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大数据时代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与关键领域 ——以美国肯塔基州、华盛顿州与马里兰州为例
2019年11月28日 15:56 来源:《现代教育技术》2019年第2期 作者:王正青 但金凤 字号
关键词: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治理领域

内容摘要:教育大数据治理是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资源建设的重要举措,是有效规避数据隐私问题、充分发挥数据资源潜在价值的必要保障。

关键词: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治理领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正青,西南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比较研究,swuwzq@126.com,重庆 400715;但金凤,西南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重庆 400715

  内容提要:教育大数据治理是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资源建设的重要举措,是有效规避数据隐私问题、充分发挥数据资源潜在价值的必要保障。作为数据治理的引领者,美国肯塔基州、华盛顿州以及马里兰州基本构建了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包括明确教育大数据治理目标,出台教育大数据治理办法,完善教育大数据治理机构,规范教育大数据治理责任等。在数据治理领域方面,这三个州采取的主要行动有规范教育大数据收集程序、提高教育大数据建设质量、维护教育大数据隐私安全、明确教育大数据共享权限等。美国三个州的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与运行经验,对我国建立教育大数据治理体系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关 键 词:美国 教育大数据 治理架构 治理领域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西部贫困地区县级政府提升县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治理能力的路径优化研究”(课题批准号:15BGL16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0-057 [文献标识码]A [论文编号]1009-8097(2019)02-000-07 [DOI]10.3969/j.issn.1009-8097.2019.02.001

  随着移动通讯、云计算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社会已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资源成为教育领域系统变革的重要工具。世界各国在推动数据资源建设的同时,也遭遇诸多尴尬:海量冗余数据散落在信息孤岛之中,缺乏统一的教育数据规范与数据责任框架,导致数据安全风险突出、数据收集散乱、数据质量低劣、数据隐私泄露、数据访问权限模糊等问题。基于此,以规范数据收集和使用各环节工作为宗旨的数据治理成为教育研究者、管理者、决策者以及实践者关注的重要议题[1]。本研究主要以美国肯塔基州、华盛顿州与马里兰州为例——这三个州被“数据质量运动”(DQC)作为整合各机构治理教育数据的成功案例,于2018年3月向全美推广。

  一 大数据时代数据治理的内涵与教育价值

  数据治理是信息化时代数据资产管理的基石。明晰数据治理内涵与教育价值,是把握数据治理要素并落实各方责任的基础。

  1 数据治理的内涵与构成要素

  2004年成立的大数据研究领域权威机构——“数据治理研究所”(DGI)认为:“数据治理是对数据相关事务进行决策和授权,明确各方政策权利和职责框架。”[2]数据治理的主要内容包括建立数据标准,保护数据相关者利益和需求,建立高效数据问题处理机制。DGI对数据治理的定义简明扼要,有效融入了治理理论及其要素,是当前广为接受的定义。以推动教育数据高质量使用为宗旨的DQC提出,数据治理使美国各州对数据质量和数据使用的承诺制度化,它为各州教育机构提供了一种组织架构,以明确各方主体的角色和职责,确保收集和报告教育数据的过程清晰明了[3]。

  联邦教育部将数据治理定义为“数据管理和信息管理的一种组织方法,是包含数据整个周期(获得—使用—处理)的策略和过程。”[4]构建有效数据治理体系包括以下关键环节:①建立指导教育数据治理的标准、政策及程序;②确保收集到的数据满足预期使用目的;③维护数据隐私和强化数据风险管理;④明晰数据共享权责;⑤监督各数据使用方法是否符合既定标准。联邦教育部重视教育数据质量的系统推进,全面把握数据治理的关键环节。

  综上所述,本研究认为:数据治理涵盖数据资源的整个过程体系,是对数据标准、数据采集、数据质量、数据安全等相关工作的制度化建设和数据问题处理的一般流程,通过界定数据建设各项功能和职责权限,以维护数据质量,监控数据访问与使用,使数据用户可以高效、安全、快捷地利用数据资源。数据治理的最终目标并不是解决已经出现的数据问题或追究各方责任,更重要的是具备忧患意识,能够前瞻性地识别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数据问题,并反思当前数据治理缺陷,以优化数据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

  2 大数据时代数据治理的教育价值

  大数据时代的海量教育数据正深刻改变着社会发展方向。但冗余的数据孤岛、低劣的数据质量以及巨大的数据安全隐患等问题阻碍着数据资源建设。教育大数据治理有助于规范数据的收集、维护、使用和传播,并保护个人的数据隐私权,保障教育数据质量,生成及时、准确的教育统计数据[5]。基于此,美国肯塔基州、华盛顿州以及马里兰州强调数据治理具有多重价值:

  ①有助于系统地完善教育数据生命体系的不足与缺陷。教育数据治理的政策和实践能够明确数据采集路径、实时考察数据质量、及时剔除低劣数据、监控数据隐私隐患、维护数据安全,并打破数据共享模糊界限、明晰数据使用与共享权责。②有益于前瞻性地识别潜在的教育数据问题。联邦及各州数据治理团队进行数据治理时将识别潜在数据资源建设困境,以便及时优化数据治理体系,提高治理能力,降低后期处理成本。③有利于依托具体的数据治理政策以落实各方教育数据治理责任。各州跨机构数据治理委员会或其他行政部门制定清晰数据标准,阐明在何种情况下研究人员可以进行数据访问之后,各州便可根据这些透明的数据规章制度对有关人员的数据请求和数据错误及时作出反应与追责,从而净化教育数据资源建设环境[6]。

作者简介

姓名:王正青 但金凤 工作单位:西南大学

课题: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西部贫困地区县级政府提升县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治理能力的路径优化研究”(课题批准号:15BGL16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