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在澳门如何做校长? ——“两难空间”中校长领导力的叙事研究
2018年11月21日 16:04 来源:《中小学管理》 作者:刘丽妹 字号
关键词:学校管理;澳门教育;领导力;两难空间;叙事研究

内容摘要:澳门在教育体制与教育教学实践方面面临与大陆不同的问题。在澳门中小学做校长,需要特别的平衡与协调的智慧。

关键词:学校管理;澳门教育;领导力;两难空间;叙事研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丽妹,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1

  内容提要:澳门在教育体制与教育教学实践方面面临与大陆不同的问题。在澳门中小学做校长,需要特别的平衡与协调的智慧。借用“两难空间”概念,采用叙事研究方法,回溯在澳门担任中小学校长的两则经验叙事,并对故事背后反映的权力关系、多元利益主体的沟通问题等进行深度反思。

  关 键 词:学校管理 澳门教育 领导力 两难空间 叙事研究

  中图分类号G63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 1002-2384(2018)04-0038-03

  澳门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和谐共存的“天使之城”,其基础教育体系也表现出独有的特色。据澳门教育暨青年局2015/2016学校统计报告显示,目前,澳门包括幼稚园、小学及中学公立学校共10所,私立学校67所,可见私立学校是澳门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澳门,超过90%的学生在私立学校的教育下成长,私立学校开始是以传教化民和教养恩惠为办学目的的,校长的管理风格也会打上这种特殊的学校文化的烙印。私立学校的教育教学常常会受到多重利益相关者的影响,因此,在澳门担任学校行政管理人员需要具备更加丰富而多维的领导力。

  本文正是站在澳门本土学校教育的历史与现实情境下,采用叙事研究的方法,回溯并分析笔者在澳门担任校长的管理经验。本文借鉴“两难空间”的概念框架(Fransson & Grannan,2013),采取“溯源-描摹-抽象-拓展”的叙事路径(魏戈 & 陈向明,2017),以期找到校长作为教育领导者的行动策略和实践智慧;通过批判性反思,为学校领导力研究提供新的思考方向。

  一、叙事的背景与情境

  叙事研究始于对故事情境的深度勾勒(Clandinin,2003)。本文以笔者任职的一所澳门“一条龙”私立学校(即包含中、小、幼在内的“完全学校”)为个案研究对象。在澳门,此类学校约占38%。

  本文涉及的学校,其校董会由办学团体委任,负责学校管理,掌握学校财政,为学校最高负责机构。校董会有九位成员,除了校长为当然校董兼秘书外,其余八位包括校监均由办学团体所信任的人士担任,其中包括同一个办学团体在香港办的另一所学校的校监、跟随校监超过20年的已退休的教师以及在学校掌管财政近40年的秘书。我们从校董会的人员组成即可见,办学团体牢牢掌握了学校的管理权。校董会主席是校监,如同公司的“董事长”;而校长则如同执行董事会决议的“经理”。但是,在实际运作中,又有不一样的情况。

  学校建校63年来,受中国传统“家”文化的影响,办学团体与教师常年秉承“爱”的教育使命与用人方式,自成一体。但是,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社会人力资源的竞争,尤其是国际大型博彩娱乐度假公司入驻澳门后对大量高层管理人员的需求,校长既要兼顾“家”的理念,又要通过实行现代管理,回应社会需求。同时,私立学校的办学理念也会受到政治环境的影响与制约。这些因素导致澳门私立学校校长在管理上面临很多挑战和两难困境。本文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力图从关键事件入手,深度探究校长领导力的表征与意涵。

  二、两则故事及其背后的力量

  笔者作为校长,在过去数年间在澳门从事学校管理工作。下面,我通过两则案例,从权力边界、多元文化等不同侧面展开对校长领导力的反思。

  1.学校管理权力的制衡与约束

  如前所述,澳门私立学校的校长会受到校董会、校监的督察,并实行几年轮岗制度,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校长权力的实施。

  笔者在日记中曾有如下记载:

  2013年11月,早会结束后,校监很严肃地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与秘书室共享)。这是我作为新校长自8月到学校服务后,第一次看到校监这么不客气讲话的样子。当时办公室里有我、副校长、两位秘书及两位文员。校监的桌面上放着学生会刚做好的纪念品:一支景泰蓝的笔及包装袋。她特意放缓了声调对我说:“BETTY(我的英文名。这所学校十分强调同事间要直呼英文名,以示平等),我刚才跟AMY(副校长的英文名)说了,我想以后学校制作这种纪念品之前,我们要一起商量一下,不可以这样子。我一会儿跟学生会顾问老师说一下,这笔真的不是我们学校的风格。”我当时脸一下子就红了:“校监,这笔是我批准制作的,用的钱是政府资助的,您觉得哪里不好?”校监当时被我一说,好像不知如何回答,就停了一下,拉着我到旁边她的生活室,拿了一支印有台湾学校名字的塑料笔,回到秘书室说:“这笔就很好嘛,我们学校不能浪费。还有,我们是私立学校,要坚持传扬学校的办学理念,不能这样子呀。”她又指着桌面的一堆包装盒说:“你看,多浪费,没有必要。”这时,我意识到是过度包装和有违办学理念的问题。我当时面对校监和一众秘书们的回应是:“校监,我知道了,这事情我没有意识到,以后会注意的。学生会顾问老师事前是问过我的,所以我负全责,与副校长和主任们无关。您不用去跟其他老师说了,我会处理的。”我当时很坚定地承担全责。不过我想,这下可糟糕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怎样做才能符合校监的要求,在学校工作已超过十年的学生会顾问老师也不清楚。后来,气氛开始缓和,但我还是在离开前补充了一句:“做这些笔之前,学生会很认真地比较过价钱,而且只做了50支,准备送给高三要毕业的学生会会长、理事和监事们做纪念,而那种塑料笔只能用于大批量送人。当然我承认,这个包装确实有点过分。我现在才知道,校监要管得那么细。如果这样,那么以后我们有什么事都来问你好了。”这时,校监好像知道我有点生气了,于是,我们一如既往地“和谐”了。她拉着我的手,轻轻地说:“BETTY,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很信任你的。你要知道,我们都是很卑微的,做的就是一些小事,大的事有好多人去做呢。我们是要多商量,让你清楚我们学校的传统,真不容易呀!对不起,刚才我有点着急了。”看到一位82岁、已满头银发的长者这样说,我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当时在场的副校长好像见怪不怪,后来她告诉我,学校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制度,大家都看校监。这是我第一次与校监这么严肃地对话。后来,遇到类似的事情,我都注意了,也再没有听到校监有意见。

作者简介

姓名:刘丽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