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智慧教育视野下传统教室空间的功能拷问
2020年01月13日 16:00 来源:《教育理论与实践》2019年第8期 作者:廖诗艳 字号
关键词:智慧教育;传统教室空间;视觉搜索;非正式学习物理空间;虚拟现实

内容摘要:智慧教育要求突破传统教室空间对学生快速视觉搜索的屏障,促使传统教室空间的单一中心特征向多中心特征转变;要求对传统教室空间进行功能性划分,成为多层次空间形态的复合体,保障学生独立学习的私密需求;要求传统教室空间的资源和功能进行相应调整,具备空间能力、技术能力和用户能力三部分,能够虚拟现实,并实现与用户的连通。

关键词:智慧教育;传统教室空间;视觉搜索;非正式学习物理空间;虚拟现实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廖诗艳(1978- ),女,四川仁寿人,肇庆学院教学评估与督导中心讲师、硕士,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课程与教学论研究,广东 肇庆 526061

  内容提要:传统教室空间是开展教育教学活动、四壁隔离的封闭的物理空间,无法适应具有鲜明技术特征的智慧教育。智慧教育要求突破传统教室空间对学生快速视觉搜索的屏障,促使传统教室空间的单一中心特征向多中心特征转变;要求对传统教室空间进行功能性划分,成为多层次空间形态的复合体,保障学生独立学习的私密需求;要求传统教室空间的资源和功能进行相应调整,具备空间能力、技术能力和用户能力三部分,能够虚拟现实,并实现与用户的连通。

  关 键 词:智慧教育 传统教室空间 学生 视觉搜索 非正式学习物理空间 虚拟现实

  标题注释:本文系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4年度学科共建项目“协同创新机制下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教学质量保证体系的共建与协同治理”(项目批准号:GD14XJY1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33X(2019)08-0006-03

  “智慧教育是依托互联网、云计算和无线通讯技术发展起来的物联化、智能化和泛在化的教育生态系统。”[1]作为数字教育的高级阶段,智慧教育的养成具有鲜明的技术特征,它带来了教师教育形式和学生学习方式的重大变革,其远远高于传统教育的信息频率要求对传统教室空间进行改造,使传统教室空间能突破快速视觉搜索的屏障,保障学生独立学习的空间要求,以及满足虚拟现实的用户连通方式。

  一、传统教室空间如何突破学生快速视觉搜索的屏障

  传统教室空间是指发生教育教学活动的物理空间,教室物理空间承担着现有教育功能的一切教育资源,而智慧教育的信息化空间也建立在与物理空间的衔接之上。从智慧教育的视野出发去看待现有的教室空间会发现,两者的显著差异不在于空间的“无限性”,而在于传统教室空间局限了学生的视觉搜索能力。对此,不少教育研究者提出疑问,智慧教育的“云空间”是无限的,传统教室空间则是有限的,怎么能以无限空间的视觉水平来要求有限空间呢?从表面来看,这种观点合乎逻辑,但学生视觉搜索需求并不是由视觉信息的多寡来决定的,智慧教育的信息技术进入课堂,并不意味着学生的视觉搜索范围和能力就能提升。这是因为,学生在教室空间布局下与黑板远端的水平视角是其视觉搜索的范围,相关信息设备的出现不会影响学生视觉搜索的能力,但智慧教育带来的远远高于传统教育的信息频率将教室空间布局的视觉改造需求提上了议程。目前,中国课堂教学的教室空间布局多为大班额的空间布局,导致前排、后排以及边排学生之间的视觉搜索水平不一致。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心曾做过一个视觉实验,让学生在讲台提词器的内容间隙按下“yes”键,结果显示,前排、后排和边排学生与教室中间位置的学生在信息反应时间和频率上存在明显差异。以中学班额为例,“2012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各成员国的中学平均班额为23.9,而我国远远高于这个数字,中国现今中学班额为55.7”[2],大班额现象阻碍了学生在教室空间的视觉加工效率,尤其是一些后排和边排的学生,他们无法在课堂上进行快速视觉搜索,“智慧教育统摄下的多媒体信息播放频率要求目标搜索斜率(反应时间对呈现项目数的函数斜率)小于或等于10ms/项目”[3],而传统教室空间的单一中心特征达不到这种视觉搜索要求,传统教室空间的秧田型座位编排是工业化的产物,学生座位呈现为整齐划一的矩阵,横成行、纵成列,学生的视觉原点并不统一。因此,当务之急是加强对大班额和超大班额的遏制力度,促使传统教室空间的单一中心特征向多中心特征转变。

  对此,大班额的班级编制问题需要依靠政策逐步调整,学校和教师能够切实影响到的是改造传统教室空间的单一中心特征。那么是不是将学生座位按照小组划分就叫“多中心”呢?这是对多中心特征的误解,教室空间的多中心应理解为多视觉中心。智慧教育让学生成为焦点,传统教育的视觉焦点在教师身上,空间位置向教师看齐,而现在要做的是将视觉焦点转移到学生身上。例如,最普遍的行列式座位,看似所有学生都在一起,没有视觉焦点,但实际上通过座位安排是可以依据教学需要呈现不同的视觉焦点。如图1、图2所示:

  图1和图2都是两个六人小组,A1、A2代表能力突出和能力较好的学生,B1、B2代表能力中等和能力中下的学生,C1、C2代表能力较差和学困生;图1的座位安排是以A1和A2层次学生为视觉焦点,让A1(通常为组长)督促和帮助B、C层次中能力较弱的学生,让A2督促和帮助B、C层次中能力较好的学生;图2则是以C1、C2学生为视觉焦点,让A、B两个层次的学生共同关注和辅助C层次学生学习,同时将A层次的学生置于后排,可以灵活地与其他小组学生交流意见。以上是以小组为单位在学生中展开多视觉的空间布局案例,它与通常教师构想的差异在于对“多视觉”的理解分歧,分组本身并不等于多视觉,而是小组空间中的学生功能位置决定了视觉焦点。另外,圆桌形座位、品字式座位和马蹄形座位相较秧田形座位编排方式更加适用于智慧课堂。秧田形座位就是传统教室的座位布局,教师是教室的视觉中心;圆桌形座位则是将教室桌椅摆成围坐式,使教师和学生形成近似相等的视觉距离;品字式座位同样也能达成圆桌形座位的效果,教师位于三个“口”的中间位置,也能和学生构成近似相等的视觉距离;马蹄形座位又称U形座位,它的优势在于教师既可以方便地在每个学生身边走动、穿梭,也可以将U形的圆弧状空档作为一个流动的实验通道用于各种活动需要,如演示实验、角色扮演或放置大型教学设备等。

作者简介

姓名:廖诗艳 工作单位:肇庆学院

课题:

本文系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4年度学科共建项目“协同创新机制下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教学质量保证体系的共建与协同治理”(项目批准号:GD14XJY1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