将其定义为不仅仅限于学术界内部,而是覆盖各个领域的影响,即对经济、社会、公共政策和服务、健康、环境或生命质量所带来的变化与收益。[4]

  在学术界,无论是对机构、学科,还是个人,学术影响力主要体现为学术研究过程,如通过项目研究训练与培养人才、开展科学传播,以及研究结果所彰显的价值。在传统上,研究价值往往表现为思想、理论以及方法和工具的独创性和智慧性,它通过不同渠道尤其是以发表的形式公开传播,并主要经由学术共同体内部认可而形成影响。但也正因为研究所具有的独创性品质,越是开创性的成果,囿于人们既有知识传统、认知偏见和条件限制,其认可越需要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越需要一个时间长短不一的周期,这也正是库恩(Kuhn,T.S.)关于科学发展史中“范式”革命的发生不易的题中之义。进入当代,由于研究的价值被赋予社会效益尤其是经济贡献内涵,学术影响力其实已经外溢为更广泛的社会认可度。以上内外两个不同向度之间,虽然也不乏某种有机关联,如在生命科学领域的众多重大发现本身就具有潜在的应用价值,但是,智识价值的原创理论研究与重社会效益的应用研究之间,并非简单的等价或线性关系。即实用取向甚至有重要经济收益的研究成果 ,往往未必能够被学术共同体认可。这种张力的存在,自然又为学术影响力的评价平添了更大的难度。

作者简介

姓名:阎光才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7年度面上项目“高水平大学教师的职业压力、学术激情与活力研究”(项目编号:71774055)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