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学生网络欺凌的法律规制:美国经验
2019年07月09日 10:43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8年第10期 作者:吴亮 字号
关键词:网络欺凌;言论自由;法律规制

内容摘要:美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显示,美国对学生网络欺凌的规制以“实施手段以言语欺凌为主”“实施时间和地点无限制”和“旁观者助长欺凌效应”等特征作为前提,规制的逻辑基础是学校对学生的言论规制权。

关键词:网络欺凌;言论自由;法律规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吴亮,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上海 200237 吴亮,男,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内容提要:美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显示,美国对学生网络欺凌的规制以“实施手段以言语欺凌为主”“实施时间和地点无限制”和“旁观者助长欺凌效应”等特征作为前提,规制的逻辑基础是学校对学生的言论规制权。在规制范围方面有限且适度,既要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又要兼顾保障学生的言论自由;在规制模式方面,推行以社会共治为主、政府干预为辅的协同监管模式。

  关 键 词:学生 网络欺凌 言论自由 法律规制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市教育科学市级项目“青年学生的网络不当表达及其防治与教育模式研究”(项目编号:B14007)的中期成果。

  中图分类号:G40-011.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8)10-0052-08

  近年来随着互动式网络服务的发展,网络言论衍生的欺凌出现在学生群体中,并且成为一种新型的校园欺凌形态。网络欺凌(Cyber bullying)一词首见于美国巴克纳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1998年的研究报告,是指“通过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利用严重、反复实施且具有敌意的方式,意图对他人进行强暴、胁迫、骚扰等造成他人心理痛苦的行为。”[1]欺凌的对象既包括同学,也包括教职工和社会上的其他人。由于网络匿名性带来的道德“松绑效应”助长了欺凌者的肆无忌惮,加上受害者大多不会透露给家长和校方,导致网络欺凌事件有增无减。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17年青年风险行为监控系统”的报告显示,有14.9%的美国中学生遭遇过网络欺凌。[2]青年学生由于不堪网络欺凌的痛苦而自杀的案件频发,因此网络欺凌被美国媒体称为互联网时代的“癌症”。

  美国对学生网络欺凌的法律规制,在制度设计、执行和评估层面都充分考虑了网络欺凌不同于传统欺凌的差异,设计出科学健全的综合规制体系,兼顾了高效管理与权利保障。本文基于美国法律文本与司法判例,尝试对规制网络欺凌背后的法律原理进行分析,把握规制背后的逻辑。

  一、规制前提:网络欺凌不同于传统欺凌的特征

  传统观点认为网络欺凌是校园欺凌的一种类型,但是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网络欺凌似乎不仅只是“以网络作为媒介的校园欺凌”。校园欺凌的反复性和权利不对等性特征,无法体现在网络欺凌上。例如:一次转帖图片的攻击行为通过网络传播产生出海量损害,其严重后果丝毫不弱于反复性的攻击;被害人和致害人的体型和力气在网络空间不会创造出双方地位的差异,也不会形成不对等性。法律若是坚持将反复性、权利不对等性等作为欺凌的判断要素,就会将本应规制的网络欺凌排除在外。因此,主流学说纷纷放弃了对网络欺凌的定义,转而从行为形态来观察网络欺凌的形态。根据学者归纳,“造成他人心理痛苦”的网络欺凌包括如下情形:[3]气愤型,即发送令人气愤、粗鲁、粗俗的信息给特定人;线上骚扰型,即将攻击性信息重复发送给特定人;网络跟踪型,即进行恐吓性、伤害性的在线骚扰;恶意中伤型,即将针对个人的有害、不实或者残酷的言论在网络空间进行公开;伪装型,即冒充他人发送使被害人感到不悦的信息;揭露型,即在网上以图片、文字方式泄露他人敏感私密信息,并使其感到尴尬;排挤型,即将某人从特定的线上群体中排斥出去。

  与传统欺凌相比,网络欺凌具有实施手段以言语欺凌为主、实施时间和地点无限制、旁观者助长欺凌效应等特征。美国对网络欺凌的法律规制,正是以此作为基础而展开的。

  (一)实施手段以言语欺凌为主

  传统欺凌主要是以肢体、言语、人际关系欺凌为主,而网络欺凌则是以语言暴力为特点,通过电脑、手机等谩骂、羞辱、骚扰或散播不实谣言。被害人一般是承受心理痛苦,不会遭受直接的身体伤害。在2016年“北卡罗来纳州诉毕晓普案”(State of North Carolina v.Bishop)中,最高法院明确指出网络欺凌的管制实质是禁止发布特定主题的言论,是针对“言论”而非“行为”的管制。“在网络上张贴信息,就像是在布告栏上张贴传单或者向路人发送传单,这样的行为一向都受到言论自由的保护……这样的言论不会因为多了张贴的行为,或者因为发生在网络空间而减损言论自由的保护力度”。[4]

  (二)属于实施时间和地点无限制的持续性侵权行为

  传统校园欺凌大多属于面对面的一次性侵害,欺凌时间一般限于在校期间,欺凌地点也限于校园范围内。作为网络言论的网络欺凌可以跨越时间、空间的隔绝,具有无孔不入、重复不间断的特征,将负面信息随时随地传递给被害人。网络欺凌者可以随时上网发送骚扰、攻击信息,时间不再限于在校期间,地点也不限于校园。被害者就算回家、转学、离职或搬家,也难以逃脱。而且在搜索引擎、社会媒体的帮助下,负面信息可能在网上到处流传。即使被害人不接受信息,仍然无法阻挡信息传播。这种“全天候欺凌”使被害人无从躲藏和喘息,甚至选择结束生命。

  (三)旁观者助长欺凌效应

  旁观者在传统欺凌中的定位较为正面,甚至有伸张正义,阻止欺凌的作用。然而在网络欺凌中,由于自媒体传播模式是以“去脉络化”面貌呈现,负面信息背后的真实背景被弱化。很多旁观者对某一议题、评价缺乏全面认识,也难以形成条理清晰的完整认识。因此,旁观者往往不是挺身维护正义,而是通过该信息产生对被害人的片面认知和偏激情绪,对欺凌行为进行留言点赞甚至参与攻击。而且基于网络的“群体极化”效应,少数非主流的网络欺凌者能够在线找到想法相近的同伙,进而更积极地实施侵犯,而网络欺凌言论的传播也随着更多人的参与而更快、更广。

  二、规制逻辑:对学生网络言论的规制责任

  美国对学生网络欺凌进行规制的背后逻辑在于:学校负有维护正常教学秩序,规制学生不当言论的责任,学生不能在网上拥有完全的言论自由。虽说言论自由的保障一般强大且绝对,但是最高法院对学生的言论自由采取限制态度,通过一系列司法判例确立了学校对学生言论的规制权限。法院强调言论自由保障亦非绝对,学校可基于“教育和灌输学生社会价值”“合理教学目的”等需要,对学生在校园内的不当言论进行规制。照此解释,学校可以针对包括学生网络欺凌在内的网络言论设定规则并加以禁止。

作者简介

姓名:吴亮 工作单位:华东理工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