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信任,芬兰教育的文化基因
2019年01月02日 14:38 来源:《人民教育》 作者:左兵 蔡瑜琢 字号
关键词:芬兰教育;信任;教育改革;文化素养

内容摘要:信任是芬兰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的社会文化基础,它支撑了芬兰整个教育制度的良性运转。

关键词:芬兰教育;信任;教育改革;文化素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左兵,岭南师范学院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蔡瑜琢,芬兰坦佩雷大学高级讲师,中芬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客座教授。

  芬兰是一个人口只有550万左右的北欧小国,但最近20年,芬兰在国际上的各项指标中都排在世界前列,尤其是教育跃升至世界顶端,各国教育专家都在不断探寻芬兰教育成功的秘诀。

  2017年,为了纪念芬兰独立100周年,芬兰统计局搜集了一些数据,展示了芬兰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之一。比如,在世界经济论坛《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小学教育》中,芬兰的小学教育是世界上表现最好的教育;在世界最具文化素养的国家排名中,芬兰排名第一;根据欧洲图书馆协会对公共图书馆的统计(2013-2015年),芬兰人是欧洲第二大图书馆用户。尤其值得注意的一项数据是关于“信任和满意度”,据欧盟统计局的信任评价等级数据显示,欧洲国家中芬兰人对警察的信任最高,对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的信任排名第二。

  实际上,信任是芬兰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的社会文化基础,它支撑了芬兰整个教育制度的良性运转。在芬兰,政府作为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和教育改革的推动者,赋予了学校很大的办学自主权;学校作为教育教学实施的机构,给予了教师极大的教学自由;教师是实施教育教学的核心人物,充分尊重并信任学生,发挥和挖掘学生的特长和潜能,以便实现其在社会中的价值。以上这些以教育目标为共同宗旨的利益相关者,依托“信任”使教育的本质属性在芬兰的教育实践中得到全面展现和深入实施。

  信任文化有深厚的历史和社会背景

  在芬兰,教育是一种最基本的人权,受到宪法保护,是一种公共利益。芬兰传统的教育文化和社会文化认为,阅读能力是关乎个人发展与成长的重要内容。按照芬兰传统,男女双方必须具备读写能力才能获得合法婚姻。而要学会阅读,必须通过教育。从1922年开始,六年的基础教育已是所有芬兰人的法定权利和义务。19世纪60年代之前,培养民众的阅读能力由教会或者传道士来承担。传道学校以宗教为基础开设识字班课程,帮助大众学会认字和阅读。在乡村和偏远地区,他们以流动学校的方式进行教学,以便让所有人都能受到基本的教育。直到20世纪以后,芬兰建立了公立教育体系,教育大众的任务才由教师来承担。在芬兰,教师拥有公众绝对的信任,不仅因为教师这个职业帮助民众开智,更重要的是,教师与其他职业不同,还具有培养人的道德的重要责任。因此,在芬兰教育的早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就产生了对教育的信任和对教师的尊重。

  20世纪50年代初期以前,芬兰只有10%的人具有初级中学及以上的教育学历。当时的芬兰教育只是为少数人提供精英教育,只有住在市区或大都会的人,才有机会就读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或中学。1963年,芬兰普通教育委员会通过了“教育改革法案”,对所有人实行平等教育,并把当时私立的文法学校和公立的市民学校整合起来,成立九年义务制综合学校(9-year comprehensive school),构建起新的“公立学校”体系,这使得芬兰整个教育体系发生了转型。在这样的背景下,学生不论宗教信仰、居住地区、社会背景、年龄性别的差异,都能在教育机会平等的原则下拥有公平的学习机会,都能在综合学校按照统一的课程大纲进行学习。教育平等理念的形成,使芬兰对教育的信任进一步增强。

  20世纪70年代起,信息社会和知识经济成为芬兰教育改革的重要背景。芬兰的经济发展急需教育系统培养具有应对经济和技术环境迅速变化能力的人才。芬兰及时对教育政策进行调整,增加所有学生进入后中等教育学习的机会,并由地方政府负责管理后中等教育。同时,芬兰的教育政策与经济政策、社会政策、就业政策保持一致,教育部门与其他公共部门相互依赖、相互补充,建立学生福利与医疗照顾系统、学生贷款与社会福利系统等。

  20世纪90年代以后,整个芬兰教育进入网络化的自我管理时代,芬兰人对教育的信任也逐渐成熟。在后工业时代向知识经济转型的过程中,需要具有创意思维、能与人友好合作、具有开放心态的创新型人才,传统的“平等教育理念”一度遭到质疑,认为在这种理念下有才华的学生(尤其是在数理领域)可能失去快速成长的机会。但是,2001年OECD公布了PISA测试结果,芬兰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能力的杰出表现让所有的质疑声戛然而止。同时,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持续稳步发展,使芬兰教育在经济、科技和社会的作用不断增强。从此,政府与中小学、大学和中小学之间以及整个社会对教育的信任更加成熟和稳定。

  信任成为各教育利益相关者的共识

  目前,人们探讨芬兰教育取得成功的秘诀时,已经意识到信任文化在芬兰教育体系中的重要作用。实际上,信任文化在芬兰教育体系中的体现不仅仅是人们认识层面的,更重要的是它已经渗透到芬兰整个教育利益相关者及其相互之间的管理文化中。

  (一)政府对学校的信任

  全球化使世界上许多国家在进行教育体制改革时采取了竞争、标准化、教师绩效评价等一系列的“教育责任制”措施。但是,这些改革是否真的提高了教育质量,适应了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答案值得商榷。从20世纪90年代起,芬兰政府以其尊重教师、信任学校的管理原则,回应了全球化背景对教育的挑战:这里仍然没有采用标准化的考核制度,而是为学校创造宽松自由的制度环境,鼓励学校和教师大胆实践新颖的学习理论,开展各种教学法实验,以满足不同阶段、不同层次学生的学习需求。

  1998年,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了《基础教育法案》,法案规定,由教育部作为独立的专家机构,制订教育外部评价和学习结果的监督评估计划。同时,由教育部设立教育评价委员会,并规定它的职权、组成和运作组织。国家教育委员会根据教育评价委员会的评价结果对学生的学习、工作和行为进行整体性评估,对学生评估的目的是引导和鼓励学生学习,培养学生的自我评估能力。

  1999年,芬兰又颁布了《芬兰教育表现评价框架》,其中规定由国家教育委员会对各类学校进行评估,评估结果根据学校的自我评估进行判断,而学校的自我评估由校长和教师共同完成。这样的评估旨在促进学校的发展,而不是评价学校的优劣高低。

  因此,与全球化背景下其他国家采用的外部评价责任制不同,芬兰式的责任制是让所有人为教育和学生的学习负责,使学校更专注于教育本身。这种“内部责任制”容易让教育主体形成强烈的专业责任感,并增强自主决策的能力。

作者简介

姓名:左兵 蔡瑜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