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教师的工作负担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基于中国教育追踪调查(2014-2015学年)数据的实证分析
2020年01月06日 11:11 来源:《上海教育科研》2019年第3期 作者:李新 字号
关键词:教师工作负担;教师工作量;教师工作时间;CEPS

内容摘要:本研究在梳理国内外关于教师工作负担、工作量、工作时间的理论与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建构了我国教师工作负担的要素框架,利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2014-2015学年)数据分析了我国教师工作负担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关键词:教师工作负担;教师工作量;教师工作时间;CEPS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新,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430079

  内容提要:本研究在梳理国内外关于教师工作负担、工作量、工作时间的理论与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建构了我国教师工作负担的要素框架,利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2014-2015学年)数据分析了我国教师工作负担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结果表明:①教师工作时间长且工作量分配结构失衡,非教学工作量过多;②教师主观感知的工作负担较重;③教师任教科目及班级数、职业倦怠感、工作环境满意度和学校管理风格在不同程度上影响教师工作负担。

  关 键 词:教师工作负担 教师工作量 教师工作时间 CEPS

  标题注释:本研究受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2018年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留金发[2018]3101号)资助。

  一、研究设计

  (一)数据来源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为中国教育追踪调查(简称CEPS)2014-2015学年追访数据。

  此次追访一共调查了301个班级,共791名教师。为提高数据质量,本研究删除了在核心变量上作答不符合规范的个案,最终入选的有效样本为653份。这些教师的平均年龄为41.14岁,平均教龄为15.94年,语文、数学、英语和其他学科教师分别有207人(31.7%)、213人(32.6%)、198人(30.3%)和35人(5.4%),14.3%的教师任教1个班级,70.5%的教师任教2个班级,任教3个、4个及5个以上班级的教师分别占9.9%、2.1%和3.2%。

  (二)分析方法

  本研究的问题主要包括:①分析我国教师的工作负担现状,包括教师的客观工作量和主观感知的工作负担;②探析教师工作负担的影响因素。描述统计和回归分析是本研究回答上述问题的主要分析方法。

  在本研究中,课堂教学时间指教师的学科教学时间,教学支持时间指备课、批改作业和试卷的时间,行政和辅助工作时间指除课堂教学与教学支持以外的所有事务性工作时间(如学校会议、家访等)。CEPS教师问卷中直接提供的数据有:周总工作时间、周总课时数、周总备课时间、周总批改作业与试卷时间、工作压力李克特量表①。本研究核心变量的界定和测量规则如下:周总课堂教学时间(小时)=周总课时数*0.75②;周总教学支持时间(小时)=周总备课时间+周总批改作业与试卷时间;周总行政和辅助工作时间(小时)=周总工作时间-周总课堂教学时间-周总教学支持时间;主观感知的工作负担即为教师工作压力得分。

  大量研究已证实教师人口学特征、人力资本变量影响教师工作负担,而关于教师执教基本情况、工作环境和任教体验等因素对教师工作负担的影响机制尚待验证。因此,本研究选取任教科目、任教班级数、学校管理风格、职业倦怠感、工作环境满意度五项指标作为探析教师工作负担影响机制的自变量。具体而言,任教科目为类别变量,分为语文、数学、英语和其他科目四个类别;任教班级数为等比变量;学校管理风格为有序变量,分为学校对学生的管理宽松、一般、严格;职业倦怠感为有序变量,调查教师是否对教师这个行业感到厌倦,分为从不、偶尔、有时、经常;工作环境满意度量表由4个李克特五点计分指标构成,指标内容包括薪酬待遇、学校管理方式、学校硬件设施和学生素质,指标得分合成后转换为等距变量。

  二、结果分析

  (一)教师工作负担的总体状况

  本研究对教师的周总工作时间及其时间分配、工作压力进行描述性统计。结果显示(见表1),教师的周总工作时间较长,平均达到48.91小时,超过了国家法定周工作时间。同时,与上一学年的追踪调查结果(47.50小时)相比,教师的周总工作时间有所增加,工作量仍然十分繁重。然而在工作时间分配上,教师从事课堂教学的工作时间最少(9.75小时),仅占总工作时间的19.93%,课堂教学时间远低于国际水平;③教学支持占据了教师工作时间的最大比例;甚至教师在行政和辅助工作上的时间支出也远高于课堂教学。这说明教师的工作时间分配严重失衡,非教学工作任务过于繁重;此外,教师主观感知的工作负担偏重。

  (二)教师工作负担的影响因素

  本研究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方法,控制其他变量,将多个预测自变量分别放入四个回归方程,观察预测变量对教师工作负担的影响效应。回归分析结果(见表2)表明,在课堂教学时间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中(模型1所示),任教班级数和工作环境满意度显著影响教师的课堂教学时间,教师任教的班级数量越多,课堂教学时间越长;对工作环境越不满意的教师,课堂教学时间越长。在教学支持时间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中(模型2所示),数学教师相较于其他科目的教师,教学支持时间更长(多2.666个小时),且具有显著性差异,相较于学校管理宽松的教师,学校管理严格的任教教师的教学支持时间更长,具有显著差异。在行政和辅助工作时间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中(模型3所示),任教班级数显著影响教师的行政和辅助工作时间,教师任教的班级越多,在行政和辅助工作上的时间支出越多。在感知到的工作负担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中(模型4所示),职业倦怠感和执教学校的管理风格显著影响教师感知到的工作负担,教师的职业倦怠感越强,主观感知的工作负担越重;学校对学生的管理愈加严格,教师感知到的工作负担愈大。

作者简介

姓名:李新 工作单位: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课题:

本研究受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2018年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留金发[2018]3101号)资助。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