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思考 ——基于浙江的“选择性教育”
2019年01月02日 14:51 来源:《当代教育科学》 作者:李润洲 字号
关键词: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选择性教育

内容摘要:深化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需坚守立德树人之根本,在育人成人中彰显事功;建构选择性课程体系,在超越高考中赢得高考;优化教育资源的供给,在成就师生中成就学校。

关键词: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选择性教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润洲,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教育基本理论。

  内容提要:选择性教育是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的浙江追求。在选择性教育的指引下,浙江普通高中的转型性变革大致经历了以校本课程开发为标志的课改启动到以学校课程顶层设计为标志的课改深化再到以新高考为标志的课改攻坚三个阶段,初步形成了以学生选课走班、教师分层分类分项教学与学校精细化管理为特色的教育新常态。但在此过程中,一些深层的问题也渐次浮出水面,诸如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与教育的功利化追求的相背而行,课程改革与高考改革的神合貌离,学生学习选择权的实现与教育资源供给的不匹配等。因此,深化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需坚守立德树人之根本,在育人成人中彰显事功;建构选择性课程体系,在超越高考中赢得高考;优化教育资源的供给,在成就师生中成就学校。

  关 键 词:普通高中 转型性变革 选择性教育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基于核心素养的智慧教育建构研究”(课题批准号:BAA160017)研究成果之一。

  在局外人看来,浙江普通高中之所以引起众人的极大关注,是因为浙江是高考新政实施的先行者,且由此倒逼而形成的以选课走班、学分制与导师制等为标志的新型教育形态。但在局内人看来,浙江普通高中实施的选课走班、学分制与导师制等转型性变革则是深化课程改革的具体表征,高考新政只是进一步强化了浙江普通高中的转型性变革。那么,浙江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一以贯之的精神是什么?浙江普通高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型性变革?从这种转型性变革中我们可以吸取怎样的经验教训以为其他高中的变革提供借鉴?

  一、选择性教育: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的浙江追求

  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是一种系统的整体改革,涉及教育理念、教育内容、育人模式、评价标准与管理体制等方面,而促成普通高中转型性变革的浙江追求则是建构“选择性教育”。这种“选择性教育”直面普通高中发展的困境,基于社会和人的发展需求,以提供选择为前提,以凸显人的主体性为特征,以实现人的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为旨归,推动普通高中从“社会本位”到“育人本位”、从“因规施教”到“因材施教”、从“同质发展”到“特色发展”的教育转型。

  其一,在价值旨趣上,选择性教育旨在实现从“社会本位”到“育人本位”的教育转型。“育人”是教育的本体价值,而教育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等功能则是教育“育人”本体价值的派生。但长期以来,由于受制于大一统的教育管理体制,教育常常将社会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发展置于“育人”之上,表现在教育上就异化为“无人”的教育。就普通高中的发展而言,在市(区)统一中考、按考试成绩分流的挟持下,普通高中的发展大致呈现出金字塔式的等级格局,即聚集数理人才的优质高中处于普通高中的塔尖,以人文见长的优良高中处于普通高中的塔体,而着眼于艺体美教育的特长高中则处于普通高中的塔底。这种仅仅以满足社会发展需求为第一要务的选拔性教育,既造成相同的普通高中事实上享有不同的社会声誉、师资配置、硬件供给等,也迫使普通高中无视个体学生的个性及其差异发展的内在需求,简单地以学业考试成绩将学生安置在预设的特定升学轨道上,从而使看似错位发展的普通高中实际上却是按照同样的升学模式运行着。如此的制度设计,既阻隔着普通高中的真特色发展,也扼杀了学生成长的个性,最终使千校一面、万生同模。鉴于此,浙江的高中变革以“育人”之本,将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放在首位,先通过开发、开设选修课程供学生自主选择,后通过打造精品课程让学生学有所长,再到实施“7选3”高考新政,通过赋予学生选择学习内容的权利,让学生通过选择培育自己的特长、兴趣,促成其个性化发展;同时,也让学校在满足学生的学习选择权的同时,逐渐形成自己的办学特色,形成各普通高中之间的良性竞争,进而实现从“社会本位”到“育人本位”的教育转型。

  其二,在实施策略上,选择性教育力图实现从“因规施教”到“因材施教”的教育转型。选择性教育一旦将“育人”置于教育的核心,就需实施“因材施教”,即根据学生现有的知识基础、能力倾向、兴趣爱好等进行不同的教育,也是“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的内在依据。从学理上看,“因材施教”是人们对孔子教育方法的概括,正如程颐所说:“孔子教人,各因其材”,[1]朱熹也曾说:“圣贤施教,各因其材。小以小成,大以大成,无弃人也。”[2]可以说,好的教育皆是因材施教的教育,但吊诡的是,虽然人人皆承认教育需因材施教,只有因材施教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但在教育实践中,因材施教却往往可望而不可及,其中的缘由在于,在班级授课制下,单数的教师面对的却是作为集体的复数学生。如果说在“一对一”的个别教育下,单数的教师还有可能针对作为个体的学生进行因材施教,那么在现代班级授课制下,单数的教师则难以提供针对作为集体学生的个别教育。因此,当单数的教师面对复数的学生(班级)时,“他们只能以学生整体的平均水平作为出发点来开展教学活动、安排教学进度,而这种‘平均水平’显然不能符合所有学生的实际发展状况”,[3]作为复数学生的班级授课就成了因材施教无法逾越的障碍。直面因材施教所面对的困境,教育自然难以退回到个别化教育,因为个别化教育的效率低下是现代公共教育所难以承受的重负,鉴于此,浙江自2006年开展普通高中课程改革起,就着重开发、开设了多种选修课程,拟通过赋予学生课程学习的选择权,让学生根据自己的知识基础、能力倾向与兴趣爱好等,在教师的指导下进行自主选课,形成个性化课表,再按照学生所选的课程进行重新编班,实施走班教学。这种走班教学虽仍以班级形式进行集体授课,但这种教学班不同于行政班之处就在于教学班是学生自主选择构成的集体,有着大致相同的学习需求与学习基础,既保证了教学的规模化、效率化,也打破了传统行政班级授课制的藩篱,能够在集体形式下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求,从而实现从“因规施教”到“因材施教”的教育转型。

  其三,在实践效果上,选择性教育着力推动从“同质发展”到“特色发展”的教育转型。当下,普通高中在高考的刚性约束下,看似形成了分别以数理、人文、艺体美见长的不同类型的学校,但其实质仍是以外在的选拔标准为准绳实施的同一教育。而一旦赋予学生选择的学习权利,那么就会倒逼学校思考自身的办学定位及其育人目标,在寻求学校自身优长的同时,逐渐催生学校的办学特色。如果说古典教育失之于人才培养的低效率,那么现代教育在提高了人才培养的效率的同时却偏于人才培养的同质化。现代教育的统一性与教育对象的异质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一直是学校发展要解决的问题。历史地看,学校产生之后,其演进的逻辑是早期学校主要承担着分隔家庭与去个性化的功能;古代学校的类型虽然多样,但呈现出鲜明的等级化特色;近代学校打破了学校的等级制,不再根据人的身份、地位,而是依据人的年龄、能力和需求,逐渐建立了人人可以接受、升级的阶梯制学校;现代学校则日益呈现出多层次、多类型的差异化、个性化发展的趋势。[4]当下,普通高中特色化发展已成为共识,其价值旨趣就在于通过学校的特色化发展,既让学校找到自己发展之本,形成真正的错位发展,避免背离育人本质的恶性教育竞争,也能为具有不同特质的学生提供一种现实的选择。因为虽然作为个体的学生存在着独特性与差异性,但作为群体的学生也具有相似性和相近性,而普通高中的特色化发展就是学校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社会发展的需求,通过对社区、学校资源进行分析与重组,使学校在特定学科或项目上形成独特风格或优势,以便满足具有某种特质类型学生的学习需求。因此,在选择性教育的指引下,各普通高中逐渐将目光聚焦到自身特色的挖掘与开发上,致力于通过特色课程的开发和开设形成自身办学的优势。浙江省教育厅则通过培育学科基地或学科创新实验室孵化、助推普通高中的特色化发展。二者相互促进、良性互动,就渐次将普通高中的发展从提供可选的课程提升到创建学校特色上,从而逐步实现从“同质发展”到“特色发展”的教育转型。

作者简介

姓名:李润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