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围观群体”在校园欺凌中的角色与行为机制研究
2018年11月07日 13:56 来源:《全球教育展望》 作者:刘晓 吴梦雪 字号
关键词:校园欺凌;围观群体;古斯塔夫·勒庞;角色;行为机制

内容摘要:研究围绕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行为机制提出了五项干预措施,以应对围观群体对校园欺凌的负面影响。

关键词:校园欺凌;围观群体;古斯塔夫·勒庞;角色;行为机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晓,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杭州 310023;吴梦雪,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硕士生。杭州 310023

  内容提要:文章运用古斯塔夫·勒庞的群体心理理论,以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为逻辑起点,重新定义了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同时研究和分析了围观群体中的“助手”“强化者”“局外人”及“捍卫者”这四类围观者角色。发现虽然围观者在校园欺凌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尽相同,但由群体心理所控制的群体行为在产生和传导方面基本相似。同时,这些行为也会对校园欺凌产生消极影响。对此,研究围绕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行为机制提出了五项干预措施,以应对围观群体对校园欺凌的负面影响。

  关 键 词:校园欺凌 围观群体 古斯塔夫·勒庞 角色 行为机制

  标题注释:本研究受浙江省一流学科和浙江省重点高校建设计划学科浙江工业大学教育学科资助。

  校园欺凌是一种建立在学生之间力量不平等基础上的消极人际行为,具有蓄意且重复发生的特点[1]。其危害不仅会对被欺凌者的身心带来痛苦,对欺凌主体的生活、交际、学业产生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对欺凌事件中的第三方——围观群体的人格成长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基于此,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国外的发展心理学家逐渐意识到,从“群体”角度考察校园欺凌,将能获得对校园欺凌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国关于校园欺凌的研究至今仍围绕着“欺凌者”“被欺凌者”在个体或二元水平上进行,将欺凌事件狭义的看作是二者互动的结果,忽视了与当事者双方同处一个生态系统中的围观群体在校园欺凌中受到的影响及其在欺凌事件中发挥的作用。有鉴于此,本文拟将校园欺凌放置于群体背景中展开研究,借鉴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的群体心理理论,将其对群体、群体特征、群体行为等的阐释引入校园欺凌,尝试对校园欺凌中围观群体角色、行为的动态演变过程进行学理分析,以期为有效发挥围观群体在欺凌事件中的积极干预提供参考。

  一、“群体心理”与“围观群体”

  (一)群体心理理论

  群体心理理论,其实质是对社会中结成群体的人们的心理现象、活动规律进行研究的理论,创始人是法国著名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一般认为勒庞对群体的看法较为偏激,在他看来,群体往往是非理性、情绪化甚至低智的。但不可否认,他在群体心理理论中提到的群体特征、群体心理等问题仍值得我们借鉴。

  个体如何融入群体?这是勒庞群体心理研究的核心问题。首先,勒庞认为,群体中的个体,其行为本质上不同于单独个人的行为,群体的行为是一致性、情绪性和非理性的。究其原因,与勒庞一直强调的群体无意识密不可分。群体形成后总会产生一些特定的群体心理,这些群体心理诱发出了群体情绪,通过传染,群体情绪蔓延至个体,致使个体失去分辨能力,个性也完全消失,处于一种“被催眠”的无意识状态,由此,个体在某种意义上完全融入了群体,其行为也处于被控制之中。这种群体行为、意识的相互统一被勒庞称为“群体精神统一性的心理学定律”。群体精神的统一外显于行为则表现为不可容忍、不可抵抗的力量或不负责任[2],它是群体的首要特征,也是群体中个体行为、心理活动的根本原因。

  尽管有学者批判勒庞的群体心理理论只片面地看到了群体的消极方面,夸大了群体心理和个体心理间的差异,但我们必须承认,他所揭示的群体特征、强调的群体心理对个体意识、行为的制约和影响对于解读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十分有益。可以说,勒庞的群体心理理论大大拓展了早前人们对校园欺凌“围观群体”的认识,给予了我们更加新颖且内涵丰富的视角去剖析“围观群体”。这些所谓的“围观群体”实际并不如表面看到的单纯,群体心理的“催眠”作用会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丧失自我,进而变得冲动、急躁、轻信和易受暗示。在现实的校园欺凌中,他们或群情激昂地对欺凌事件指手画脚,或麻木地旁观,或直接加入欺凌的行列嘲笑、作弄甚至对他人大打出手,只有少部分围观者抵挡住了群体的暗示和感染,为被欺凌者提供帮助。由此看出,勒庞的群体心理理论不仅帮助我们重新认识了“围观群体”,更让我们看到了“围观群体”行为背后的原因,为我们进一步探讨、研究他们的行为和态度提供了理论支撑。

  (二)“围观群体”的内涵逻辑

  勒庞认为,在某些既定的条件下,并且只有在这些条件下,一群人会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他非常不同于组成这一群体的个人所具有的特点。聚集成群的人,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转到同一个方向,他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了一种集体心理……姑且把他称为一个组织化的群体,或换个也许更为可取的说法,一个心理群体[3]。

  将此定义引申至校园欺凌中的“围观群体”,“围观群体”实质上就变成了一个“心理群体”,该群体的指代范围不再是那些目睹了欺凌事件但不参与其中的学生,严格来讲,所有拥有欺凌事件信息的人,包括学生和成年人,甚至只是听说了欺凌事件的网友都应算作“围观群体”。综上所述,校园欺凌的“围观群体”除了身处欺凌现场的目击者,还包括没有目睹现场但拥有欺凌信息、关注欺凌事件的大量人群;不仅包含了学生群体,广泛的成年人也应算在其中。鉴于此,我们对“围观群体”概念的剖析应该多角度、全方位地展开。从群体所处的场所看,既有线上围观群体,又有线下围观群体;从欺凌信息获得的来源看,既有直接目睹的围观群体,又有间接听闻的围观群体;从围观者的年龄范围看,既有未成年学生群体,又有成年教师、家长等群体。

  二、“围观群体”的角色定位

  迄今为止,Salmivalli等人利用同伴提名法归纳出的校园欺凌中围观群体的四种角色最受大众认可,分别是:局外人、欺凌者的助手、欺凌强化者以及被欺凌者的捍卫者[4]。

  (一)“局外人”角色

  “局外人”是指什么也不做,既不支持又不劝阻欺凌行为,不牵涉进欺凌事件中的人[5]。围观群体中的大多数围观者往往都以“局外人”自居。然而,现有的研究已经发现,根本没有完全意义上的“局外人”,每一个围观者都是校园欺凌的“参与者”。Lewis和Orford认为:围观者的不作为实质就是对欺凌行为的宽恕或支持;Van Heugten也指出,“局外人”的沉默往往会给欺凌者带来一种积极的反馈,不仅刺激了欺凌者的表现欲,更使得被欺凌者的无助感、恐慌感持续增加,最终发生欺凌行为的“升级效应”[6]。

  (二)“助手”角色

  “助手”是指那些加入欺凌团伙,并帮助欺凌者一起欺凌他人的人[7]。研究者在调查校园欺凌时曾发现,有“围观者”表示,当看到自己室友被欺凌后,不但没有上前制止,反而加入到了欺凌队伍,跟着欺凌者一起殴打室友。然而此前两人并无过节,究竟自己为何会欺凌室友?他也说不上来,也许只是看到了室友被打时的隐忍,便给了他欺凌别人的勇气。其实,“助手”这种微妙的心理机制,便是受到了“群体心理”的感染。在“助手”看来,欺凌者对其他同学的嘲讽、戏弄和欺侮是对枯燥校园生活的适当调节,是正常的校园生存模式,只有适应这种生存方式,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被欺凌者,于是,害怕被孤立的恐惧感促使他们成为了欺凌者的“助手”,久而久之,在校园欺凌里、在其他围观者的掩护下,他们获得了存在感和愉悦。

作者简介

姓名:刘晓 吴梦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