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教育的“戒尺”该怎么举 ——访教育法学专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劳凯声
2019年08月13日 08:52 来源:《教育家》2018年第11期 作者:王湘蓉 王楠 字号
关键词:校园欺凌;教育惩戒;教育法治

内容摘要:学校是教育惩戒的主体,而学校在承担主体责任的同时,可以对教师做出处分,比如开除公职等行政处罚。

关键词:校园欺凌;教育惩戒;教育法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湘蓉,《教育家》记者;王楠,《教育家》实习记者。

  教育惩戒不应该对学生造成不可逆转的负影响

  记者:劳教授您好,近期“教育惩戒”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劳凯声: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人主体地位不断提升,社会对儿童权利日益关注,对个人权利包括人格尊严、个人自由、隐私等权利越来越尊重,许多人提倡赏识教育、无批评教育、爱的教育等。这种儿童教育的新伦理观影响了老师对儿童的教育行为,使教育惩戒问题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

  在我国,教育惩戒之所以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一是因为师生关系发生了变化,老师在教育学生时产生的一些问题,已经无法通过简单、正面的鼓励解决;二是因为校园欺凌现象严重,一般的教育措施已经无法完全解决。这是现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校园欺凌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涉嫌犯罪,因此必须承担和他们行为相应的后果。而这些矛盾相对突出的原因在于,当前中国社会的家庭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少子化带来了长辈对下一代的关系变化,使家庭教育的难度上升;同时,因家庭结构的变化使家校关系产生了变化,以前的学生在学校被批评,回家会被家长再骂一次,现在是家长找老师论理,背后折射的是整体的社会心理和社会关系的变化。

  记者:从教育法治视角来看,该如何定义教育惩戒,哪种情况下可以实施教育惩戒?

  劳凯声:在我看来,教育的目的是促进人的社会化,对个体来说,社会化是一个社会适应的过程;对社会来说,则是一个约束和控制的过程。其中个体行为社会化的过程可以通过两种教育手段完成,一种为正强化,比如表扬、赏识、肯定、奖励等。教师通过正强化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另一种为负强化,教师通过批评、否定、惩罚等措施,使学生认识到行为的错误并予以改正。教育无非以这两种不同的途径帮助人更好地完成社会化。

  给教育惩戒下定义很困难。无论是在大陆法系国家还是在英美法系国家,都无法做出明确的规定。有关教育惩戒的法律关系至今并没有完全理顺,所以教育惩戒如何依法落实就是比较大的问题。以美国为例,美国是普通法系国家,有关教育惩戒的规定大都来自判例。比如老师把学生赶出教室,这一过程中必定有身体的接触。如果教师拉拽学生的胳膊,法官会判断这一行为是正面拉拽还是反拧胳膊。正面拉拽是合法的,没有侵犯学生的人格尊严;如果反手拧学生胳膊则会判定侵犯了其人格尊严。在美国,一个案件经法官判决后成为法律,即判例法。判例法不同于成文法,它是从实践出发,可以规定得很细。如抓后脖领是合法的,正面抓衣领则是对人格尊严的侵犯,这都是通过判例决定的。对学生实施教育惩戒,老师可以通过抓学生后脖领及正面拉拽胳膊的方式将学生赶出教室。我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法律都必须是成文的,判例不作为法律依据。如何在成文法基础上加强教育惩戒的立法,这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

  教育不仅需要正强化,也需要负强化,没有负强化不利于学生社会化。一些人希望通过教育惩戒解决矛盾和冲突,但是教育惩戒不应该成为一种可以任意而为的工具,一种成人的心理宣泄,而应该是对学生进行教育的深思熟虑的手段。一般来说,我们应当强调教育应以正强化为主,不要把教育惩戒看成是万能的。我主张教育惩戒的使用要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即应该在所有的正强化都不起作用,学生仍然我行我素继续做出不当行为的情况下,才加以实施教育惩戒。

  我认为,教育惩戒是一种教育手段,因此以惩戒作为解决师生矛盾冲突的方法扩大了惩戒功能,不应提倡。师生矛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既有来自学生的原因,也有来自教师方面的原因,既有“教”的问题,也有“学”的问题,其中有一些矛盾可以通过教育惩戒来加以解决,但不能将惩戒的应用范围扩大化。师生间产生冲突和矛盾是常态,没有冲突和矛盾反而是不正常的。但不能事事用惩戒解决,应具体分析师生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只有在必须惩戒的情况下才应对学生实施教育惩戒。因为老师的阅历、智慧、学养远胜于学生,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可以依靠自己能力化解矛盾的。

  但是这样说不等于否定教育惩戒,因为教育不可能无惩戒,上面我说过,没有正强化或没有负强化都不利于学生的社会化。但教育负强化需要明确两点,一是要不要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相当多的人已经认识到必须有教育惩戒;第二个就是教育惩戒的“度”,应该到什么样的范围、什么样的措施是合理的、什么样的措施会导致学生身心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教育惩戒大致上涉及这两个问题。

  记者:您刚才强调,在正强化教育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再实施负强化教育,现实中,如何适度把握教育惩戒与体罚,厘清两者的边界呢?

  劳凯声:很多人将教育惩戒和体罚混为一谈,实际上二者是有根本区别的。体罚是一种久远、古老的教育措施,不仅存在于教育领域,而且存在于家庭与社会。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人认为体罚是违法的、不应当的,人们讨论体罚一般集中在程度轻重上,因为过度的体罚会产生问题。严格地说,体罚也是教育过程中家庭和学校都存在的负强化教育手段。至今为止,并非所有的国家都禁止体罚,许多国家规定学校有权体罚学生,是一种合法行为。在家庭中,体罚就更多了。但在近100年的时间里,国内外对体罚产生了巨大的争议。人们之所以重新审视体罚的教育方法,与人权的张扬、与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尊严等受到高度关注有关。

  我国禁止体罚和变相体罚,但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什么是体罚、变相体罚。我认为,体罚是对学生身体和心理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变相体罚包括操场跑圈、罚写字、冷暴力等等。这些与惩戒有本质上的区别。

  教育惩戒如何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记者:我国现有的教育惩戒有哪些形式?

  劳凯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在小学初中教育期间,学生犯错只能教育,不可开除学籍。所以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惩戒不包括开除学籍。口头批评、训诫、记过,甚至留校察看等,也属于惩戒的内容。

  当孩子的不良行为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普通学校的教育不起任何作用时,各地的做法是成立特殊学校——工读学校,让“问题学生”接受带有强制性的教育,以矫治其错误行为。当前,工读学校学生少,规模被大幅压缩,但是依旧存在。学校的日常工作由所在地教育部门领导管理,公安部门和共青团协助。需要被送进工读学校学生的行为虽然没有达到犯罪程度,但从社会学角度讲是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人。

  对现在的“校园欺凌”,过去社会的普遍认知是小孩打架,被当作是孩子间过分的行为,解决方式一般都是赔偿和教育。2017年12月,由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指出,屡教不改或者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必要时可将实施欺凌学生转送专门(工读)学校进行教育。但工读学校入读程序复杂,将学生送到工读学校要多方面的意见,这与少年犯管教所不同。在工读学校就读需要社会各方面互相协调,家长的意见是重要的一方面。现在家长不太接受送孩子去这样的地方,即便自己的孩子有很大问题,很多家长依旧舍不得把孩子送到工读学校。

作者简介

姓名:王湘蓉 王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