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传统文化如何走进学校? ——论学校传统文化教育的实践逻辑
2018年11月12日 16:07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吴文涛 字号
关键词:传统文化教育;知情意行;实践逻辑

内容摘要: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来看,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本质意涵在于促进学校传统文化教育成为一种常态的、贯通的和循序的教育。

关键词:传统文化教育;知情意行;实践逻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吴文涛,安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安徽 芜湖 241000

  内容提要: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来看,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本质意涵在于促进学校传统文化教育成为一种常态的、贯通的和循序的教育。依此尺度考察,迄今为止,传统文化“走进”学校的方式大致存在三种偏差:一是传统文化被“塞进”学校教育,它常常是功利的;二是传统文化被“补进”学校教育,它往往是片面的;三是传统文化被“加进”学校教育,它每每是心急的。学校传统文化教育理应是“知情意行”的有机统一,循守“致知”“激情”“诚意”“笃行”的实践逻辑。“知”重在构筑教育指南;“情”意在彰显教育艺术;“意”旨在突出教育深度;“行”力在实现教育宗旨。四者间相互渗透、相得益彰,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真正“融进”学校教育。

  关 键 词:传统文化教育 知情意行 实践逻辑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6年度安徽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项目“基于学校的传统文化视觉表征及教学模式研究”(项目编号:SK2016A0401)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40-05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8)03-0037-06

  时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已跃升至“文化强国”的战略高度,推动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已成为国内教育界的共识。2014年3月,教育部印发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传统文化进校园”正式拉开序幕;2017年1月,国家更是以中央文件的形式发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高度明确了学校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担当。然而,迄今的教育实践却在一定程度上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不相协调,形形色色的“文化仪式秀”与“读经教育热”,频频折射出传统文化进校园的实践偏差。对此,有学者毫不讳言地指出:“更为普遍、突出而最少被人们意识到的是,不遵从教育基本逻辑、违背教育基本规律、排斥教育基本原则的非教育化问题。”[1]于是,站在教育学的理论视野中省思: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究竟意味着什么,当下的教育实践又存在着哪些偏差现象,学校传统文化教育应回归怎样的实践逻辑?

  一、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本质意涵

  (一)传统文化进校园意味着常态的教育

  常态首先是“日常之态”。日常之态是指平日的、经常的状态,其意涵在于:有益且有效地传统文化教育并不是要在重大节日时“闹哄哄”地开展,而是需在平常时日里“静悄悄”地进行。要达到这一点,推进传统文化走进校园不失为行之有效的关键举措。原因在于,只有走进校园,优秀传统文化才能更快地走进常规教学,才能更多地走进一般教材,才能更广地走进日常生活。

  其次,常态还应是“正常之态”。正常意味着人们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便能够接受。长期以来,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人们可以理解的是学生在学校里接受语文教育、数学教育、外语教育等传统的学科教育,传统文化教育则被忽视与冷落。于是,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其中重要价值之一便在于能使传统文化教育成为整个教育中的一种“法定性存在”。如此一来,传统文化教育方能渐进地获得认同,直至成为整个教育中的一个常规性组成部分而被人们所接受。

  (二)传统文化进校园意味着贯通的教育

  贯通的教育首先是贯穿的教育,其核心属性是系统性。学校传统文化教育是一个总体性的概念,裹挟在这一总体性概念之中的,是整个学校的各种课程与各个环节的文化渗透。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其中一个关键价值便在于将传统文化融入学校完整而全面的日常教育教学中,从而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贯穿学校的各种课程与各个环节,进而使其由社会上少数人的“游击战”转为学校内所有人的“阵地战”。

  不仅如此,贯通的教育更应是贯联的教育,其核心属性是连续性。如教育家杜威所言,连续性是教育中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因为有了连续性原则,可以使先前情境中的某些东西传递到以后的情境中去”[2]。显然,传统文化教育同样需要保持这种连续性。这至少包括两重含义:一是传统文化教育需注重教育阶段的延续,二是传统文化教育更需注重教育内容的衔接。为此,在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政策文件中,不仅强调学段的贯穿,更明确了内容的衔接。

  (三)传统文化进校园意味着循序的教育

  循序是一个看似普通却有深意的概念,它至少包括两层的意涵。首先,要循文化的内在逻辑之序。正如哲学家黑格尔所言:“传统并不是一尊不动的石像,而是生命洋溢的,有如一道洪流。”[3]优秀传统文化不是一堆僵死的、枯燥的概念知识,而是一种流动的、鲜活的精神思想。因而,一方面传统文化进校园旨在转变一种教育观念,即将知识至上观转变为思想启迪观。由此,传统文化教育才更有可能摆脱“重知识讲授”的窠臼,从文化知识的“填鸭式灌输”走向文化思想的“创造性转化”。另一方面,传统文化进校园旨在强调一种教育方式,即日常的教育教学须遵循传统文化本身的发展逻辑,环环相扣,层层推进。也就是说,传统文化教育理应是螺旋式的渗透,而非随机式的活动。

  其次,还要循学生的认知规律之序。按照《纲要》的规定,学校要“根据不同学段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分学段有序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这便要求学校的传统文化教育实践,既不能滞后也不要超前,既不能踌躇也不要跃进,应由浅入深、从易到难。叶圣陶先生曾明言:“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道理很简单,教育须同农业一般,经历一个周期性的缓慢的生长过程方有收获,而不能像工业,流水线式地迅速产出制品。教育如此,传统文化教育亦应如此。

  二、传统文化“走进”学校教育的三种偏差

  仅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来看,推进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本质意涵在于促进学校传统文化教育成为一种常态的、贯通的和循序的教育。然而,假如以此作为衡量的尺度,将视线移向学校实际,情况马上就变得不尽如人意。从迄今的教育实践来看,不少学校开展的传统文化教育依旧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实践偏差现象,大致有三种不同类型。

作者简介

姓名:吴文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