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芬兰的托管好在哪?
2019年09月10日 10:25 来源:《上海教育》2019年第2C期 作者:文丹 字号
关键词:芬兰教育;托管服务;公共服务

内容摘要:局外人总是称赞芬兰教育好,但其实这个“好”只有一半来自学校,另一半则来自整个国家在育儿方面的支持系统和社会福利。

关键词:芬兰教育;托管服务;公共服务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文丹,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University of {G30AC514.jpg})教育系,芬兰教育创新组织HundrED大使。

  芬兰小学生的上课时间全球最少。一般来说,一、二年级的学生中午12点就放学了。而此时,朝八晚四的芬兰家长们还在工作岗位上奋斗。这样,孩子放学和家长下班之间就出现了一个管理真空时间段(12:00~16:00),芬兰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靠祖辈吗?在芬兰,隔代老人可不被计入小家庭成员。一是他们没有义务照顾孙子辈的孩子,二来就算有些老人愿意帮自己的子女分担,有时也是鞭长莫及,几乎所有老人都不跟自己的子女居住,有的甚至居住在不同城市、不同国家。

  让孩子自己回家待着?不可以。芬兰法律规定,一、二年级的孩子不可以独自在家,必须有人看护。

  晨间/午后俱乐部(简称AIP)就是芬兰一、二年级学生放学后托管问题的解决方案。除了下午放学后的托管,它还设有晨间托管,因为有时候有些孩子的第一节课10点才开始(相应的放学时间为下午2点),在家长离家上班之后的这中间两三个小时,孩子就可以参加晨间/午后俱乐部。

  什么是好托管?

  我在芬兰于韦斯屈莱市居住时,离家200米的地方就是小学,我几乎每天都可以接触到放学后疯玩的芬兰孩子,他们被托管在自己的学校,等待父母下班后来接。看着这些孩子,我一直在思考和探索“什么是好托管”。我去问托管员:“你们带孩子都做什么、学什么?”得到的回答是:“我们除了不学习,其他一切都做。孩子的吃喝玩乐,就是我们的工作内容。”

  就像理解所有东西一样,我对芬兰人“除了不学习,其他一切都做”这一现状,始终抱着审慎的态度,并经历了三个阶段的认知:

  第一个阶段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乍一看,一、二年级孩子放学后,有专人照顾、有吃有喝、室内游戏、室外活动,可以玩得不亦乐乎。我默认为这样的快乐托管就是好的。

  到了第二个阶段,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夏末时节,我带摄制组进学校拍摄《这就是芬兰教育》纪录片。镜头前是一片混乱的场面,三五学生在打扑克,三五学生在写作业,还有其他学生在玩乐高、玩偶、桌游。教室里又吵又挤,小小的房间,20多个学生,跑的、叫的、闹的都有。“这几个七八岁的孩子,一下午都在打牌?”我没忍住,问了托管员。得到的是很轻描淡写的回答:“是,他们喜欢就让他们玩,学生可以自己决定做什么。”直觉告诉我,这两个托管员没有足够的教育素养,他们只是在看护孩子。于是我开始看芬兰有关托管的国家大纲,看不同学校的托管有什么差异;开始倾听不同层次芬兰人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我发现芬兰式托管也不全都是美好的一面,较之于中小学教师,托管员缺乏教育素养,对孩子听之任之。

  可是,当我静下来把芬兰式托管置于全球化大背景中,又发现了它的优势。较之于其他国家,芬兰的做法已经算最接近理想教育了。于是就到了第三个阶段: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我说在国际比较下芬兰晨间/午后俱乐部依然可以被视为好的教育,是有依据的——它始终坚守教育的本质和职责。

  (1)儿童可以舒展手脚。芬兰式托管让孩子在最应该奔跑打闹的年龄尽情奔跑,在最需要互动的年纪有充足的时间和同伴玩耍。

  (2)配合家长养育孩子。芬兰托管“管吃”,保证孩子的身体健康;“低价”,照顾到普通家庭的需要。另外,它还配合家长的上下班时间,家长可以灵活预定托儿时间段。

  (3)坚守教育是公共事业。教育无论怎么变革,芬兰都将公共属性摆在第一位。芬兰晨间/午后俱乐部不属于义务教育,要收费,但这个费用相当低,甚至可以免费,让托管成为普惠性红利。

  好托管让孩子舒展

  晨间/午后俱乐部的活动五花八门,总体说来,就七个字:吃喝玩乐写作业。

  先说吃喝。小朋友们在学校的午餐时间一般在11点到11:30之间,疯来疯去的孩子,3个小时后饥肠辘辘,因此午后俱乐部一般会在下午2:00左右有一次加餐。

  写作业的时间一般10~15分钟。这是芬兰小学教师认为最适合孩子的作业量。

  更多时间是用来进行室内游戏和户外活动。每个俱乐部都有充足的玩具供应,乐高、桌游、手工材料随处可见。阅读也是俱乐部的重要室内活动之一,大多是孩子自由阅读,托管员很少会给孩子读故事或带小朋友一起阅读。

  俱乐部必须安排户外活动,一般是在下午3:30以后,这跟幼儿园下午户外活动的时间是一致的。孩子从学前一年过渡到小学一、二年级,作息上、生活上带有幼儿园的“惯性”。

  定期到森林里远足、到公园里玩耍、到社区或市图书馆阅读,也是托管活动之一。目的无外乎让孩子利用课外时间更好地融入社区,看到“更大”的世界。

  跟托管员交流后,我还了解到俱乐部的安排都是提前一个星期做出计划并通知家长。一来家长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接孩子,二来如果家长或孩子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前沟通。

  所有这些活动,最终的落脚点只有一个:为了孩子的幸福感和健康。这是托管工作的首要任务。

  好托管帮家长育儿

  如果说丰富的托管活动是帮家长“省心”,那“省钱”就关乎每一个家庭能来得起。由于晨间/午后俱乐部不属于义务教育,我更关心这项服务的收费。比较了赫尔辛基、坦佩雷、于韦斯屈莱、国科拉、拉普兰拉哈迪这五个城市的收费标准,我发现从大城市到小城镇,收费区间几乎一致,具体金额主要跟孩子的出勤情况有关:1~3次/月,要7欧元/次;1~3小时/天,要70欧元/月;3~4小时/天,要100欧元/月;4~5小时/天,要120欧元/月。显然,托管时间越长,收费越高。一个月最高费用120欧元。如果同一个家庭有第二个孩子来参加同一个俱乐部,收费会比第一个孩子低。拉普兰拉哈迪市甚至直接将第二个孩子的费用减少了50%。如果孩子参加晨间俱乐部,还可以在这里吃早餐,家长不必为没时间为孩子准备早餐担忧。

  如果家庭收入太低,付不起怎么办?可以给教育局打报告,说明家里有困难,教育局核实以后会帮助解决。

  也有例外。有些家长自愿减少工作,把孩子接回家自己带,此时社会机制允许他们这么做。在芬兰,家有上一、二年级的孩子,家长可以休抚育假,爸爸或妈妈任何一方都可以。具体来说,如果需要在家照看一、二年级的孩子,家长可以将全职工作时间缩短(最多可缩至30小时/周),对应的,工资也相应减少,比如只领80%工资。因此,有些父母可能下午2点就下班去接孩子了。也有父母选择一周只工作4天,周五不工作。对愿意这么做的家长,政府会发一些抚育金,算是给家长的补贴。

  局外人总是称赞芬兰教育好,但其实这个“好”只有一半来自学校,另一半则来自整个国家在育儿方面的支持系统和社会福利。后者是土壤,但往往被外人忽视。

  好托管是公共服务

  因为教育是公共事业,所以上面这些准则建立的基础和前提,是政府真实有效的投入和政策保障。

  先看政策保障。其一,芬兰基础教育法明文规定各地的教育提供方要提供晨间/午后俱乐部活动。以赫尔辛基市为例,晨间/午后俱乐部有三种形式:(1)普通学校内的晨间/午后俱乐部;(2)儿童游乐场的晨间/午后俱乐部,全赫尔辛基有64处;(3)适合残疾孩子和自闭症孩子等特殊儿童的活动。其二,有国家课程大纲规范各地安排。芬兰国家教育部门出台《晨间/午后俱乐部大纲》,各地区每学年需提供760小时的活动安排。

  政府真实有效的投入,还体现在师资和收费上。基础教育法对晨间/午后俱乐部的从业者资格做了规定:(1)完成适合的大学学位和职业资格;(2)有过带孩子小组活动的经验;(3)有资格提供课堂教学的师资可以从事这一领域,比如学前班教师、特殊教育教师、手工教育教师或担任过学生指导员的教师。

  再看托管地点。托管地点可以在学校,也可以在其他公共空间。晨间/午后俱乐部的监管单位是每个城市的教育局。大多数情况下,俱乐部就设在学校里面;也可能设在学校附近,共享学校的设施和空间。芬兰的学校是个“微型社区”,具有开放性,社会优质资源可以与之对接。

作者简介

姓名:文丹 工作单位: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