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本质、过程及其实践问题
2019年10月16日 11:17 来源:《外国中小学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杨帆 贺利林 字号
关键词:数据;学校决策;持续改进;数据公开;第三方机构

内容摘要: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在本质上是学校持续的、系统化、协同性地利用数据做出判断的过程。

关键词:数据;学校决策;持续改进;数据公开;第三方机构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上海教育督导研究中心、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上海 200234;贺利林,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上海 200234

  内容提要: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在本质上是学校持续的、系统化、协同性地利用数据做出判断的过程。学校利用数据进行决策有两种不同的过程,一种以清晰呈现的目标或过程为导向,强调利用数据清晰地定义问题和最终进行学校改进的评估;另一种以发现问题为导向,强调将数据作为促进各方讨论的支点,进而建立数据驱动的学校文化建设。对于学校而言,成功地使用数据依赖于对以下几个方面问题的解决:数据的代表性问题、数据解读的“多样化”问题、第三方机构及数据顾问的角色定位问题、“不利”数据的公开问题、数据驱动学校持续改进的问题。

  关 键 词:数据 学校决策 持续改进 数据公开 第三方机构

  标题注释:本研究得到上海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研究室2018年专项资金资助。

  在教育评价日益兴盛的时代,建立在评价基础上的学校改进,本质上是利用数据进行决策的过程。至少有两方面原因正在推动学校领导者抛弃简单的凭借直觉和经验做出决定的传统模式,转而将数据作为更加具有说服力的决策基础。一方面是教育体制中对于问责制的成熟运作,必然要求学校越来越多地证明其工作的合理性与成效。[1]需求分析、SWOT分析乃至于教育督导等以数据为中心的活动,构成了决策的必要环节,而学生成绩、升学、教师获奖等级等数据,构成了绩效的依据,这使得数据成为了办学情况的主要证据。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发展,数据通过各种途径被不断地大量生产,教育者开始有可能更为便利地获得诸如学生学习行为、课堂对话等(与相较于考试成绩数据)更贴近教育本质的信息反馈。教育者开始认为数据所提供的信息足以支撑深思熟虑的计划并且做出合理的、有针对性的决定,从而实现持续改进。[2]基于数据的决策既是学校领导者必须直面的挑战,也是学校实现现代化转型发展的重要契机。

  因此,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在本质上是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制度驱动和技术推动的共同后果。在我国的基础教育实践领域,并没有如英美那样的问责制基础,即学校并没有直接和明确地接受政府基于数据的考核;数据概念之所以在中小学被迅速接受,更多是源自学校对于社会技术变革趋势的感知。数据本身作为现代性的一个典型隐喻,和科学性、可观察性、可操作性、有效性等一系列特征天然地联系在一起,乃至于人们会认为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具有不证自明的先进性与合理性。但目前实际上,学校对于数据的使用,仍存在一些内涵、过程和问题需要厘清。

  一、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之本质内涵

  关于学校利用数据决策在国外的研究中有不同的名称,比如基于数据的决策(Data-based decision making or Data-informed decision making)或基于证据的决策(Evidence-based decision making),也有人将其称之为数据驱动的决策(Data-driven decision making)。这表明人们对于相关概念的理解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大致可以将其划分为三类。

  第一类定义侧重数据的准备作用,认为这是一个为制定行动方案提供证据的过程。有学者认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通过有目的地选择、收集和分析相关数据来确定学校的问题、制定方案、比较不同方案的结果并最终选择首选方案的过程,[3][4]或是认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使用原始数据转化为信息和知识以进行教学决策的过程。[5]这种视角下,数据往往并没有真正进入决策过程,而是作为支撑学校领导决定的“证据”存在,或是在某些紧急的情况下选择应对方案时使用。如当学生吃午餐出现呼吸不畅时,学校利用数据系统迅速判断学生属于何种过敏症状,就属于此类应用。可见在这一取向下,因为数据储备缺乏针对性,数据的使用很难支撑重大的决定。

  第二类表述则强调数据对于决策的过程性支持作用,即对于数据信息的明智判断过程。这一取向认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利用数据对学生的进步做出明智的决定,而不是依赖直觉或不完整的数据。[6]关于这一点,Wagaman更有针对性地指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利用数据对教育做出明智的决定,但是他认为使用数据并不能取代经验、专业知识、直觉、判断力和教育者的能力。[7]这种看待学校数据的视角,实际还是认为最终做出判断的依据,应该是学校领导的经验,数据的作用是丰富决策的基础。这一取向要求决策者对于数据的使用本身有较为专业的掌握,并能清晰认识到数据的优势和不足。

  第三类表述注重系统性地实现学校目标,强调基于数据的决策对于行动目的达成。比如,Ikemoto & Marsh指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一个系统地收集各类考核数据和分析数据来指导一系列的决策以帮助提高学生成绩的过程。[8]Marsh,Pane,& Hamilton认为数据驱动决策是教师、校长和管理人员系统地收集和分析各种类型的数据,包括输入、过程、结果和满意度的数据,来指导一系列决策从而帮助提高学生和学校的成功。[9]对此,当前教育界的学者更认可第三类的表述,在这一类表述中,数据的“系统性”和决策的“协同性”得到了强调。一方面,这意味着使用数据的决策者要对与某问题或目标相关的所有数据做出全面的考量,从而尽可能地洞察问题的根本;另一方面,这一类表述表明再好的决策都没有办法一劳永逸地改进学校,学校的持续改进需要一系列明智的决策协同发挥作用,良好的数据文化需要学校领导者、教师、家长和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共同支撑和持续跟进。

  定义的差异源自人们对于数据本质的认识的不同。从内涵来讲,有学者认为只有定量数据才是数据,而有的学者则认为定量数据的覆盖面有限,那些无法通过数据形式获取的材料也是数据;从外延来讲,有学者认为学校数据是仅指各类测评数据,而有的学者则认为有关学生年级水平、种族、语言熟练度及评估成绩等都是学校数据;从价值来讲,有学者认为数据的价值是澄清问题,而有的学者则认为数据的价值是帮助我们发现问题。从作用来讲,有学者认为数据仅是决策的依据,而有的学者则认为数据除了作为决策依据,还能驱动决策的制定。学校应当根据自己的特点(如是否有第三方支持,本校是否有熟悉数据使用的专业人员,学校共同体成员的参与度等)来判断使用何种取向来实现数据驱动的决策。

  二、学校利用数据决策的过程

  由于理解和焦点的差异,学校利用数据进行决策的过程,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种以预设的目标为导向,一种以发现问题为导向。

作者简介

姓名:杨帆 贺利林 工作单位:上海师范大学

课题:

本研究得到上海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研究室2018年专项资金资助。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