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制度公正、审议民主抑或个人权威 ——中小学班级管理的政治哲学探讨
2019年09月23日 14:58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2019年第1期 作者:赵冬冬 字号
关键词:中小学;班级管理;制度公正;审议民主;个人权威

内容摘要:在一线教育现场,中小学教师进行班级管理倾向于立足制度公正、审议民主抑或个人权威的政治哲学理论,注重据此推进班级治理以及学生管育模式的建构。

关键词:中小学;班级管理;制度公正;审议民主;个人权威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赵冬冬,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在一线教育现场,中小学教师进行班级管理倾向于立足制度公正、审议民主抑或个人权威的政治哲学理论,注重据此推进班级治理以及学生管育模式的建构。通常,聚焦制度公正易于出现班规教条化而抑制人性自由;诉诸审议民主易于导致民主泛化而滋生学生权利误用;追寻个人权威易于引起权力专断而致使教师及其管理失信于集体。然而,这三种政治哲学理论的实践融通却能够对单一理论的实践弊端进行弥救。为此,实现正当的班级管理需要立足制度规约,以民主审议调节制度管理;保证学生权利,平衡权威管理与学生自由;尊重教师权威,运用班级制度规范教师行为。

  关 键 词:中小学 班级管理 制度公正 审议民主 个人权威

  中图分类号:G45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2311(2019)1-0036-08

  一、聚焦制度公正:班规对人性自由的抑制

  公正是制度确立的首要原则,而“制度公正就其性质而言,是对制度的一种伦理要求,即公正伦理”。[1]公正的本质指涉公平与正义,仅有公平而无正义则公正意义丧失,反之亦然,二者缺一不可。

  严格来讲,当下中小学校的一些教师弱化制度管理中的正义性考虑,类似一份班规“原生态”使用数年抑或凭借自身“一厢情愿”编制班规的事例并不鲜见。客观地讲,这里的“公正制度”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先前而非当下的教育实际,以现有的文本条例为范本,教条化管理倾向显著,学生的正当诉求与意愿在此容易受到排斥甚至漠视,从而极大地弱化学校教育的育人价值。

  此外,个体的正当利益不受侵犯是制度体现并实现公正的底线原则。通常,班级管理制度的编订出于良善的初衷。可是,对制度公正的追崇不仅要实现学生权利与义务的交相统一,更要重视制度设计的公正、制度实施的公正和制度矫正的公正,不能以人为的管控和压制来确证制度存在及执行的正当性。源于此,聚焦制度公正的中小学班级管理容易形成两种误区:一是班级管理演化成对学生的控制。简言之,班级管理中一些教师对于制度的崇拜超越管理的需要,将学生行为的控制视为班级制度化管理的重点,为确证制度存在的合理性而强推制度落实。然而,当前中小学学生群体思维敏感活跃,崇尚自由,个性中裹挟着叛逆的习气,不愿意被外在规则所束缚,教师单向度的制度控制往往会引起学生的抵制而损害教育效果。二是班级管理目的达成性取代制度的合理性。班级管理中制度至上的制度化管理逻辑是“目的—工具”,班级管理过程中为达到既定的教育目的,一些教师倾向于将学生管理工作的重点放在班级的制度建构,工具理性彰显而价值意义薄弱,对于制度及其规则的维护胜于对学生成长的关照。因此,聚焦制度公正的班级管理倘若将管理视角定格在班规的移植与实施,忽视学生理性自由意愿的理解则易于陷入教条主义的立场,滋生管理效率低下,甚至师生关系恶化的教育后果。

  二、诉诸审议民主:学生泛化权利的误用

  审议民主制强调决定关涉集体利益事务需要提前有公共审议的过程,通过公开而自由的讨论,使公民有表达自己“声音”的权利,深化个人对于集体利益的理解,实现集体对于个人意愿的尊重。审议民主的勃兴被视为西方民主政治由形式民主走向实质性民主的转折,并逐渐成为社会价值观的主流,而后由宏观的政治领域逐渐延伸到社会其他领域,当然也包括教育的微观领域。

  当前中小学教师群体已然意识到班级建设中民主的价值,尊重学生在班级内部的教育意愿,班级诸事务的处理倾向于通过学生集体决议,坚定地遵照师生平等与生生平等的教育观,以构筑师生之间民主平等的教育合作。其实,这已经成为中小学班级管理的一种教育共识。然而,将民主的理论“落地”会发现,“在教育中如果无原则地倡导师生民主平等,由于教师没有掌握新型师生关系背景下的引导技能技巧,学生没有形成新型师生关系背景下的得当行为,反而会造成教育教学系统的失衡,使教育难以达到应有的效果”。[2]

  显见的是,当代中国逐渐重视并加强公民生活的民主化建设,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中小学学段学生管理的实践民主化是班级内部治理的理性选择,需要且有必要保持并持续推进。然而,却也不能忽视,过于强调人与人之间民主平等的理念过犹不及,审议民主制推行背景下的权利“平均化”或者“均衡化”存在班级内优势群体对于弱势群体正当利益的僭越甚至剥夺。这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中小学教育现场,赋予学生民主权利需要关注民主形式的公开化、内容的合理化、程序的平等化、过程的民主化以及结果的理性化,涉及教师职责与法理事务的处理当杜绝学生的民主审议。概而言之,以学生权利为代表的教育善物分配需要考虑特定阶段或类型的教育目的,赋权予学生的限度与学生民主实践能力之间保持张力平衡,以保证教育过程的正义性。

  三、追寻个人权威:教师及其管理失信

  中国社会文化语境中盛行人治的管理传统,上至国家政府,下至市井团体,公共生活领域内需要特定个人凸显自身的权威对于集体进行控制,“家不可无主,国不可无君”是中国传统家国治理体制的具象表征,特定社群内的安定与和谐需要塑就权威个人借以实现对集体的引领。然而,不能忽视的是集体内个人对自我立场的坚持亦存在“权威”失信与消逝的隐患,长此以往集体内部的公有秩序势必遭遇个人意志的破坏,直接或间接损害参与各方的切身利益。

  当下一些中小学生自我意识的觉醒使其养成强烈的个人主义习性,倾向于坚持偏执的自我立场,在教师个人理念决定班级事务处理的背景下,教师对自身权威的维护与学生对自我权利、立场、自由的追求和守持易于导致师生之间产生隔阂,教师的有“权”无“威”容易衍生师生之间的矛盾冲突。

  教师的权威是教化和感召学生的精神力量,体现为人师者“不怒而威”的尊严,班级内部教育教学的有序化实现需要学生对于教师威严心生尊重和信服。与此同时,当然也不能忽视,“公共生活中权威群体有支配他者行动的权利,可是权威不等于正当性,正当性对权威行为的正义性提出要求”。[2]追寻个人权威的中小学班级管理需要全面、深入而又理性地审思教师及其调配的班干部行为的正义性,规避“权在我手,为我所用”,以牺牲他者(主要是学生)的教育幸福来满足己身权力欲求的非正当的管理倾向。

作者简介

姓名:赵冬冬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