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我国台湾中小学导师支持系统的结构分析
2018年11月27日 15:43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 作者:汤美娟 字号
关键词:导师;台湾中小学;支持系统

内容摘要:导师制是我国台湾教育体制中的重要制度设计。

关键词:导师;台湾中小学;支持系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汤美娟,内蒙古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博士 010022

  内容提要:导师制是我国台湾教育体制中的重要制度设计。为了保障导师制的有效运行,台湾在长期的教育改革中构建了完备的导师支持系统。它通过建立教训辅三合一的辅导体制为导师提供团队支持,通过培育与培训为导师提供专业支持,通过明确的法规为导师提供法律支持,通过考核与评鉴为导师提供绩效支持。在我国大陆构建班主任工作支持系统的过程中,这是一份可借鉴的理论和实践资源。

  关 键 词:导师 台湾中小学 支持系统

  [中图分类号]G45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18X(2018)04-0077-06

  以“成就每一个孩子”和“适性发展”的精神为指引,“学生辅导”被置于我国台湾中小学教育的核心,成为台湾教育改革的关键。由于“接触学生的时间最多,最能够了解学生的困扰与需要”“对学生影响深远”,[1]导师①自然成为台湾学生辅导工作的重要力量,导师制也因此成为台湾教育体制中的一项重要制度设计。然而,导师并非独立运作的教育力量,其工作的有效开展需要各种力量的支持。为保障导师制的贯彻和执行,台湾教育研究者们以导师制为中心构建了一套比较完备的支持系统,并取得了较好的教育实践效果。本文试图对台湾中小学导师支持系统的结构进行分析,以期为大陆班主任制度改革提供一些启发。

  一、教训辅三合一:导师工作的团队支持

  在我国台湾教育系统中,导师制与学生辅导体制关联极为紧密。台湾教育界对学生辅导的关注源于九年义务教育宗旨所引发的训育理念的转变:“预防先于治疗”、“积极重于消极”和“关怀取代斥责”。在此理念的引导下,台湾中小学开始以“帮助个人发现自己,发现其潜能”为旨趣在训育工作②之外开展学生辅导工作。最初,学生辅导工作渗透于教学及训育过程中,由科任教师和导师兼职。此后,为促进学生辅导工作的专业性,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于1979年在所谓的“国民教育法”中规定:“小学应设辅导室或辅导人员;中学应设辅导室,辅导室置主任一人,由校长遴选具有专业职能之教师聘兼之,并置辅导人员若干人,办理学生辅导事宜”[2]。训育工作与学生辅导工作被明确分开,各自的工作内容也得以相互区分。此后,教学、训育及学生辅导成为台湾中小学校中三个“相对独立”的教育活动。之所以说是“相对独立”,是因为台湾中小学在追求教学、训育及学生辅导的独立性的同时,也强调三者的相互协作。1982年,台湾在所谓的“国民教育法实施细则”中要求:“校长及全体教职员均负训育责任,并以导师为训育之主体,加强导师责任制度”[3]。1983年,教育事务主管部门在所谓的“国民中学课程标准”中强调:“辅导工作应由全体教师参与,注重协助的立场,帮助学生了解自己、认识环境,获得健全的成长”[4]。此后,教学、训育和辅导工作便构成了台湾中小学中既相互区分又相互协作的教育活动。

  为进一步整合学生辅导资源,促进全体教师参与学生辅导,构建教学、训育和辅导工作的良好互动模式,我国台湾于1998年公布“建立学生辅导新体制——教学、训导、辅导三合一整合实验方案”。此方案试图将科任教师、导师和辅导人员相互统整,形成一个有层级的、统整的学生辅导体制。此后,在不断反思和改革的过程中,此方案从实验走向推广,成为台湾教育的重要制度设计。2009年,在全面推动十二年义务教育,落实“因材施教”、“适性扬才”和“多元进路”教育理念的背景之下,学生适性辅导受到了进一步的关注和重视,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围绕学生辅导工作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制度设置和变革。至今,“教训辅三合一的分层负责体制”已较为完善和系统化,构成了一个较周全的制度体系。

  为更有效地促进三者的整合,此体制根据专业性程度,将学生辅导工作分为三级:发展性辅导、介入性辅导和处过性辅导。其中,发展性辅导“针对全校学生订定学校辅导工作,实施生活辅导、学习辅导及生涯辅导相关措施”[5]。介入性辅导指的是“针对经前期发展性辅导无法有效满足其需求,或适应欠佳、重复发生问题行为,或遭受重大创伤经验等学生”[6]所进行的个别化辅导。处过性辅导则是“针对经前期介入性辅导仍无法有效协助,或严重适应困难、行为偏差,或重大违规行为等学生”[7]所进行的专业辅导。在此分级的基础上,具有不同级别专业知能的教师将负责不同层次的学生辅导工作。具体而言,科任教师和导师由于专业知能较低,则担任发展性辅导,并协助介入性及处过性辅导。而对于专业性较高的辅导工作,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则要求由专任辅导教师担任。

  在教训辅三合一的分层负责体制中,我国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尤为重视专任辅导教师的专业素养。首先,他们对专任辅导人员应具有的专业知能进行了规定。其中,小学的辅导人员要求“具有国民小学加注辅导专长教师证书”[8];中学的辅导人员则“应具有中等学校辅导(活动)科/综合活动学习领域辅导活动专长教师证书”[9]。其次,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还要求学校、“直辖市”及县(市)政府“聘用具临床心理师、咨商心理师或社会工作师(以下简称相关专业资格)之人员,担任专任专业辅导人员、专业辅导人员或社会工作人员”[10]。这一设置将有助于解决更为专业的学生问题,并为其他辅导教师提供专业支持。此外,为在工作过程中保持并提高“专任辅导教师”及“专业辅导教师”的专业辅导能力,台湾教育事务主管部门也非常强调他们在工作过程中的进修和学习,并设置了硬性的标准。

  可见,教训辅三合一的分层负责制通过设置“专任辅导教师”及“专业专任辅导教师”为导师提供了专业性的支持。此外,这一体制还要求科任教师将训育渗透至日常教学活动中,这也为导师工作提供了支持。总之,在教训辅三合一体制下,教学和辅导工作构成了导师工作的支持系统。

作者简介

姓名:汤美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