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学校教育空间研究的现状与趋势
2020年01月08日 11:18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2019年第4期 作者:辛晓玲 付强 字号
关键词:学校教育空间;学生成长;学生本位

内容摘要:当然,目前的相关研究仍然存在诸如理解平面化、社会性空间研究不足等问题。未来学校教育空间研究,将会更加注重学生本位、立足教育改革和空间现状的实际,探究更加开放灵活、更具教育魅力和人文情怀的空间创设。

关键词:学校教育空间;学生成长;学生本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辛晓玲,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付强,济南大学教育与心理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

  内容提要:学校教育空间是学生成长和发展的重要场所,发挥着重要的育人功能,彰显着独特的教育理念和育人目标。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基于不同的学科背景和研究视角,从学校教育空间的内涵及其本质、现状问题以及优化策略等方面对学校教育空间进行研究,大大拓宽了人们认识学校教育空间的深广度。当然,目前的相关研究仍然存在诸如理解平面化、社会性空间研究不足等问题。未来学校教育空间研究,将会更加注重学生本位、立足教育改革和空间现状的实际,探究更加开放灵活、更具教育魅力和人文情怀的空间创设。

  关 键 词:学校教育空间 研究现状 研究趋势

  标题注释:本文系山东师范大学2019年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项目“城乡小学教学空间的差异性分析”(项目编号:SCX201967)的研究成果之一。

  学校教育空间作为专门培养人的场所,时刻彰显着学校的文化底蕴和校本特色,隐含着教育教学理念,并影响着学校教育变革的深度和广度,潜移默化中形塑受教育者的人格品质和道德情操。近年来,学校教育空间逐渐成为教育研究的重要议题,备受关注。梳理关于学校教育空间的相关研究成果,分析取得的成就,把握研究的特点和不足,有助于我们面向未来更好地规划和开展针对性研究。

  一、学校教育空间内涵及其本质的研究

  关于学校教育空间的内涵与本质,建筑学、社会学、教育学、环境心理学等研究领域的学者都对其进行过不同的界定与解读,赋予了学校教育空间丰富的内涵与新意。

  (一)建筑学视角:学校教育空间即“凝固的文化”

  在建筑学的视域中,学校教育空间是“凝固的音符”、固态的文化,具有教育的意蕴。通过对学校教育空间的整体规划、设计和布局,学校建筑也能“说话”,并在潜移默化中发挥着育人的功能。日本学者佐藤学认为学校是师生共同成长与发展的园地,具有重要的育人功能。他从“学校应是怎样一种场所”、“一起栖息的场所”、“教育活动的‘深度’与‘广度’”、“教室的‘柔软性’”、“与社区沟通”五个维度建立了学校建筑的评价框架。[1]英国学者Palmer将学校建筑视为达成教育目标而设立的教学活动场所,并鲜明地指出:“学校建筑是‘凝固的音符’,不等于环境”[2]。在国内学者看来,学校建筑是集教育性、文化性、精神性于一体的教育场所,具有生命的温度和文化的价值。蔡保田指出,“学校建筑的内涵方面,就是要具备这种‘使人为善’之潜移默化的教育力量。儿童或青年置身其间,除能满足其物理性环境的需要外,还能获得理想上与精神上的满足”[3]。汤志民深入研究学校建筑规划的基本理念和理论基础,以及学校建筑环境与学生行为之间的关系,同样认为“学校建筑含有教育性”。[4]可见,在建筑学领域,大多数学者主要关注通过对学校建筑、绿化区域、公共设施等物理性环境和空间的合理设计来建立具有教育意义的空间秩序,并将学校教育空间视为“凝固的文化”,具有育人功能与文化价值。

  (二)教育社会学视角:学校教育空间即权力纵横的社会性空间

  从社会学的视角出发,学校教育空间是物质空间、精神空间和社会空间的统一体,其中弥漫着社会关系,渗透着权力的分配与生产。法国思想家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一书中从“权力—知识”的角度分析了学校教育空间的权力技术和规训策略。在他看来,学校教育空间“既像一个学习机器,又是一个监督、筛选和奖励的机器”[5]。学校“全景敞式”的建筑形态将学生个体完全暴露在“权力的眼睛”下,无时无刻不受层级化监视、规范化裁决、检查等规训手段的柔性控制。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指出,“学校作为一个生产纪律权力的‘容器’,通过对学校空间的划分以及对学校时间的控制而使得权力和纪律得以体现”[6]。他认为,“学校教育空间具有较为严格的规范性调控,这点在教室的划分与教室中空间的安排上有明显体现”[7]。国内学者对学校教育空间的社会学研究主要基于列斐伏尔、福柯的空间理论,阐释学校教育空间的社会属性,揭示学校教育空间作为社会空间的社会性意蕴。如有学者认为,学校教育空间不仅仅是物质性空间,还具有深刻的社会特性,是社会背景中的一个空间装置,与无所不在的弥散性的社会权力粘连以至本身成为权力的表征。[8]有学者指出,“学校空间在完成现代转型的同时彰显出权力和自由的双重属性,成为现代社会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9]。还有学者认为,“空间是一个权力建构的场域,各类教室的空间架构反映了不同形式的师生交往、课程资源、教学流程及其背后的教育理念”[10]。总之,国内外研究者基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学校教育空间,着重探讨学校教育空间的社会性意蕴,揭露它背后的权力关系与规训机制。

  (三)环境心理学视角:学校教育空间即人—环境互动的场域

  基于环境心理学的视角理解学校教育空间,它是在人与环境的互动中形成的特定场域,该场域中各种感知环境对人的行为和心理具有重要的影响和作用。国外学者对学校教育空间中人与环境的互动关系作了大量研究。一般情况下,他们主要以教学空间中的学生为研究主体,剖析人与周围环境互动过程中人的心理反应机制和行为表现。在20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心理学家勒温提出了“心理场”这一概念后,人们便开始基于心理学的视角研究教学空间,把教学空间理解为空间内各个要素相互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影响力,即教学场。教学场内空间布局、班级规模等物态要素,对学生的课堂表现具有重要的影响。如亚当斯和比德尔对“秧田式”座位模式研究发现,在教室前排和从前排到教室中间的区域课堂气氛比较活跃,并将该区域称为“行动区”,[11]位于“行动区”的学生在课堂活动中参与度高、表现积极,并且与教师的互动和交流明显高于后排的学生。此外,坎特罗威茨和埃文斯曾对班级规模进行过研究,他们发现,“在拥挤的环境中,学生解决困难任务的认知水平下降,学习任务的坚持性降低,敏感度增强”[12]。我国田慧生教授在他主编的《教学环境论》中深入分析了各种环境因素对学生身心发展的综合作用机制,以及学校教学环境的设计、评价和优化等问题。因此,在环境心理学的视域中,学校教育空间是人与环境相互作用而成的“场”,主要探讨的是一种心理空间。

作者简介

姓名:辛晓玲 付强 工作单位: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本文系山东师范大学2019年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项目“城乡小学教学空间的差异性分析”(项目编号:SCX201967)的研究成果之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